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69章 真能睡得着
    “干掉我们两个对于你们的大计划是一点好处也没有!”朱小君神色异常轻松,就像是跟几个朋友见面聊天一样,悠闲自得地晃悠到了一张椅子前坐了下来:“那么,你们的大计划是什么呢……”

    朱小君露出了颇为神秘的笑容。

    “不就是蒋光腚的那个壮志未酬的病毒计划嘛!光腚同学千辛万苦地搞出来了一个很牛逼的病毒,为此还搭上了樊罡的性命,可惜啊,他的命实在是苦,居然阴差阳错地遇上了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但我朱小君还是很佩服光腚老兄的,因为,他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科研人员,知道要给自己留后路,所以,他的病毒还可以升级,对吗?”

    康先生面无表情,冷冰冰回道:“继续说下去。”

    朱小君撇了撇嘴,继续说道:“然而,光腚老兄的命实在是不咋,他为了追求效率,竟然动起了老温同学的主意,结果,没得到老温同学的帮助,反倒被老温同学给顺手牵羊偷走了一些病毒样本。”

    说着,朱小君指了指温庆良:“这件事啊,你老温做的确实不厚道,等事情了结之后,你得去光腚老兄的坟头上烧把纸,给他说声对不起……”

    康先生皱了皱眉头,喝止了朱小君的插科打诨。

    “好吧,是我不对,说跑题了。”朱小君切牙一笑:“这老温同学啊,在病毒学上的造诣,那可是比光腚老兄要高明了许多,他偷了光腚老兄的病毒样本,回来后瞎捣鼓了一段日子,还真被他给捣鼓出来了一些名堂。嗯,老温同学很有想象力,给光腚老兄的病毒还起了个名字,叫fd病毒,对了,康先生,你们那边有没有给这种病毒起名字啊?”

    康先生冷冰冰回道:“别废话,说重点。”

    “老温同学不光捣鼓出了fd病毒的最高版本,他还没事找事,捣鼓出了对抗这种病毒的办法,说出来真是可笑,光腚老兄千辛万苦搞出来的病毒,居然是一个见不得阳光的货色。呵呵,就是特别害怕太阳光中含有的远红外射线咯!”

    康先生仍旧是不动声色,但脸色却更加阴沉。

    “我把佟律新的免疫负调控技术公布开了,这就等于彻底作废了初始版本的fd病毒,若是我把远红外线的事也说出去了,那么,光腚老兄的fd病毒可就是彻底玩完,你们的那个‘亲密无间’的战略计划也就随之玩完。所以,你们的组织才会命令你康先生来做这件事,幻想着能够控制住我和温庆良,以便你们能够顺利地落实了你们的计划,是这样吗?”

    康先生忽然笑开了:“你说的很对,所以,今天我要彻底结果了你们两个,只有死人才会永远保守了这个秘密。”

    朱小君大笑:“拉倒吧你,只有弱智才会这么想。你们一定是担心我和老温已经做了应急预案,只要我们出了意外,那么这个应急预案便会立即启动。所以,在没有得到我们的应急预案之前,你们绝对不敢伤害了我们两个。”

    康先生的脸色连接变了几下,终于露出了灿烂:“很好,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省心。朱小君,我知道你是宁死也不会说出这个什么鬼应急预案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应急预案根本不存在。”

    朱小君呵呵一笑,冲着康先生竖起了大拇指:“你有种!够聪明!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康先生微微一笑:“现在就动手?我还不想跟你们两个同归于尽,朱小君,告诉外面的人,让他们为我们准备一辆商务车。”

    “想跑?”朱小君瞥了一眼康先生。

    “难道你希望我跟你在这儿同归于尽么?”

    朱小君耸了下肩膀:“好死不如赖活,能多活一会是一会。”

    然而,外面守着的那些战士却有些不情愿,尤其是那名上尉,当温柔一家三口被交换出来之后,他一直寄希望于朱小君,想着朱小君在里面能对那些凶徒发起突然攻击,所以,他在外面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状态,准备随时带领着战士们冲进去支援朱小君。

    可没想到,几分钟之后,朱小君竟然顺从了这伙凶徒的要求。

    看到这局面,温庆良出面了。

    温庆良是带着必死的决心步入别墅中来的,当康先生的枪口抵住了他的额头的时候,他认为这一切都是顺理成章,金帝国是不容许任何形式的背叛的,像他这种彻底背叛了组织的人,是谁都可以得而株之。

    而其后朱小君的一番分析又重燃了温庆良的活下去的希望。

    的确,这些新穿越者在面对自己的即将实施的大计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被一些旁枝别叶干扰到的,他们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必须符合这项大计划的利益。

    因此,温庆良也断定,在对方没有摸清楚他跟朱小君的底细之前,是绝对不会做出极端行为来的。

    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温庆良的情绪也随之好转了许多。

    温庆良出面之后,那上尉没话说了,请示了刚刚赶到现场的学校领导,随即便同意了朱小君调用一辆商务车的要求。

    十分钟后,一辆别克商务开到了别墅门口。

    康先生命令了一名手下前去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

    车况良好,油箱中也加满了油,整辆车子也没发现有做了手脚的痕迹……

    “上车吧!”康先生挥舞着手中的枪,向朱小君和温庆良二人发出了指令。

    朱小君似有意似无意地指着那几个被小陈东干翻了的尸体,道:“不把他们处理一下再走么?”

    康先生犹豫了一下,随即就爆喝了一声:“少废话!”

    七座商务车,康先生和一名手下坐到了最后一排,另有一人将朱小君和温庆良夹在了中间一排,剩下的两个,一个坐了司机位,另一个坐了副驾位。

    车子缓缓地启动了,大摇大摆地经过了那些战士们的面前,出了这片宿舍小区,上了城市的主干道。

    车后不远处,紧紧地跟着几辆挂着军牌的面包车。

    “跟你们的人打声招呼吧,让他们别跟着了,跟着也解决不了问题。”朱小君晃了晃手腕上的那只手环,对温庆良吩咐道。

    朱小君的指示,温庆良还是很乐意听从的,不单单是温庆良对朱小君人格上的敬仰,更是因为对朱小君能力上的信任。

    打过招呼之后,身后的那几辆军车果然放慢了速度,在一个街道转弯处,和这辆别克商务做了分离。

    康先生对朱小君的这种配合的态度看来很满意,脸色也平缓了许多,终于将手枪收了起来,微微地闭上了双眼,并警告朱小君道:“路程还远,你们两个最好也休息一下。”

    朱小君刚想调侃,身后的一名凶徒却探过身来,给朱小君上了个头套。而一侧的那名凶徒,不单给温庆良上了头套,还把温庆良的双手给拷上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听你的了。”

    说休息就休息,没两分钟,朱小君这厮就发出了轻鼾声。

    这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呢?

    身后的康先生仔细听了,朱小君发出的鼾声,还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事实上,朱小君还真是眯瞪着了。

    从踏进别墅的那一霎那开始,朱小君无论是精神还是全身的肌肉,都处在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虽然口头上一直说着软话,但内心中却一直防备着。若是康先生真的选择了极端态度的话,那么朱小君定然不会任其宰割。

    如此高度紧张的状态,实在是太过于消耗人的体力。

    而之后,朱小君逐渐理清楚了康先生如此作为的真正目的,对于他们的整个病毒计划来说,控制住他跟温庆良,要远比直接干掉他们两个会更加有利更加有把握一些。

    所以,朱小君断定,至少在他们的病毒计划成功之前,他跟温庆良都应该是安全的。

    另外,在决定了以二换三的方案的时候,朱小君还特意交代了那名上尉,在事发现场的外围,还有八九名潜伏的凶徒。

    那几辆挂着军牌的面包车看上去是在尾追朱小君乘坐的这辆别克商务,但实际上,却是朱小君为上尉制定的一个计策,因为上尉的士兵基本上都集结在了这幢别墅的周围,无法对外围的那几名凶徒进行围歼。

    尾追着这辆商务车,来到了那伙外围凶徒的外围,然后才方便对这伙凶徒展开围歼。

    等到上尉布置好了,商务车已经快到了高速路口了,即便发生了枪战,那么车上的人也很难感知的到。

    同期,朱小君还叮嘱了小陈东,让他立即前往彭州,把情况告诉秦璐,并叮嘱小陈东,一定要告诉秦璐,这件事不能通知秦宏远。

    只所以要如此,是因为此时朱小君对秦宏远竟然产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既然安全性暂时没什么问题,而其他附带的问题也已经安排妥当,朱小君没理由不放松片刻,而一旦放松了下来,睡上一觉也就成了理所当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