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1章 邀请函
    icu主任的义正言辞似乎镇住了那两帮人,虽然他们仍旧吵吵闹闹,但基本上是朝着远离icu的方向去的。

    朱小君松了口气,但同时升起了一个疑问。

    带着这个疑问,来到了傍晚时分。

    此时,距离温庆良发病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四十个小时,而截瘫水平面也已经稳定了将近十二个小时,从医学经验上看,温庆良的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进入到了一个稳定期。

    在家里好好睡了一觉的秦璐和温柔,带着陆峰跟小馒头来到了医院,而icu的主任破例卖了朱小君一个面子,批准了两个名额,可以换上无菌工作服进入到病房内去看望温庆良。

    温柔自然要占了一个名额,而另一个,无疑应该是朱小君才对。

    可朱小君偏偏要把这个名额让给陆峰。

    陆峰初期见到温庆良的时候,也被温庆良那两道阴鸷的目光给吓到了,自然对温庆良没多少好感。但是,经过了三天前的那个事件,陆峰彻底改变了对温庆良的看法。

    这个老人,看上去很严肃很冰冷,但是内心中却充满了对女儿的爱。

    天底下愿意为儿女献出自己生命的父母有很多,但同时,只顾着向儿女索求的父母也不少。

    陆峰的父母,便是属于后者。

    因此,他在温庆良的身上,感受到了天底下最伟大的爱——如山一般的父爱,这种感受,促使他有着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奔到温庆良的病床前,拉起温庆良的手,暖暖地叫上一声爸爸。

    一个愿意让,一个愿意接,于是,这两个名额也就没争议地落实了。

    可这样一来,小馒头不高兴了。

    虽然不哭不闹,但小家伙撅起嘴来生闷气的样子,也着实让人觉得可爱。

    于是,icu主任又只能再一次破例,允许了这一家三口同时进入icu病房。

    这边,秦璐刚想着对朱小君说些什么,便见到了一个行色匆匆的人闯了过来,此人一时间没能认出朱小君,可朱小君却一眼就认出了此人。

    正是温庆良的私人助手兼司机,当年朱小君为了小柔儿被俩省城混混用啤酒瓶砸破了头之后,将朱小君陈老五送回学校的那一位。

    朱小君依稀记得此君姓欧:“欧先生,怎么不认识了,我,朱小君啊!”

    欧先生一怔,随即便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指了指icu,问道:“温老师怎么样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道:“性命无忧,但身子算是瘫了。”

    欧先生长出了口气:“能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知道的,温老师的专业就是病毒,而我是他的学生,我们曾经研究过类似病毒,一旦感染,异常凶险。”

    朱小君道:“对了,刚才看你行色匆匆的,什么事啊?”

    欧先生似乎有些不怎么情愿说出来,但瞄了眼icu,深知以自己的面子是绝对不可能立马见得到温庆良,因此,也只能把事情告诉了朱小君。

    “南边的江主任给温老师发了邀请函,想请温老师走一趟,去参加一个病毒专题的研讨会,喏,就是这份邀请函。”

    朱小君随手接过了那份邀请函:“这不就等于是张废纸么?麻烦你给那个什么江主任回个话吧,实话实说,不然的话,人家还得说老温架子太大。”

    欧先生应了声,就要准备回去。

    朱小君不经意地瞄了眼那张邀请函,突然喊道:“欧先生,你等等!”

    欧先生立住了脚,转身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道:“算了,你还是别回复了江主任了,老温现在已经能开口说话了,等会我去问问他再说吧。”

    欧先生点了点头,正准备走,却被朱小君再一次叫住了。

    “哦,欧先生,我还有一事想请教你一下。”

    “朱先生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尽情相告。”

    “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你们学校来了一帮人,吵吵闹闹要把老温转到军区总院,随后又来了一拨穿便装的警察,吵吵着要控制老温……这到底是怎么啦?”

    欧先生愣了下,然后回答道:“这事啊,其实就是穿军装的跟穿警装的之间的一些毛病,你不用管他们,学校来的那些人,都是为了护着温老师故意闹腾的。”

    欧先生的这种回答显然是不想告诉了事实真相。

    既然人家不肯明说,朱小君也懒得在多过问。

    姓欧的走了之后,朱小君又拿出了那张邀请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发出这封邀请函的便是正奋战在第一线,对抗着那种奇怪传染病的江南江大主任。

    在邀请函中,江大主任对他所遇到的困难做了简单描述,描述虽然简单,但却很清晰,朱小君看过了,百分百认定了江大主任所描述的传染病正是fd3病毒做的怪。

    该怎么办呢?

    直接跟江大主任联系,去告诉他对付这种病其实用不着太麻烦,只需要配备足够多的远红外灯管,把病人放在远红外线下烤个一两天即可痊愈?

    这么说倒是简单,但是,对方不把自己当成个疯子才怪!

    医学界,靠的是资历和影响力。

    他朱小君的资历,在医疗界几乎可以忽略掉,而他的影响力,更像是口气中的一颗尘埃。

    即便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病毒专家温庆良,若是如此草率地就像刚才所设想那样给江南去个电话,那也会成为行内的一个笑话。

    除非……除非是亲自介入对方的治疗工作,用事实说话。

    可是,又怎么做才能介入到对方的治疗工作中去呢?

    硬闯?还是从头到尾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这位江大主任?

    朱小君想想左,觉得不行,想想右,还是觉得不行。

    秦璐在一旁看到了朱小君忽变得表情,忍不住问道:“猪头,你这是怎么啦?这脸色变的,怎么跟别色龙似的。”

    朱小君正在犯难,大多数人再犯难的时候总是习惯于一个人憋着,但朱小君却习惯于对一些靠得住人进行倾诉,他有好几次这样的经历,说着说着,不经意间,便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于是,朱小君便跟秦璐说起了fd3病毒的前因后果来。

    听着朱小君的陈述,秦璐的一张小脸的脸色,变得比刚才的朱小君还要过分。

    “这么说,那帮人已经把这种病毒研究出来了?”

    “废话不是?人家都他妈把病毒散播出去了!”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你着急也没用,不如等老温好一点了,让他来处理这件事。”

    “等老温好了?那得多久,要知道,感染了这种病毒,那可是要死人的哦!”

    “死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这世上,哪天不死人?”

    朱小君撇了撇嘴,没在搭话。

    原本想着是希望能通过跟秦璐的对话来找到解决问题的灵感,可是,秦璐的几句话,却惹得他老大不高兴,别说灵感了,能忍着不骂人,就已经算是有涵养了。

    说着说着话,这死猪头就不理自个了,这哪能是秦璐能受得了的,正欲向朱小君开火,就看见温柔一家三口走出了icu。

    秦璐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怎么样了?温叔他还好吧?”

    温柔脸上挂着泪痕,但是眼睛中却充满了欣喜:“我爸说他有办法来治疗自己。”

    朱小君一听,大喜过望,道:“以老温同志的风格,这不像是说出来安慰我们的话,这老家伙,在学术上绝对不肯说半句假话。”

    温柔把怀中的小馒头放到了地上,道:“小君哥哥,我爸爸要见你,那个主任也答应了。”

    朱小君扬了扬手中的那份邀请函,笑道:“还心有灵犀啊,我正好有急事要找他呢!”

    换了衣服,朱小君进入到了icu病房,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温庆良。

    “首领,我有种预感,他们应该提前行动了!”屏蔽了护士之后,温庆良开口道。

    朱小君向温庆良展开了那份邀请函,道:“你可以打消这种预感了,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好几天了。”

    温庆良看到了邀请函的落款是江南,苦笑道:“这个人是从咱们省调到南方去的,我跟他还算比较熟悉,若是直接把我的发现告诉他的话,他不单不会相信,反而会跟我绝交。”

    朱小君笑道:“这一点我想到了,老温啊,我觉得摆在咱们面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能亲自介入到他们的治疗工作中去,用事实说话!”

    温庆良用眨眼代替了点头:“我这截瘫,一时半会也不会好转,不过其他症状也没啥大不了的,江主任的专题研讨会是后天,到时候,咱们两个一块去参加他的会议吧!”

    “就你?”朱小君摇了摇头,忽然大笑起来:“你是打算把人家江南主任的专题研讨会变成自己的治疗研究会了吧!”

    温庆良也跟着露出了笑意:“我的这个病,虽然有些麻烦,但也不是没办法,我刚才跟柳主任交流过了,他现在已经按我的办法去安排,顺利的话今晚上治疗方案就可以用得上,两天之后,说不准我就能下床走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