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2章 先生而后死
    朱小君轻蔑一笑,回道:“你不敢以真名示人,又喜欢女扮男装,所以就给自己起了个康先生的代号喽。”

    康先生微微摇头,轻叹道:“先死而后生,先生而后死!你我父亲在携手执行君主的计划的时候,那一年我才刚刚出生,五年后,却传来了你父亲朱天一背叛了君主的消息,而我的父亲,正是死在了朱天一的手上,从那一天开始,我就立志要完成我父亲未能完成的事业。因此,我才为自己起了先生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告诫自己,现在的生,只是暂时的生,未来,我将终究为了父亲未完成的事业而死,你明白了吗?”

    朱小君耸了下肩:“可是,这个名字跟你们君主的真正目标又有什么关系呢?”

    康先生打开了酒瓶,对瓶吹了一大口:“我是想告诉你,像我这样的人,在金帝国有着成千上万的人,而且,金帝国的社会进程比这边提早了五十年,在科技上也领先了五十年,而我们的穿越技术,也越来越成熟,君主既然已经决定要迁徙到这边来了,那么这个事业一定会取得成功的!”

    朱小君撇了撇嘴,道:“就算你说的对,那又能说明什么呢?跟你们君主想不想得到炽焰诛有关系吗?”

    康先生叹了口气,道:“按你的说法,我为刀俎你为鱼肉,若是我想得到这个炽焰诛,岂不是易如反掌?但是,我却根本不愿意多看它一眼,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这对玩意也就是个装饰,什么屁用都没有!”

    “骗谁呢?”朱小君嘿嘿一笑,喝酒吃菜。

    “不信?不信你就扎自己一下试一试!”康先生不急不躁,吃菜喝酒。

    朱小君放下了筷子,拎着那对被串成了项链的炽焰诛,在康先生面前晃荡着:“只有炽焰诛,没有炽焰决,扎完了人也就嗝屁了,你当我不知道啊!”

    康先生伸出了手来:“你怕,我不怕,拿来,我试给你看,”

    朱小君还真就把那对炽焰诛交到了康先生的手上。

    康先生接过了那对炽焰诛,卷起了袖子,朝着自己的小臂,毫不犹豫地扎了下去。

    一汩鲜红冒了出来,而康先生却毫无改变。

    “当然,你还可以说我已经掌握了炽焰决,所以才能够……”

    朱小君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康先生,同时打断了康先生的话:“不用多解释,你说的,我信了。”

    康先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真诚的笑容:“最多半年,君主就会带着我们的同胞全都来到这个世界上,重新建立我们的大金帝国,朱小君,你是想做人上人,还是甘愿做一个活在黑暗中的人,现在,是你最后的选择机会。”

    “废话!”朱小君拎起了酒瓶子,碰了下康先生的酒瓶子,仰起脖子灌了两口:“傻子才不愿意做人上人呢!只是,我如何才能确定你们的计划就一定能取得成功呢?这么跟你说吧,你们的病毒的确很厉害,厉害到可以完全征服或毁灭了这个世界的人们,但是,你们病毒的那个大bug……我不说,温庆良不说,难道就没有第三个人会说出来吗?”

    康先生淡淡一笑,回道:“我知道你说的这个第三个人是谁,502所的秦宏远,是么?放心吧,他现在的情况,恐怕比你们两个好不到哪儿去。”

    当温柔一家三口遭到了挟持的时候,朱小君就意识到这是一场专门针对他跟温庆良的行动,而行动的目的,一定是为了能使他们的病毒计划得以顺利展开。

    fd3病毒在人群中形成了交叉感染相互传播之后,所有的病人都会被隔离在病房中,而躺在病床上的病人,是绝对晒不到阳光的,所以,这个大bug实际上有着很强的隐蔽性,临床上根本不会往远红外线这个方向想。

    因此,那帮新穿越者原本是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这么多的精力来对付他们两个的。

    而那一刻,朱小君还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用排查实验室的办法并不应定能挫败他们的这场阴谋,更无法逼得他们浮出水面,因为,他们很有可能把实验室建到了境外,等该把病毒带进来的时候,完全可以伪装成任何物件大摇大摆地通过了入境关卡。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帮新穿越者已经知道了朱小君和温庆良已经找到了这种病毒的大bug,不得已,必须铤而走险。

    那么,知道这个bug的三个人当中,朱小君不可能怀疑使自己走漏了风声,他也不想去怀疑温庆良,因为对温庆良的怀疑根本站不住脚。

    唯一可以被怀疑的,只有秦宏远。

    这也是朱小君在嘱托小陈东前往彭州通知秦璐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要小陈东一定给秦璐说明白,不要跟秦宏远做任何汇报的主要原因。

    康先生在提到秦宏远的时候,朱小君死死地盯住了康先生脸上的每一块表情肌,他希望能从康先生的表情变化中发现端倪。

    然而,朱小君最终得来的结果却是无比失望,因为,康先生在说话时的表情表示了她对秦宏远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反感情绪,而且,还没有夹杂一丝一毫的虚假和水分。

    这就让朱小君有些糊涂了。

    三百个亿用来交换朱小君的中立态度,未来的大金帝国的人上人的社会地位,等等这些康先生做出来的承诺,无一不使得朱小君为之怦然心动。

    权利和金钱,原本就是人类的共同追求,是个人,就很难逃脱了这两样的吸引力。

    朱小君当然是个人,他也一样逃不掉权利和金钱的诱惑力。

    在面对这种诱惑的时候,人很自然地分成了三种,一种是为之疯狂,全然不计后果,一心扑进了追逐权利金钱的漩涡中。另一种则是尚保存了理智,还知道在追逐的过程中,要不时地考虑一下法制,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第三种人则是奉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翩翩君子,他们在追逐权利和金钱的同时,没忘了自己还是一个有道德的人。

    朱小君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君子,但是,他始终没忘记了自己心中的道德标准。

    ——我不想做个好人,也不想做个坏人,我只想做个人!

    这句某企业家曾经说过的话,朱小君只看了一眼,内心便被震撼到了,这,不正是他自己的道德标准吗?

    好人的定义范围实在是太广,即便是佛道高人,也难免偶生恶念,做好人,实际上只是个伪命题。

    坏人的道德成本实在是太大,除非是打定了主意,未来想换个浪子回头的美育,否则的话,顶着生个孩子没**的压力去做坏事,心理上实在是承受不住。

    那就只能是简简单单做个人,既不去害别人,也不允许别人来害自己。

    就这个道德标准,那帮新穿越者的行为是相差了甚远,因此,在面对康先生提出的三百个亿以及人上人的交易条件,朱小君也就是仅限于心动了一小会。

    但是,康先生却为他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这个机会,朱小君是说什么也要抓住的,哪怕之后被人说成他是一个不讲诚意的小人。

    这个机会便是装出逐步被康先生所说服,从而套出那帮穿越者所有的秘密。

    “你说秦宏远的现况还不如我跟老温?别扯了,秦宏远那个老家伙,刀枪不入,老奸巨猾,哪里是你们这帮人能轻易摆布的?”朱小君夹了口菜,又喝了口酒:“我估计,你们连秦宏远的一根寒毛都抓不住,还说这种假话来糊弄我。”

    康先生冷笑了一声,回道:“你跟温庆良的这个结果是因为温柔,那么,秦宏远怎么就不会因为秦璐而落入了跟你们两个一样的下场呢?”

    朱小君陡然一惊。

    “我之所以说秦宏远的处境还不如你们两个,那是因为我们必须得给你朱小君朱大少爷一点面子,所以才会真正放过了温柔一家。但是,对秦家这对父女来说……”

    朱小君瞪大了双眼,略显恐惧和担心,问道:“你们……对秦璐……不会……”

    康先生带着颇有些得意的口吻道:“他们最终会是什么下场,那就得看你的态度了!”

    朱小君抓起了酒瓶,咕咚咕咚灌了小半瓶,然后将酒瓶重重地顿在小圆桌上:“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恰在这时,有手下人过来向康先生汇报情况,康先生很不耐烦,但最终还是忍着性子,出去听从手下人的汇报了。

    虽然没走太远,但是汇报者的声音却压得很低,若是换做了普通人,即便把耳朵贴到了房间门板上,也绝对难听到一个字。

    然而,朱小君的耳力此刻却已经是非常之强,强到了只要他愿意,十米外的一只蚊子的嗡嗡之声,他都能分辨个公母出来。

    所以,那名手下汇报的事情,朱小君听了个一清二楚。

    那帮潜伏在学校警卫战士们外围的凶徒,其领头人叫秋风,而秋风在目送康先生他们安全离开后,却遭到了战士们的围歼,一场战斗下来,九个人只逃脱了四个,而秋风,为了掩护同志们,不幸牺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