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78章 生死相陪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种抢救,朱小君是插不上手的。

    不光插不上手,就连留在手术室中,都是一种极大的心理负担。

    这已经是朱小君第二次体验那种死神逐渐逼迫而来的感觉了。

    几周前在省城,他和秦璐深陷在那个地牢中,眼看着积水逐渐上没,眼看着自己的空间越来越窄,死神也从一个模糊的遥远的背影渐渐的靠近了自己,甚至都可以伸手触摸得到。那种压抑,那种绝望,朱小君这辈子也不想尝试第二次。

    可是,命运却跟他开了个莫大的玩笑。

    才不过一个月的光景,便使得他第二次品尝了这种滋味。

    看着吴东城马祖泰钟青三人尾随着麻醉师返回了手术间,朱小君怅然离开了手术室。

    他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不是为别的,只是为了那手环爆炸的时候,不连累其他人。

    可没曾想到,秦璐却紧紧地跟在了朱小君的身后。

    “猪头,你等等我!”

    朱小君站住了,转过了身来:“干嘛呢?不知道那个姓康的出问题了么?赶紧离我远点!”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跟着你,猪头,你一直说生是我秦老大的小弟,死是我秦老大的小鬼,今天我也要说一句,这辈子我秦璐生是你朱小君的好哥们,死是你朱小君的好陪伴……猪头,要死,咱们就一块……”

    朱小君横眉冷对:“你丫脑子进水了?老子就算要临死拖个垫背的,也不会拖你这种不男不女的货色,赶紧滚,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秦璐不怒不喜,表情平淡:“猪头,你这一招对别人或许有用,但对我没用。”

    朱小君继续发飙:“什么有用没有?老子管你有用没用?让你滚远点你就滚远点,哪来的那么些废话?”

    秦璐撇着嘴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绝对不会苟活,与其是一前一后,不如一次性解决了还省事……”

    朱小君扬起了巴掌:“老子很烦,你知道吗?老子不想见到你!你赶紧给老子滚的远远的,别逼着老子跟你动手!”

    秦璐的双脚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缓缓地仰起了脸,带着笑,同时也挂着泪:“你动手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只要你能开心点……”

    朱小君猛地一挥手,然后调头就跑。

    可是,往哪跑呢?

    医院此处都是人,除了刚才站着的那一小块存放医疗垃圾的场所还算清净。

    绕了一圈,朱小君还是乖乖地绕到了秦璐的身边。

    “求求你了,秦老大,你能不能别这样软硬不吃啊?我他妈万一那啥了,还指望你给兄弟报仇呢,你怎么能……”

    秦璐扑朔出两串泪珠来,但脸上却是笑着:“你要是死了,也是我害死的,要报仇,也得先把我自己给结果了。”

    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找了个树根当作了板凳坐了下来。

    秦璐的脾气性格他是知道的,这个女人拧巴起来,就算是十头牛也决计拉不回来,还有,相识了十多年,朱小君还是第一次看到秦璐流眼泪。

    赶不走,也不愿留着她,朱小君一时陷入了两难,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在那只手环和秦璐之间做了个屏障。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这二人一相持便是十多分钟。

    人生似乎有无数个十多分钟。

    每一个十分钟,人们都不会觉得有多么的珍贵,或者只是用来打个盹,或者只是看个书,甚至,发愣发呆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消耗掉一个十多分钟。

    朱小君也好,秦璐也罢,在他们所经历过的二十多年中,便有过很多个这样的无聊的十多分钟。

    但是,唯独这一次的十多分钟,却会让他们终生难忘。

    和上一次在省城的近距离地拥抱死神还有所不同,那一次,他们两个是没得办法,只能是同生共死。

    但这一次,秦璐是完全可以选择活下去。

    而且,还可以打着为朱小君报仇的旗号,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活下去。

    可是,秦璐却放弃了生选择了死。

    或许,在秦璐的心中,有着对不起朱小君的想法。

    但这并不是秦璐做出这种选择的主要原因。

    至于主要原因是什么,秦璐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是她绝不能让朱小君一个人孤零零地去面对死神的威胁。

    “我站累了。”相持了十多分钟后,秦璐终于开了口,边说着话,边移动了脚步,背靠着朱小君坐了下来。

    朱小君嗅了嗅,突然笑道:“你几天没洗澡了,身上怎么那么臭呢?”

    说着,便站起了身来,站到了秦璐原来的位置上,仍旧用身体阻挡在手环和秦璐之间。

    秦璐没做搭理,只是呆呆地看着朱小君。

    时间,一滴滴流淌着。

    每一秒钟,都是对二人的极端折磨。

    又是一个十分钟。

    “去看看吧,秦老大,能不能去手术室那边替我打探一下消息呢?”这一次,是朱小君先开了口:“如果彻底没希望了,就让他们赶紧放弃算了,在这么熬下去,我不死也会疯掉。”

    秦璐笑了笑,道:“可我已经疯了,你让一个疯子去帮你打探消息,合适吗?”

    此时,已经进入了深夜,医院各处的行人也逐渐稀薄,朱小君开始打量那个地方更为适合他的葬身场所。

    看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一个感觉还不错的地方,但是却看到了远处的正在东张西望的手术室巡回护士。

    那护士的模样,肯定是在找寻什么人,难道是自己吗?

    朱小君陡然升起了生的希望,禁不住扯起了嗓子大喊了一声:“我是朱小君,我在这儿呢,你是在找我吗?”

    巡回护士听到了朱小君的声音,往这边看了眼,刚好看到了正在招手的朱小君。

    “嗯,就是在找你哦!”巡回护士迈起了碎布,向朱小君这边跑了过来。

    朱小君赶紧做拦:“你站住,不要过来,有什么事直接说。”

    巡回护士愣在了原地,缓了缓神,才说道:“吴院长让我来找你,说那个伤者的事情。”

    朱小君感觉到希望大增,连忙问道:“那个伤者怎么样了?抢救过来了吗?”

    巡回护士道:“我不太清楚哦,不过,看医生们好像都不太忙了。”

    医生们不太忙了,要么就是病人彻底没救了,要么就是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那巡回护士出来也有段时间了,可手环并没有爆炸,这只能说明,康先生没有死,她被抢救过来了。

    有了这个判段,朱小君紧绷着的一根心弦顿时松了下来,却不曾想,两条腿居然同时一软,就要跌倒。

    秦璐冲上去扶住了朱小君。

    “我没事,秦老大,谢谢你的陪伴。”朱小君也不知道是过于疲惫还是怎么了,那声音显得特别的低沉。

    “没事就好,猪头,那护士的说法,是不是说……”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姓康的暂时没事了,我的小命应该是可以保得住了。”

    可怜秦璐还把那巡回护士的话当成了姓康的已经没了希望,这一听朱小君说没事了,安全了,秦璐的两行热泪顿时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猪头,对不起,都怪我太莽撞了,都怪我太刚愎了……”

    朱小君缓过了劲来,两天腿也能站直了,他一把揽过了秦璐的肩膀:“差不多就行了啊,再哭的话,会影响女汉子的崇高形象的。”

    秦璐点了点头,随后又将头埋进了朱小君的怀中……使劲杠了几下,把一脸的泪水全都留在了朱小君的外套上,然后,抬起脸,破涕为笑。

    “老娘哭鼻子的事情,不准外传,否则的话,老娘亲手把你个死猪头给……”秦璐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靠,你当哥们是厦大毕业的?还怕了你这一套?”

    死神在这二人的身旁打了个喷嚏后边转眼不见了,于是,这二人立马回归了活宝状态,相互挖苦讽刺着,相互说笑调侃着,回到了急诊手术室。

    一大帮医生已经闲在了手术室的休息间里,有说有笑的。

    吴东城看见了朱小君,立马迎了上去。

    “你跑哪儿去了?害得我一顿好找。”

    “嗯,出去逛了逛,这月光,也微风,还有这位英姿煞爽的女警察,不出去逛逛,岂不是浪费人生?”

    吴东城笑了。

    “那个伤员总算抢救过来了,不过啊,这活着还不如死了哩!”

    “怎么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怎么会说活着不如死了的话呢?”

    吴东城摇了摇头,道:“小命虽然保住了,但以后能不能醒得来却很难说。嗯,这么说吧,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大于了百分之九十九!”

    不等朱小君有所反应,秦璐立马冲上来给了吴东城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又转身来冲着朱小君做出了一个要击掌的架势。

    朱小君含着笑,满足了秦璐。

    兴奋至极的秦璐已然忘记了场合:“爽!真他妈是爽透了!猪头,今晚老娘要大喝一场,不喝个酩酊大醉,我他妈就跟你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