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8章 二换三
    “康先生!我是朱小君,多日不见,出来聊两句吧!”

    朱小君就地取材,在路边的树上折了段树枝,当作了座椅,翘着二郎腿,坐到了别墅门口的不远处。

    那树枝也不过就是小孩手腕那么粗,而且看上去还有些柔软,可朱小君偏偏就坐得稳稳当当的。

    康先生令四名手下看好了温柔和小馒头,然后推着陆峰来到了门口。

    “朱小君,你很聪明,居然能猜得到是我!”

    朱小君乐呵呵回道:“你也很聪明啊,几天前的那个金蝉脱壳之计,愣是从我眼皮子下溜走了,也真是够牛逼的哦!”

    康先生将身子躲在了陆峰的身后,只露出了半张脸来:“哦?是吗?只可惜那一天我功亏一篑,没能送你上西天。”

    朱小君大笑。

    “现在机会又来了,你完全可以一枪干掉我,我保证,绝对不躲不闪,如何?”说着,朱小君还往前伸了伸头:“这点距离最多也就是十五米,我相信你康先生的枪法不会打不中吧。”

    康先生咯咯咯也跟着笑了:“你以为你死了,这件事就能解决了吗?朱小君,我告诉你,一枪打爆你的头,那是便宜了你!”

    朱小君嘴角一翘,带着些戏谑成分,笑道:“那就谈谈喽,你我心里都清楚,只要你愿意放了那一家三口,什么条件都随你。”

    康先生冷哼了一声:“我要求你归顺我们,你会答应么?”

    这是康先生的自以为是的谈判技巧,先开出一个对方绝对无法接受的条件,然后等着对方跟自己讨价还价。

    哪知道,朱小君居然畅快地答应了:“好啊!跟谁混不都是一个混?你说你们也真是的,真想把我朱某人给勾搭了,那就早来跟我谈啊,唉,干嘛非得整那么多没用的呢?”

    康先生不傻,很明白这是朱小君的调侃。

    面对朱小君这种轻松的无所谓的还能有心情插科打诨的态度,康先生非常不爽,手一扬,便是一枪,打在了朱小君身前约半米处。

    外围的上尉和温庆良都是一惊。

    朱小君摊开了双手,缓缓地站了起来,这姿态,同时也制止了身后那些战士们的蠢动。

    “一言不和就开枪,康先生,你这性格……靠,跟我那死党有一拼啊!”朱小君之所以要站起来,是因为刚才康先生冷不丁的一枪也将他吓了一跳,心想着还是不能托大,不然的话,这个姓康的要是犯了神经病,真想要了他的性命,还是站着躲得快。

    “这一枪只是在提醒你,我并不喜欢开玩笑,朱小君,我们还是谈正事吧!”

    朱小君耸了耸肩:“我跟你开玩笑了吗?你我心知肚明,小温柔是我朱小君的朋友,她帮过我,我就要为她两肋插刀。小温柔她老爹也心甘情愿为她付出一切,只要是能换来她的安全,那么,你康先生提出任何条件,我们两个都只能同意,不对吗?”

    朱小君的这个观点正是康先生制定这个计划时所依赖的观点,但是,从朱小君的口中如此顺畅地说出来,对康先生来说,心中总还是有些忐忑。

    鬼知道这个一肚子心眼子的朱小君到底在打着怎样的算盘。

    “我的要求不高,你,以及温庆良,两个换三个,如何?”康先生心中虽有忐忑,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也只好先提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条件。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成交!”朱小君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身后二十米,温庆良失口喊道:“首领,不可!”

    朱小君转过身,摊手耸肩,笑道:“怎么,你不乐意?”

    温庆良显得很激动:“我一个人……”

    朱小君又转过身来,对着康先生耸肩摊手道:“姓温的说用他一个人来交换。”

    康先生冷哼一声,厉声道:“这个条件没得商量!”

    朱小君再一次转身,对温庆良笑道:“她说,这个条件没得商量。”

    温庆良重重地叹了声,两只眼中,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朱小君,我知道你很厉害,你必须先带上我专门为你准备的手环,否则的话,一切免谈,你就等着为他们一家三口收尸好了。”大条件说完,康先生又附加了一个小条件。

    朱小君举起了双手,缓缓地向前走去:“我都说过了,只要你放了他们一家三口,任何条件我都会答应!康先生,别紧张,我只是想尽快把他们三口给交换出来,毕竟孩子还小,折腾久了,小家伙受不了。”

    康先生举起了手枪,对准了朱小君:“我信你一次。”

    如果被绑的人质是跟朱小君没多大关系的人的话,那么他或许会有着博上一把的念头,但是,人质却是小温柔一家三口,且不说温柔曾经如何不计得失地帮过他,也不说要是温柔出了事秦璐会有多难过,单是小馒头的那个可爱,朱小君就不愿意冒任何的风险,哪怕他对博上一把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

    十五米的距离,朱小君走了整整五分钟。

    如此艰难的步伐,上一次出现,还是一年半之前,临近毕业的时候,他对宫琳耍了小聪明,结果却换来了一份前途未卜的工作。

    那一次,五十米的距离,仿佛像人生一样漫长。

    然而,那一次的艰辛,只不过是忧虑自己的未来,或许会很惨,但总不至于要了命。

    而这一次,十五米的距离,就像是从地球到太空一样遥远,每向前一步,心中便多了一份空洞。

    这是奔赴死亡的路程。

    走在这个路程中,朱小君才感触到,那些平日里看到过的大英雄大豪杰,在笑对生死的时候,其实内心中也是极不平静的,就像他此时一样,只不过装逼的功夫比一般人强了一些而已。

    五分钟后,朱小君终于挪到了康先生的身边。

    “远观,你康先生是倾国倾城,近看,你康先生是仙中尤物,你要是早点露面的话,哪还有这么多周折啊,我朱小君早就向你投降了!”走完了最后一步,就相当于握住了死神的手,朱小君只能用这种厚颜之话来掩盖内心中的波澜。

    康先生深吸了口气,用枪抵住了朱小君的额头,另一只手则递过来了一只黑色的手环:“戴上它!”

    朱小君顺从地接过了手环,一边戴着一边问道:“这又是个啥高科技呢?”

    康先生轻哼了一声,命令道:“轻压手环,听到咔嚓声后就松开。”

    朱小君叹了口气,按照康先生的指令去做了,只听到咔嚓一声,那手环便贴着朱小君的手腕扣死了。

    “这手环其实是一个感应爆炸装置,只要我一停止了心跳,那么它就会立时爆炸。”看到朱小君戴好了那支手环,康先生明显轻松了下来,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一个带表,道:“另外,我还有一个自主引爆方式,所以,我奉劝你,从现在开始,必须完全听从我的命令。”

    朱小君一歪头,笑道:“放心,除非是不得已,否则的话,我还不会傻到主动求死。”

    控制住了朱小君,康先生随即便下令释放了陆峰和小馒头。

    陆峰颤颤巍巍地抱着小馒头离开的时候,经过了朱小君的身旁。

    “小君……”只是一声称呼都没完整,陆峰便哽咽住了。

    朱小君笑着挥了挥手,吩咐道:“快走吧,小馒头快受不了了。”

    陆峰一咬牙,猛地跺了一脚,然后抱着小馒头走出了别墅大门。

    就在陆峰刚迈出大门的时候,小馒头突然对着朱小君招了招手,嗲嗲地说了一句:“小君叔叔,谢谢你。”

    朱小君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甜意。

    接下来,温庆良交换了温柔。

    父女俩在交错的时候,温柔突然冲着温庆良跪了下来:“爸爸,对不起!”

    温庆良一声长叹:“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爸爸……好了,去吧,小馒头是个懂事的孩子,你一定能做好这个妈妈的。”

    温柔跪着换了个方向,对向了朱小君:“小君哥哥,我……”

    朱小君呵呵一笑:“小君哥哥向来以不死神鸟为自称,放心吧,小柔儿。”

    温柔还想在说些什么,但康先生那一伙却失去了耐心,几名手下连推带搡,将温柔推出了门外。

    康先生的枪口一转,对向了温庆良。

    “姓温的,朱小君该死,你姓温的更该死!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吗?”

    温庆良被康先生用枪抵住了额头,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长叹了一声:“好吧,你开枪吧,三十年的孽债,总该有个了结了。”

    朱小君突然笑出了声来:“康先生,何必呢?万一把温将军吓死了,或者你手一抖,走火了,岂不是影响了你的整个计划了么?”

    康先生冷笑道:“计划?我的计划就是能除掉你们两个!”

    朱小君揉了揉鼻子,笑道:“骗谁呢?当我朱小君是个弱智?”

    康先生缓缓地放下了枪,转向了朱小君:“哦?那你说说,我的计划到底是怎样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