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7章 关键一钳子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马宗泰点头应道:“没错,就是你!我做了三十多年的外科,和不下三位数的外科医生同台配合过,也见过很多名家的手术,但是,说到这辨认出血点,我马宗泰只佩服你朱小君一人!”

    朱小君的后背上冷汗都出来了。

    当初那台直肠癌手术,他是靠了那副神奇的眼镜才看到的出血点,可是,那副眼镜在上一次使用的时候居然没效果了,这……朱小君深吸了口气,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你是担心有一年多时间没摸过手术刀,手生了是么?”马宗泰安慰道:“没关系的,开刀的技能,就像是你骑自行车一样,放得再怎么久,只要上了车子,总是能骑起来,不是吗?”

    朱小君只能是苦笑。

    他无法多做解释,即便他花上个几个小时来解释,那些人会不会相信这个匪夷所思的故事都很难说,再说,躺在手术台上的康先生,也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吴东城也跟着鼓励道:“小君,洗个手换个衣服,上来试试,就算不行,这屋里的人也不会笑话你,对不?”

    面对着一整屋人的殷切的目光,朱小君的虚荣心开始滋生了。

    试一试!

    试了不行,天经地义。

    万一试成了……靠,有是一件可以牛流传数年的牛逼之事了!

    “好吧,试试就试试,不过,你们还是得安排了后续的应对策略。”朱小君深吸了口气,转身去洗手了。

    洗了手换上了手术衣,朱小君站到了主刀的位置上。

    吴东城亲自为朱小君做了一助,指挥着二助和三助为主刀暴露充分了术区,然后向朱小君描述大概的出血点藏匿的位置。

    朱小君做了几下深呼吸,然后凝神静气,对吴东城道:“开始吧!”

    虽然失去了那副眼镜的神奇功效,但朱小君将希望寄托在朱天九对他的调理上来,因为,自打从山里归来之后,他不但是在身手功夫上大有长进,而且在耳力目力上也有着脱胎换骨一般的感觉。【愛↑去△小↓說△網w  qu 】

    吴东城轻轻地揭去了填塞物,拿起了吸引器,快速地清理着术区的积血。

    “怎么样?看清楚了吗?”马宗泰在朱小君的身后,不无焦急地问道。

    朱小君没有作答,而是将手伸向了器械护士:“止血钳!”

    接过了止血钳,朱小君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微微地闭上了双眼。

    “刚才我在换手术衣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会质问我,上台做手术,还要带个手环?”朱小君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将目光给了那位器械护士。

    “我……你……”那器械护士语塞了。

    她不是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只不过,朱小君贵为这家医院的大老板,而且还是受到了吴院长和马大主任的推荐上的手术台,她一个小护士,哪敢有这么多的废话。

    “不用解释,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手环我也不想带,但是没办法摘下来。我不想跟你们多解释什么,我只想跟你们交代清楚,如果我这一钳子夹下去出了什么意外的话,希望你们能毫不犹豫地冲出这间手术室,越远越好!”

    吴东城抬起头来看着朱小君:“为什么?”

    朱小君面无表情,回道:“没有什么为什么,按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这是吴东城和马宗泰认识朱小君以来唯一一次见到朱小君的脸上挂着如此严肃的表情,心中都是禁不住一凛,既然朱小君不愿意多说,那么定然有着其中的苦楚,不必再追问清楚,按他所说去做就是了。

    看到众人的表情都认可了自己的指令,朱小君深吸了口气,凝住了精神,探下了止血钳。

    ‘啪嗒’一声,止血钳发出了锁扣扣死的声音。

    没有出现朱小君所担心的那种没夹住血管反而加重了出血的现象。

    “吸引器,清理术区,看看效果吧!”朱小君长出了一口气,额头上已经是布满了汗珠。

    巡回护士立即上前,带着一种崇拜的眼神,为朱小君拭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吴东城立即进行了术区吸引。

    五秒钟,没有见到新的出血。

    十秒钟,术区依旧干干净净。

    一分钟,视野中,也就是术区周边轻微的渗血。

    吴东城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朱小君,双眸中充满了惊喜:“止住了!”

    整间手术室中,顿时是欢声一片。

    从钟楼医院挖过来的钟主任站在二助的位置上,冲着朱小君伸出了大拇指:“小兄弟,一个字,牛!”然后又对吴东城道:“我钟青得收回我刚才的话了,吴院长,你的手下还真是藏龙卧虎,刚才……”

    吴东城指了指朱小君,笑道:“我的手下?你说他是我的手下?呵呵,你这不是赞我这是在害我啊!”

    马宗泰在一旁笑着解释道:“钟主任啊,你还不知道哇,小君现在可是咱们的大老板哦!”

    钟青禁不住一怔,随即便笑开了:“我眼拙!待会大家一块宵夜,我请客,算是给朱老板赔礼。”

    朱小君确定了那一钳子确实夹住了出血点,也放松了下来,虽然此时他已是疲惫不堪,但仍旧打起了精神,跟钟青说笑道:“一顿宵夜就算赔礼了?那岂不是太便宜了,我朱小君可是有名的黑心老板,你钟大主任要不能在这儿退休的话,哼,我就记恨你一辈子!”

    出血点被夹闭了,剩下的手术步骤也就简单了,只需要把电凝刀贴住了止血钳,轻点几次,便可以彻底地封闭了那根小动脉。

    止住了血,也就没别的好做的了,子弹伤到的胸椎,也没什么好办法来弥补,只能靠术后伤者慢慢恢复。

    对手术者来说,剩下的活就是按层次,一层一层关闭手术创口。

    这种活,用不着几位大主任来做,钟青从钟楼医院带来的几个下级医生便可以轻松完成。

    因此,吴东城钟青都退下了手术台。

    朱小君又看了眼那术区,轻轻地叹了口气,也跟着下了手术台。

    刚才的那一钳子,可是带有至少一半的蒙的成分。

    论手术功底,朱小君也就是那几个月的积累,相比这些大主任来说,连个零头都比不上。

    论手术经验,朱小君也就是在普外专科的几个术式上有过主刀的经历。

    但是,对刚才的手术现况,朱小君的水平却已经足够能看懂。

    若是换做了那些大主任来处理,一定是继续扩大术区,继续暴露分离出血点组织,那么,这就很容易造成伤者的二次创伤,一不留神,甚至是完全留神下,也会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

    伤的这么重,死在了手术台上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对于朱小君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康先生若是死在了手术台上,那么他也得跟着陪葬。

    与其是被别人弄死,还不如自己下手。

    因此,朱小君虽然凭借着过人的眼力,看到了那个出血点,但是,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去夹闭那个出血点。

    万一这一钳子下去了……

    好在这一钳子下去了,蒙准了。

    既然蒙准了,那么,这过程中的艰辛也就没必要再提了,现在需要的是尽情地得瑟。

    “唉!”朱小君对自己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得瑟采取了欲扬先抑的修辞手法:“穿着这身白大褂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压抑了,总想着能得到一个更大平台去施展自己的抱负,可是,真的脱掉了这身白大褂,又是多么的不舍。吴院长,马主任,哦,还有钟主任,你们三个联手把我给害了呀!”

    马宗泰和钟青尚有些糊涂,没整清楚朱小君为什么会说他们三个害了他,但吴东城却已经明白了朱小君的言中之意。

    “你可以经常回家来客串一把啊,老马的普外,老钟的胸外,还有,骨科泌尿等等,只要你乐意,到哪个科都可以充当个专家啊!”

    朱小君撇了撇嘴:“拉倒吧,我就一个小住院,怎么充当专家呢?”

    马宗泰已经明白了朱小君的本意,笑着道:“这简单,让吴院长给你发个特聘,以后,我的专家门诊就由你来坐好了。”

    钟青道:“外科医生,水平高低全看台上,朱老板今天这一钳子,可真是惊天动地,换了我,绝对做不到那么精准!”

    刚开了个得瑟的头,麻醉师却闯了进来,在吴东城的耳边耳语了一番。

    吴东城的脸色从晴迅速转到阴。

    马祖泰急切地问道:“是么事呀,不能放开声说?”

    麻醉师颇有歉意道:“伤者出现了急性溶血。”

    朱小君面色突变:“输错血了?”

    麻醉师摇了摇头,回道:“血没错,是输血量太大,伤者的应激性反应造成的。”

    朱小君又问道:“那,危险么?”

    麻醉师点了点头,面色极为凝重:“抢救过来的几率不超过10%”

    吴院长看了眼朱小君,随即命令道:“紧急调集全院所有的相关专家,全力以赴!”

    大量输血造成的急性溶血性反应,对这些外科专家来说,并不陌生,有抢救过来的,更有抢救不过来的,所谓见惯不怪,所以吴马钟三人并没有多大的惊慌,救过来是运气,救不过来是正常。

    但是,对朱小君来说,这无疑是个噩耗,足以使他从刚才的得瑟兴奋中跌进万丈深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