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1章 父辈恩怨
    来到了另一间房间中,在那儿,康先生支了一张小圆桌,上面摆了四菜一汤,还有一瓶五粮液。

    朱小君倒也不客气,拉了张小凳子坐了下来,随即便打开了酒瓶往自己面前的酒杯中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我先干为敬,就不等你了哦!”朱小君一口闷掉了不小的一杯酒,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康先生不慌不忙地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

    “这酒菜还满意吗?”

    朱小君连连点头,道:“嗯,人要是饿了,吃什么都觉得香!”

    “你就不怕我在酒菜中下毒吗?”

    朱小君百忙中挑出一闲,瞥了一眼康先生:“我说你真是无聊,下毒就下呗,怎么死不是个死啊!”

    康先生叹了口气:“你倒是真能想得开……朱小君,难道你就没想过跟我们和解么?和我们这样对抗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稍一顿,康先生又补充道:“别跟我说是为了什么正义,我清楚的很,在你们这个世界上,正义在利益面前,就是堆****!”

    眼看着康先生并没有喝酒的意思,朱小君嫌弃用小杯喝酒太麻烦,干脆拎起了酒瓶对着吹了起来。

    鼓咚咚灌了一大口,朱小君颇为惬意地回道:“你说的对,在利益面前,啥正义不正义的,恐怕连****都不如,我朱小君一介草民,无权无势,讲不起正义这两个字。”

    “但是,你却拒绝了敏华,朱小君,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执迷不悟呢?”

    “敏华……敏华……”朱小君喃喃念叨着,夹了口菜,又猛灌了口酒,带着三分气愤,问道:“敏华是不是你杀掉的?”

    康先生垂下了头来:“敏华是我的妹妹,我怎么能下得去手呢?但是,她背叛了组织,就必须接受组织对她的惩罚!”

    “或许,这就是我反感你们的最主要原因。你们,是一群怎样的人?且不说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的邪恶目的,也不说你们嗜杀成性残忍阴险的个性,单说说你们这些人所处的环境。康先生,我就问你一句,你有自由吗?你有选择的权利么?”

    康先生仰起脸来,双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自由?自由是相对的,规则才是绝对的!朱小君,你敢说你现在就有绝对的自由吗?”

    这一句反问,还真把朱小君给问住了。

    “你我所不同的仅仅是国家的法制不同,我有我要遵守的组织纪律,你朱小君也有你要坚守的法规法则,在此原则之下,你我的自由是完全一致的,选择的权利也同样是相同的。”

    朱小君摆了摆手,回敬道:“这是你个人的思想,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康先生冷笑了一声:“既然你不愿意再讨论这个问题,那么,我们不妨换个话题。朱小君,你现在是个生意人,那么,我们就用生意人的办法来解决矛盾,如何?”

    朱小君淡淡一笑:“悉听尊便!”

    “我们做个交易,三百个亿,换取你的中立态度。”康先生的回答是掷地有声。

    三百个亿!

    朱小君的小心脏一连扑通了好多下。

    “另外,我还可以赠送一个条件。”

    朱小君装着很不在意的样子,但双眼中已经闪烁出绿色光芒来了:“说!”

    “温庆良也好,谢伟也罢,那批三十年前的穿越者,你都可以将他们纳入你的麾下,而且,我们保证今后不再跟他们算旧账!”

    朱小君沉吟了片刻,问道:“我怎么能确定你们说话是算数的呢?”

    “你知道你们朱家跟咱们金帝国之间的渊源吗?你知道你的父亲跟咱们君主之间的关系吗?你知不知道要不是君主下了命令,不让我们伤害于你,你朱小君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康先生说着,有些激动了:“还有,你知不知道你们朱家欠了我们康家有多少吗?”

    似乎每一个人对自己家族的那些故事都很感兴趣,朱小君生就有着比正常人稍强一些的好奇心,因此,他更希望能从康先生的口中听到这些故事。

    “在你们这些人中,我也就知道有樊罡蒋光鼎温庆良谢伟朱天九五个,哦,不对,还要加上一个康敏华,除了敏华曾对我提到过你刚才说的这些事,其他人……”

    康先生厉声打断了朱小君:“那些人都是贱民,他们怎么有资格对咱们金朱康三个家族品头论足呢?”

    朱小君灌了口酒,抹了下嘴巴,道:“听你这么说,朱康两家在金帝国还是贵族喽?”

    康先生幽幽地叹了口气,没有直接搭话朱小君,而是踱步到了房间一侧的一张台桌旁,拉开了抽屉,取出了一张照片。

    “穿越的时候,因为空间太过狭小,所有人都必须极尽可能地简化自己的物件,所以,我只能带来这么一张照片。”康先生来到了原来的座位上,将照片递给了朱小君:“这是三十年前你父亲朱天一和我父亲康天华一起跟君主留的影,中间的便是咱们的君主,左边便是你的父亲朱天一。”

    这是朱小君知道了自己身世后第一次看到了朱天一的相貌,原本想平淡对待的他却不由得颤抖了双手。

    毋庸置疑,那左边的青年一定是当年的朱天一,因为,镜中的朱小君和此人至少有七分相似。

    “我父亲也是炽焰诛天字辈的兄弟,你父亲排老大,我父亲排老二。”

    朱小君心中陡然一凛。

    当初见到了朱天九,知道了朱天九的名字后,朱天九告诉朱小君,他的父亲叫朱天一。当时朱小君便产生了个惯性思维,以为这天字辈九兄弟的名字便是从朱天一开始,一二三四一直排到了朱天九。

    后来跟朱天九闲聊的时候,朱天九才更正了朱小君的这种惯性思维,他告诉朱小君,他在加入炽焰诛的时候,师傅给他起的名字并不叫朱天九,只是因为他对朱天一的崇拜,这才央求师傅给他改了名字。

    随后,朱天九还曾对他说起了天字辈其他七兄弟的名字,只不过当时朱小君没怎么往心里去,所以记得并不怎么清楚。

    然而,当康先生说出她父亲的名字的时候,朱小君记忆的阀门被打开了,他恍惚之间还记得,朱天九所说的天字辈老二的的确确就姓康。

    如果,这没错的话,那么,康天华便是死在了朱天一的手中。

    “六年前,当我们准备进行第二次穿越的时候,君主特意找了我,他说,父辈们的恩怨情仇不应该由我们这一代来偿还,他让我忘却心中的仇恨,要以国家利益为重,还要我找寻你的下落,把你带回祖国的怀抱。”康先生在追忆着,眼睛里禁不住泛起了泪花:“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们确定了你的身份之后,而你,却已经站到了我们的对立面。”

    康先生说到激动,劈手夺过了酒瓶,鼓咚咚将剩下的半瓶酒喝了个差不多,接着又道:“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但是你却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们一次次想把你拉回来,可是你却一次次伤害着你的同胞。樊罡的事情不能怪你,毕竟那个时候,你我双方彼此不明。当你开始对付蒋光鼎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怀疑了你的真实身份。但那个时候,我们无法跟你说出真相,因为我们的手上缺乏有力的证据。”

    “光鼎同志为了挽救你,不惜牺牲了自己的性命。而这之后,你遇见了朱天九,在你完全明白了你的身世真相后,我们期待着你能够幡然醒悟,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地让我们失望,即便如此,咱们的君主对你仍旧抱以最大的宽容,他老人家仍旧命令我们不准伤害于你。朱小君,君主的这份心,你就感觉不到温暖吗?”

    朱小君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可是,我却差一点死在了你的手上!”

    康先生又是一样脖子,将瓶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不错,我早就对你起了杀心,要不是大首领一直拦着,你朱小君还能活到现在吗?不过,杀你是我个人的行为,跟组织没有关系,而且,我也因此受到了惩罚。”

    朱小君冷哼了一声,道:“你们之所以要如此对我,恐怕不单单是你们君主的宽容吧?”

    康先生厉声喝道:“不许你对君主无礼!他是我们的君主,难道就不是你朱小君的君主吗?”

    朱小君淡淡一笑,从怀里拽出了贴身佩戴的那根项链:“恐怕,你们君主真正的目的是这个玩意吧?朱家即便对大金帝国有着天大的功劳,但是,朱天一却犯下了如此滔天的忤逆之罪,我就不相信,这人世间还会有你们君主这样的人!他之所以要求你们如此待我,只不过是担心我死了,这炽焰诛的下落也就断了线,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康先生却看都没看那根项链一眼,而是转身去了里屋,又拿出了两瓶酒来。

    “朱小君,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康先生这个名字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