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4章 再熬三天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天晚上,朱小君跟康先生聊了很久很久。【愛↑去△小↓說△網w  qu 】

    朱小君展现出了超人的沟通技巧,虽然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但聊天过程中,却时不早晚地能让康先生感觉到,他朱小君还是有意回到‘祖国’的怀抱、回到君主的身边的。

    这种做法,比起直接表态来,更有说服力和可信度。

    康先生便是在这种氛围中逐渐相信了朱小君,她认定了朱小君这个人已经被她承诺出来的利益所打动,只不过,事发突然,他朱小君还稍有些犹豫而已。

    在这种心态下,康先生和朱小君是越聊越投机,越聊越觉得君主真英明——不然的话,杀掉了朱小君,实在是金帝国的一个重大损失。

    从康先生的肢体语言和表情中,朱小君看出来自己已经得到了对方的信任,于是便抛出了他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说真的,康先生,我现在对见到君主有着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呢!当然,这中间并不能排出了好奇心的作祟,不过……”

    康先生摆了摆手,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很想尽早完成君主交给我的这项任务,但是,这件事却急不得,再等等吧,三天,我们只需要再等三天,我就可以把你送回到君主的身边。”

    “三天?”朱小君掰着手指头计算了起来:“三天之后……我明白了,感情这穿越还得凑个月圆之夜才能完成啊!”

    康先生笑道:“怎么说你们朱家的基因就是优秀呢?当年我父亲,任凭他如何刻苦,可就是超越不了你父亲,而到了我们这一辈,看来,我永远也比不上你啊!”

    “拉倒吧你!”朱小君晃了晃手腕上的手环:“你比不上我,可是,我不还是栽在你的手上了?你若是死了,我必然嗝屁,我若是死了,你却能安然无恙……”

    康先生咯咯咯笑了起来:“就凭这一点,所以你以后就得跟我成为好搭档,而千万不要成为对手。”

    朱小君点了点头,应道:“生意人就讲生意话,对生意人来说,什么买卖都可以做,唯独这赔本的买卖不能干。跟你做对手,真的是要赔了血本啊!”

    康先生轻轻地叹了口气,道:“这手环,我也是会戴不会摘,不过没关系,等到了那边,见到了君主,他老人家自然会给你摘去的。”

    朱小君冲着康先生拱了拱手,道:“那就先谢过君主了!”

    喝完了瓶中酒,外面隐约传来了报晓的雄鸡鸣声,康先生皱了皱眉,道:“真没想到,这么快,居然就天亮了。”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笑道:“是啊,真没觉得那么久,可还就天亮了,行吧,我也该安安静静地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了,送我回去吧!”

    康先生似乎有些犹豫,但是思忖片刻,还是起身将朱小君送回了原来的那间牢房。

    睡了个囫囵觉,睡中做了个梦,梦见了秦宏远正对着自己阴险地笑着,陡然警醒,却看到温庆良正对着自己发呆。

    见到朱小君醒来,温庆良做了个喝酒的动作比划,然后指了指脑袋,在半空中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朱小君很明白温庆良这一系列动作的含义,但此时,他并不方便给温庆良做出解释,即便是这间牢房中没有监听装置,那么他解释起来,也要费老半天的劲。

    困得要死,朱小君才懒得费劲去跟温庆良做解释。

    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做出了痛苦状,然后不管温庆良是个啥反应,立马调了个身位,接着去睡。

    但是,这么一折腾,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脑子里,翻过来倒过去都是对秦宏远的怀疑。

    以前,诸多诸多的看似正常的事情,现在重新回忆起来,却觉得其中有太多太多的蹊跷。

    如果就此把秦宏远确定为三十年前的那批穿越者,朱小君从情感上又不是那么愿意,而且,在时间上也有说过去的矛盾,因为,秦宏远是结婚满了十年,才有的秦璐,而秦璐今年和他一样大,都是二十六周岁。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秦宏远被这帮新穿越者给收买了!

    确定了这一点,新的问题又来了,他该如何面对秦璐秦老大呢?

    实话相告?秦璐会相信自己的推断吗?即便相信了,秦璐又能接受这个现实吗?

    一想起秦璐,朱小君的心又揪了起来。

    按康先生的说法,此时秦璐和秦宏远已经被身陷囫囵,秦宏远和那帮穿越者有勾结,自然不会让秦璐受到了伤害,但是,就秦璐的那个性子,难保不会做出过激的事情来……

    想到这儿,朱小君拍了拍脑门,后悔地差点给了自己一巴掌。

    昨晚跟康先生聊了那么久,为什么不先给康先生提个条件,让她先答应了放掉秦璐呢?

    可就算自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那康先生会同意吗?

    越想,脑子越乱。

    脑子越是乱,就忍不住地更要想。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啊!

    必须要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够思索出对付康先生的办法。

    三天,他只有三天的时间,甚至,他连三天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昨晚喝酒便已经消耗掉了一个晚上。

    三个白天两个晚上之后,康先生就会把他和温庆良送进穿越舱,而舱门关闭的那一刻,他朱小君就几乎等同于输掉了全局。

    可是,该怎么破了这个困局呢?

    干掉康先生和她的几名手下,对朱小君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问题是康先生一旦死了,那只手环将会发生高当量的爆炸,那么,丢掉了性命,不是输的更彻底更悲惨么!

    除非……

    朱小君禁不住浑身一颤,看了眼自己的那条戴了手环的胳臂。

    砍了自己的这条胳臂还不如直接要了自己的性命!

    纷乱之时,朱小君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静下来的办法。

    扯嗓子喊了几声后,来了个底下兄弟,朱小君吩咐道:“去跟康先生说,就说我要跑个澡,顺便还要换身新衣服。”

    那底下兄弟睁着一双迷离的小眼睛看着朱小君,似乎很不明白这个被关在牢房中的人怎么就能那么牛逼地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呢?

    朱小君暗笑了一声,挥了挥手,道:“你只管转告就是,康先生一定会答应的。”

    这底下兄弟看到过昨晚康先生跟朱小君把酒言欢的场景,虽然没搞懂康先生的目的,而且这些人早就养成了对上级命令绝不打折扣地执行的习惯,所以,本着不耽误领导的大事的原则,那兄弟还是揣着一肚子的困惑,跑去汇报给康先生了。

    一个小时后,康先生还真为朱小君弄来了一个大木桶,同时还为朱小君带来了一身崭新的休闲装。

    在这种环境下要求沐浴更衣,其潜在的意思就是说我要开始崭新的生活了。

    那么,对朱小君来说,崭新的生活,无非就是答应了康先生的要求,他要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回到君主的身边去。

    对这样的目的,康先生又怎么会拒绝呢?

    泡着热水澡,朱小君的混乱的思绪终于安静了下来。

    秦宏远的事情可以先放置到一边,秦璐的安危,也暂时不予考虑,因为,摆在朱小君面前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自己该如何反制了康先生。

    只有使自己重新获得了自由,其他的事情,才有资格去思考。

    至于该如何反制康先生,在确保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收拾掉康先生这伙人,静下心来的朱小君只用了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便找到了答案。

    那只手环的性能和威力用不着去怀疑,像康先生这种从领先了五十年的世界中穿越而来,随便拿出个什么玩意,都绝对是高科技产品。

    但是,康先生控制这个手环的方式不过就是通过手腕上的带表进行人工控制,还有就是当她的心跳停止后,会自动引爆了这只手环。

    看似复杂,实则简单。

    朱小君只需要对康先生发起突然一击,而这一击,只需要击昏了康先生,使她失去了意识但同时还保持着心跳,那么不就等于他朱小君重获自由了吗?

    至于以后该怎么办,朱小君想了想,觉得更是好玩。

    把昏迷中的康先生送到肿瘤医院去,在icu重症监护室中弄个单独病床,上个全麻,把康先生做成个人工植物人,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吗?

    等他腾出手,解决掉那些残渣余孽,然后再去趟那边,权当是场旅游,忽悠了那个啥君主给自己解了这手环,最后再穿回来,不就万事大吉了!

    想到了这个对策,朱小君禁不住得瑟地哼起了歌来,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始终没走调,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哼的这首歌到底是首什么歌。

    “好吧,在熬个三天,等老子搞清楚了这反向穿越的办法后,再他妈收拾你!”

    朱小君哼着歌,在心里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三天,仅有六十来个小时的三天,刚才还如此短暂,可这一会,又是如此的漫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