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0章 陪我吃晚餐
    车子行驶在高速路上,带着头套的温庆良也顿觉乏惫,再加上一旁的朱小君的鼾声的刺激,也不知觉地进入了梦想。

    康先生和那四名手下可就傻眼了。

    要不是这俩人还带着头套,或手环或手铐被控制了行动,那么这场景就像是两个高贵的人带了五名保镖……

    郁闷是必须的,但同时也是无奈。

    大首领李耀广最初下达的冰封行动,其想法是把温庆良团队包括朱小君在内给一锅端了,康先生对此的理解是直接干掉,死人才不会说话,才能达到真正意义的冰封目的。

    但之后,李耀广又修改了冰封行动的内涵。

    康先生对此,也表示了理解。

    正如朱小君所说,他们既然掌握了远红外线可以抑制他们的病毒的秘密,那么就很有可能做出了相应的准备。

    比如,把这个秘密藏在了某处,并交代了他们的某个亲戚或朋友,一旦他们出了事故,那么立即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

    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为这种办法实在是过于低档。

    李耀广的判断是,温庆良虽然找到了病毒克制的办法,但他只可能把真实情况告知了朱小君。至于他团队中的其他成员,肯定不会清楚这种病毒的来龙去脉。

    所以,冰封行动便可以缩小了目标。

    如果直接下手干掉了温庆良和朱小君,虽然似乎可以封堵了温庆良所发现的秘密,但这样一来,动静实在太大,很难说之后就没有什么后遗症。

    之后,康先生提出了对温柔一家三口下手,从而迫使温庆良朱小君就范的策略。这个策略使得李耀广茅塞顿开,若是能控制住朱小君和温庆良的话,不单可以避免了因为动静过大而带来的不必要的后遗症,而且还能符合了他的首领给他下达的指令——绝不可伤害了朱小君!

    对康先生来说,经历了上一次因失败而被大首领李耀广的修理之后,现在的她已经明白了无条件执行命令的重要性,李耀广说了不准伤害朱小君,那么康先生也只能有所迁就,只要朱小君不过分,她宁愿让温庆良多活几天。

    一车人带着不同的心态走了大约五个多小时,到了傍晚擦黑的时候,车子驶进了一个类似工厂厂房的建筑中。

    “下车吧,我们到了该到的地方了。”康先生从后面捅了朱小君一下:“你就不担心这儿便是你的坟墓吗?”

    另一人摘去了朱小君和温庆良的头套。

    “你要是真想干掉我们两个,刚才在路上为什么不动手呢?”朱小君第五个跳下了车,舒展着躯体,笑着对康先生道:“你啊,就别再拿这种生生死死的噱头来吓唬我们了,无聊!”

    康先生冷哼了一声,挥了挥手,手下人立即上来,连推带搡,将朱小君和温庆良关到了一起。

    厚厚的铁门咔嚓一声被锁上了。

    朱小君也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根一寸来长的钢丝,稍一捣鼓,便打开了温庆良的手铐。

    温庆良带着感激和惊奇,看着朱小君,刚想张口,却被朱小君被摁住了嘴唇。

    “嘘,别说话,咱们就算放个闷屁,她们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温庆良这才意识到,这间被临时改造成的牢房中,很有可能被安装了监听设施。

    “歇着吧,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跟我们送晚饭来。”

    朱小君说完,伸了个懒腰,随便寻了个角落,躺了下来。

    但温庆良却安定不下来,沿着四周墙壁,仔细地观察着。

    朱小君笑道:“你中毒太深了哦,影视剧中的那些玩意可都是骗人的,就这间房子,康先生既然敢拿来给咱们两个做牢房,那势必就有十足的把握,您老就别再徒劳了。”

    温庆良长长地叹了口气,挨着朱小君躺了下来。

    “老温啊,事到如今,你后悔么?”

    温庆良枕着双手,呆望着屋顶:“后悔,怎么不后悔啊,如果三十年前我不是那么单纯……哼,呵,看我这话说的,没有三十年前的那次穿越,也没有我温庆良这幸福自由的二十年啊!”

    朱小君侧过了身子来,看着温庆良:“闲着也是闲着,跟我说说当时你们穿越时候的事情呗,九叔活着的时候,我就一直想问他,可就是没这个机会。”

    温庆良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其实也没啥特殊的,就是在那边准备入舱的时候,有些紧张,等入了舱之后,就没啥感觉了。”

    “怎么可能没感觉?”

    温庆良呵呵笑了:“人都昏过去了,怎么会有感觉呢?”

    朱小君抚掌大笑:“是哦,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温庆良又道:“等穿越结束了,人醒过来之后,才发现这穿越还真是个苦差事。”

    “怎么讲?”

    “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一样,我足足躺了三天才能够下地走路。”

    “不对,不对,如果你们都是这样,那又怎么从穿越点撤离的呢?”

    温庆良苦笑道:“我可是名学者,没有你父亲那种强魄的体格,好在那一次像我这样的人并不多。”

    朱小君又问道:“那么你们当初又是如何完成身份转变的呢?”

    温庆良面露痛苦之色,仿佛对那段时间的记忆正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沉静了好一会,温庆良才开口道:“三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真正的温庆良在九泉之下瞑目了没有……唉,作孽啊!好在原来的那个温庆良是个孤儿,要不然,为了我的这个身份,不知道还得多死多少人啊!”

    从一开始对这起穿越案有所知晓的时候,朱小君就曾经推测过他们的身份替换问题,从樊罡到蒋光鼎,再到后来的温庆良谢伟等人。

    尤其是蒋光鼎,朱小君当时就推测,真正的蒋光鼎很可能被现实中的蒋光鼎给替换掉了,而唐家的老大,则跟真正的蒋光鼎才是读博士时的同学,后来,只不过被现实中的蒋光鼎给控制利用了而已。

    而最新一批的穿越者,朱小君曾经推测他们先要完成了身份转换,方可出来祸害社会,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迫不及待地直接造了假身份便行走江湖了。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也没必要过于内疚,毕竟那个时候,你也是身不由己。”

    温庆良充满了悲情地叹道:“这些年来,每年的清明节,我都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给这些冤死的魂魄烧把草纸,每次给他们这些冤魂烧纸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时光能倒流,那该多好啊!”

    一句时光倒流,勾起了朱小君的无限唏嘘。

    如果时光真的能倒流,那么他会如何选择呢?

    不去接受宫琳的那一纸充满了欺骗性的合约?似乎接不接受那份合约,对自己未来的影响并不大。

    不去拿着樊罡遗留下来的那副眼镜去显摆?即便不显摆,不被蒋光鼎给盯上,似乎自己仍旧拜托不了这个漩涡的引力。

    不去因为好奇那只铁盒子而被朱天九识破了自己的身世?可屁股上的那块炽焰纹身,却无法洗去,不管朱天九是否存在,他是朱天一的血脉传承,却是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

    这就是命!

    在命运的面前,个人的选择几乎可以忽略,不管你走了什么方向,都不过是兜了几个弯而已,最终还是要回到命运早就给你安排好的轨迹上来。

    “时光能倒流,又能如何?以你温庆良一个人的力量,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温庆良长叹一声,未作回答。

    朱小君突然呵呵一笑,从地上一跃而起,拍了拍手,道:“好了,打起精神来吧,有人给咱们送晚饭了。”

    中午就没吃,这会子一提到送晚饭来了,温庆良的肚子顿时咕噜噜叫了起来。

    接着,就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渐近的脚步声,没多会,铁门的上方,便打开了一个天窗。

    天窗口露出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朱小君,出来陪我一起吃晚餐。”

    朱小君眉毛一挑,指了下温庆良,问道:“那康先生是打算如何对待老温同学的呢?”

    康先生淡淡一笑,回道:“既然没打算让你们这么早就死,那就放心好了,他不会挨饿的。”

    “干嘛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呢?你现在就给老温同学安排了晚饭,那我不是可以更放心地陪你一起吃晚饭么?”

    康先生的脸色在阴晴之间变换了一个来回:“好吧,我接受你的建议。”说着,拍了拍巴掌。

    有一个脚步声响起,不多会,朱小君和温庆良便嗅到了饭菜的香味。

    “现在可以了吧?”康先生冷冰冰问道。

    看着温庆良已经接过了那个餐盒,朱小君颇为愉悦地回答道:“当然,就是不知道康先生准备请我吃中餐呢还是吃西餐呢?”

    康先生指令手下打开了铁门,看着朱小君轻松自若地走了出来,冷笑了一声,道:“我请你吃的是人肉大餐,怎么着?害怕了?不敢去?”

    朱小君呵呵一笑:“但愿不是唐僧肉,我可不想长生不死,活的太久了,也是遭罪,对不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