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0章 没有退路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同样是在这一夜,还发生了一件彻底改变了朱小君的态度的事情。【愛↑去△小↓說△網w  qu 】

    康先生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只是把温庆良送回金帝国,交给帝国君主来处理,而是在温庆良一连三天的饭菜中都下了慢性毒药,而这一夜的夜间,温庆良终于发病了。

    秦璐突袭之后,朱小君忙着抢救康先生,来不及照顾温庆良,而这个时候,温庆良已经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不适症状。

    于是,温庆良便拜托了小陈东,开车把他送回他的学校。

    然而,在路上,温庆良便陷入了昏迷。

    小陈东情急之下自然想到的是朱小君,可是,朱小君的电话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之后,小陈东又想到了秦璐,然而,一心都扑在了朱小君是生是死的秦璐又哪里还能听得到电话铃声。

    最终,小陈东想到了柔儿姐姐。

    三天前经历了那场巨大变故的温柔一家尚未从惊恐中走出来,而且这三天以来,温柔无时无刻不惦记着父亲和朱小君的安危,一看到是小陈东来电,温柔慌不迭接通了电话,张口第一句便是小君他怎么样了?

    也倒不是说温柔关心朱小君要比关心自己的父亲还要多一些,这主要是因为温柔很清楚,她父亲是在朱小君的保护之下,朱小君安稳了,她父亲自然也会安全,朱小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么她父亲绝对不会全身而退。

    却没想到,小陈东却告知她,父亲在回来的路上昏迷了。

    温柔来不及做其他考虑,连忙打了急救电话,急救中心也很给力,第一时间内派了急救车前往高速路出口去迎接病人。

    之后,在省人民医院,利用了最好的医疗设备和药物,对温庆良进行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抢救,终于在黎明时分,硬生生将温庆良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朱小君是第二天醒来之后才得知这件事的,他二话没说,立即叫上了秦璐,搭乘高铁,去了省城。

    虽然朱小君和秦璐的到场对温庆良的治疗帮不上什么忙,但对温柔来说,却是一个极大的安慰。

    人,越是在困苦中越是能体会到朋友的重要。

    “温先生所中的毒是一种神经毒性毒药,这种药的作用很缓慢,但讨厌的是,神经损伤是一种不可逆的损伤,而温先生的脊椎神经已经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温庆良的主治医师终于看到了一个思维尚且清晰的家属,连忙将朱小君拉进了办公室,介绍起温庆良的病情。

    朱小君道:“伤了脊椎神经?这么说,病人要瘫痪了?”

    主治医生面容凝重,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截瘫是肯定要截瘫的了,问题是,我们现在无法保证温先生的截瘫面会不会继续上升,他所感染的病毒,我们也只是在教科书中见到过,临床上,这还是第一次碰到……朱先生,你也做过医生,应该能理解我们的难处。”

    朱小君点头应道:“这一点你放心,我很明白,你们说没见到过,没经验,那么放眼国内,也很难找得到有经验的人。”

    主治医生又道:“我们大主任已经给他在美国的导师发了邮件,希望能通过他的导师获得一些治疗上的好办法。”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远水难救近火啊!美国的医疗研究水平虽说要比咱们高一些,但是在临床上的水平,我看跟咱们也差不了多少。”

    主治医生苦笑道:“不想一万,只想万一,或许那边还真有好的办法呢?另外,我还想跟你说个事,就是费用的问题……”

    朱小君微微摇头,道:“费用不是个问题,几十万几百万都没问题,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主治医生点了点头,随即又尴尬地摇了摇头,道:“我该怎么跟你说这事呢?按理说,朱先生您也算是我们曾经的同行,不会……”

    朱小君立时明白了那位主治医生到底在矛盾什么问题了。

    几年前,在最北方一个省的省城,有家医院便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病人家属当时也是对医生说,钱不是个问题,我只要我父亲能活下来。后来,医院花了五百多万,把这位病人家属的父亲救活了,可这位病人家属一转脸就把医院给告了,说医院乱收费,心太黑。

    “一个心理价位只有一两百万的人,陡然间花掉了五百多万,他自然心疼。但是,一个心理价位在一千万的人,最后也花了伍佰万,那么,他只会觉得太便宜。对温先生的这个病,我的心理价位便是后者,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好了。”朱小君能理解了那位主治医生的苦处,自然也不会刁难对方,而是耐心地向对方做出了解释。

    主治医生很激动,伸出手来要跟朱小君握手:“谢谢你的理解,有了你的这句话,我们就能放手一搏。你也放心,没有不想把病人治好的医生,对温先生,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

    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医生们一边对温庆良尝试着积极地抗病毒治疗和神经保护治疗,一边不断地测试着温庆良的截瘫水平面。

    双下肢的截瘫,患者只能依靠轮椅代步,但是,其生理功能尚存,可以自主完成大小便的排泄。但是,截瘫平面若是上升到髋关节,那么,患者的生理功能就会收到影响,大小便的排泄便无法自主完成。

    如果,截瘫水平面上升到了膈肌之上,那么患者的自主呼吸功能就会被影响,想活着,就必须依靠呼吸机来辅助呼吸。

    温庆良的截瘫水平面从一开始的双下肢很快就上升到了髋关节,但幸运的是,这之后,截瘫水平面的上升速度逐渐缓慢了下来,到了二十四小时的时候,截瘫水平面停滞在了肚脐一线。

    虽然不甚理想,但总比越过了膈肌而必须依靠呼吸机要强得多。

    而这个时候,温庆良的各项生命指标也完全平稳了。

    人民医院的医生面带喜色地通知了朱小君,说温先生已经可以撤销病危通知了,但考虑到风险问题,建议仍旧在icu密切观察。

    朱小君随即把消息告知了温柔和秦璐。

    “回去睡一会吧,留在这儿也看不到老温,小柔儿,听话啊!”

    秦璐也劝说道:“温叔叔已经脱离危险了,这边有你小君哥哥在,你该放心的不是吗?回去吧,姐姐陪你一块回去,你家里不是还有小馒头需要照顾吗?”

    温柔含着泪,点了点头。

    秦璐又道:“你先收拾一下,我跟猪头说两句话。”

    拉着朱小君到了一个楼梯口,秦璐严词问道:“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朱小君指了指温柔的方向:“你是说小柔儿?”

    秦璐撇了撇嘴,表示了不满:“我是说你打算怎么对待把小柔儿她老爸害成这样的那帮人!”

    朱小君冷笑了一声,道:“这还需要多问么?我让他一尺,他却进我一丈,昨天是吕保奇,今天是温庆良,明天后天,还不知道谁会糟了他们的毒手。秦老大,这已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了,没啥退路,必须挺身而上,不把这帮混账玩意赶尽杀绝,你我,包括你我所有的亲人朋友,都难有太平之日。”

    秦璐凝视着朱小君,郑重地点了点头:“该怎么干你吩咐一声,在这件事上,你猪头是我秦老大的老大,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

    虽说有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朱小君若是能带着秦璐和小陈东一起行动,那么,秦璐和小陈东至少可以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不管是多大的行动,其把握性都会高出许多。

    可是,朱小君却不想让她们两个再掺和下去。

    对手的心狠手辣是看得出的,而且还阴险无比,朱小君不情愿让她们两个继续涉险。

    “你啊,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啥好推辞的,当你的老大就当一回好了。嗯,朱老大现在命令秦老大,立即把小柔儿带回家,你们两个,都需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秦璐少有的如此听话,没在耽误时间,便带着温柔离开了医院。

    而这时,温庆良学校的一帮领导吵吵闹闹地找了过来,结果被icu的护士拦在了病区外面。

    其中一个领导顿时不高兴了,吵着要见icu的主任,并威胁说,如果他们对这医院的态度不满意的话,就会立即要求转院,把温庆良转到军区总医院去。

    省城的军区总医院的水平不比省人民差,而且,温庆良本身属于部队上的人,要求转院也是正当要求。

    但是,温庆良的状态,并不适合转院。

    朱小君刚想上前去做解释,呼啦啦又过来了一帮人,为首的一位掏出了警官证,说是要控制了温庆良,以便他们调查三天前发生的那起绑架枪战案。

    这他妈都来扯什么淡啊!

    朱小君在心里暗骂了一声,上前拦住了那帮便衣警察。

    此时,icu的主任也过来了。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理由,这儿是医疗重地,任何人非医务人员未经我的同意,绝不可以进入icu病房,除非,你们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