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3章 该得瑟时必得瑟
    江南发言之后,接下来是一个美国佬的得瑟时间。

    在西医领域,美国人总是习惯于昂着头说话,再加上美国人的个性多为张扬奔放,因此,在这场合下,美国佬当仁不让地做了第一个报名发言者。

    只不过,美国佬的发言内容并没有多少精辟之处。

    美国人之后,是一位加拿大专家,加拿大这个国家无论是经济、军事还是医疗科研,都甘心做美国的小弟,且跟美国佬一样,有点看不上欧洲亚洲,所以,这第二个发言的,他们视为理所当然。

    再之后,是德国和法国的两位专家。

    第五个走上主席台的是一位小日本。

    当这个小日本精神抖擞地从江南的手中接过话筒的时候,温庆良笑开了。

    “这家伙叫小野一郎,是大阪医学院的传染病学科领头人,我之前跟他发生过多次学术争论。按理说,搞学术的人就某个领域进行争论倒也没什么,关键是这个王八蛋每年还要两次去参拜那个什么鬼靖国神社,首领……”

    朱小君原本对小日本就反感得要命,又听到温庆良说这个叫小野一郎的鬼子还是个军国主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老温,借这个机会,直接拍死他!”

    温庆良微微一笑,随即便招呼了江南的一个手下,让他给江南转个纸条过去。

    小野一郎在主席台上夸夸其谈了二十多分钟,他把这种传染病归纳为了一种人畜共患传染病,也就是说,人是被畜身上携带的病毒所感染。

    这一点,是前面几个发言人所忽略了的,而小日本一经提出,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专家的共鸣,因为传染病爆发的这个省份,刚好以吃最为著名,尤其是对野味以及其他区域的人民没吃过的食材特别感兴趣。

    做为大会主持人的江南,也曾考虑过人畜共患的可能性,于是便有意无意地对这个小日本做了宽松处理,放任其在主席台上吹了近半个小时的牛逼。

    台下听众的表情和台上主持人的态度促使小日本的情绪高涨起来,呱啦呱啦了半个小时后,此君做出了三个结论。

    第一,这是一场人畜共患传染病。

    第二,这种可以在人畜之间相互传播的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会发生变种,因此才会有传染性隔代增强的表现。

    第三,这种传染病跟人种有关系,亚洲人种更容易感染此种病毒。

    小日本在一片认同声中颇为得意地下了台。

    按照报名的次序,接下来应该是国内的一个大牌专家。

    温庆良给江南递了个条子,他想着,以他跟江南的交情,江南完全可以给他加个塞,把小日本之后的发言机会留给自己。

    然而,江南似乎并没有打算给温庆良这个面子,他在主席台上,还是按照原有次序点了第六个报名发言的那位国内专家的名字。

    可是,那位国内专家却选择了弃权。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认为小野一郎这个日本鬼子的见解已经涵盖了他的观点,再上去发言,只不过是浪费时间。

    第六个弃权,第七个同样做了弃权处理。

    江南很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叫了第八个报名的人,温庆良。

    温庆良对江南的处理方式很不开心,等江南终于叫到了自己的名字后,温庆良没多少好气地回应道:“请主持人认真看一下我写的报名的条子,要发言的不是我,而是我在科研上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我的良师益友,朱小君朱先生!”

    此言一出,江南禁不住一怔,连忙再去看手中的那张字条。

    朱小君同样是一怔。

    如果说是在别的领域,比如医疗商业领域,温庆良称他为合作伙伴或是良师益友,这都说得过去,但是在科研领域……

    温庆良看出了朱小君的窘迫,附过身,在朱小君耳边低语:“首领啊,咱们的主要目的可是拍那个小日本哦,拍人这方面,我可比你差多了!”

    朱小君回道:“可这种场合……”

    温庆良抢道:“别担心,就把我跟你说过的那些再复述一遍就好了,能记得多少就多少,能说出三分之一来,就足够让那个小日本没脸没皮的了!”

    只要说出三分之一?朱小君心里顿时有了底气。

    而这时,主席台上的江南很不情愿地做出了邀请朱小君上台发言的邀请词。

    朱小君拿起了温庆良交给他的u盘,信步走上了主席台。

    会场中顿时一片轰鸣声。

    所有人都在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这种场合下,怎么会有这么一位如此年轻的人敢上台发言呢?这医学界什么时候又出现了这么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学者呢?

    擦,医学界的青年学者,怎么着也得过了四十岁,可是这位呢?满打满算,离三十岁还得有段好大的距离。

    所有人,除了温庆良和陆峰之外,会场中剩下的所有人,都向朱小君投来了怀疑的目光。

    其中,一大部分人在怀疑的目光中还掺杂了相当成份的鄙夷。

    尤其是那个叫小野一郎的小日本。

    这货在发过言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随后连接两个弃权使得这货的自信心达到了爆棚状态,当江南报出第八位演讲者是温庆良的时候,这货还稍微紧张了一下,因为他是知道温庆良的学术分量的。

    可是,温庆良却改口说他是为一个叫朱小君的合作者报的名。小野一郎顿时放松了,他以为,这不过是温庆良的另一种弃权的表现形式而已。

    而当这货看到了朱小君的模样的时候,那股日本人独有的猖狂已然写在了脸上。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能在医学上有多少造诣呢?这个年龄,最多也就是博士刚毕业而已嘛!

    面对几乎所有人的怀疑并鄙夷的目光,这滋味,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承受得住的。

    众口可铄金,众目可杀人!

    但是,对朱小君来说,这却算不上什么。

    这世上的厚脸皮之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不要脸,只管自己赚便宜,绝不能让自己吃了亏,为此而主动地不识好歹。另一种厚脸皮则是心理素质好,包容心强,经得起玩笑,善于自黑,即便被别人黑了,吃了点亏,也能呵呵一笑了之。

    朱小君自然属于后者。

    都他妈在鬼门关前转悠了两回,而且还都是笑着面对生死的朱小君,又岂会在乎这些怀疑加鄙夷的目光呢?

    不光可以做到坦然面对,这厮在经过小日本小野一郎的身边的时候,还冲着小野一郎扮了个鬼脸。

    上了主席台,朱小君大大咧咧地从江南的手中接过了话筒,然后把手中的u盘递了过去:“麻烦你帮个忙,里面有个ppt,给我配合一下!”

    江南很不情愿地接过了u盘,交给了他的手下。

    等大屏幕上显示出了温庆良在飞机上赶制出来的ppt的时候,朱小君先是以笑容环视了会场一圈,然后开口说了一句立马把全场都给镇住了的话。

    “刚才那个什么什么太君的观点,鄙人表示严重不认同!”

    七十年前,称日本人为太君,那是汉奸们的权利。但是,七十年之后的现代,称一个日本人为太君,那可是充满了嘲讽。

    在场的老外并没有听出来这个意味,毕竟朱小君用的是国语,但在场的更多的却是国人,那一刻,大伙全都忘记了自己学者的身份,窃窃私笑起来。

    但现场翻译随即把朱小君的话给翻译了出来,老外们猛然一震,而小野一郎更是猛然一惊。

    “小野说,这种传染病是一种人畜共患传染病,呵呵,我读书少,差点就被他给糊弄了,好在这之前我们也做了点准备工作,喏,这张便是我们在电镜下看到的引发该疾病的病毒……我们给它命了个名字,叫fd3病毒。”

    在这一周内,江南也成功的分离出了患者所感染的病毒,在发给各位专家的资料中,也有着电镜下的病毒图片,跟朱小君所展示的几乎相同,但还是能看出来这一张并非是套用了江南的资料图。

    一张图,就足够让现场安静了下来。

    “别问我是怎么得到这种病毒的样本的,问了也是白问,因为我根本不打算说,呵呵!”朱小君再一次环视了整个会场,当目光落到了小野一郎的身上的时候,又是一个鬼脸扮出:“这种病毒,根本不会存在于畜生身上,当然,我说的是我们国内,你们小日本除外。”

    在场的国人又是一阵哄笑,而翻译皱着眉头把朱小君的话给平和处理了,老外们只听到了不存在于自然界,而没有领会到这句话的精华。

    “小日本刚才说因为这种病毒在交叉感染的时候会形成变种,从而导致传染性增强,在我看来,纯属扯淡!”朱小君带着笑,说了句很通俗的半粗口,目光却一直留在了小野一郎的身上。

    这种极为高端的学术研讨会,说出扯淡这类的半粗口,已经是非常过分了。然而,就是这么个过分的半粗口,却犹如一股清风,拂过了众多国人的心口,就连江南也展露出了笑容,暗自希望接下来朱小君能够完全证明了小日本的确是在扯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