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4章 匪夷所思吧
    而翻译似乎也适应了朱小君的这种听上去很别扭但却是能让人感觉到痛快的表达方式,毕竟大家都是同胞,而刚才的那个小日本也确实有些嚣张。

    于是,翻译便把朱小君的话原封不动地翻译了出来。

    在翻译扯淡这个国语词汇的时候,翻译特意用了bull****这个单词,这个单词,更多的意思层面是胡说哄骗的意思。

    这一下子,老外阵营也轰动了起来。

    小野一郎的英文水平很是不错,听出了朱小君对他的贬责之意,立马跳将出来,冲着朱小君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

    说的是日语,现场翻译也没听懂。

    无奈之下,小野一郎又重新用英文说了一遍。

    现场翻译耸了耸肩,把小野一郎的意思转告了朱小君:“他说,他要求你拿出有力的证据来,否则的话,就要提请大会主持,把你赶出会场。”

    朱小君呵呵一笑,向江南做出了个请的手势:“证据不在我手上,而就在大会主持人的手上!”

    江南一怔,随即就明白了朱小君的话意。

    他一是太忙,二是压力太大,因此,在小日本做演讲的时候,他居然忘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从不同传染层次的病人身上分离出来的病毒样本,在电镜下的观察,其形态基本一致,根本没有变种的征象。

    但是,那个场合下,要亲自拿出证据来配合朱小君去驳斥他自己邀请来的外国专家……江南暗自倒吸了口冷气。

    但朱小君却没给江南留有余地,事实上,任何人也无法给他留下余地。

    “我敢说,在初发病人身上分离出来的病毒和再感染病人身上分离出来的病毒,二者之间根本没什么变种的迹象,之所以会造成传染性增强的现象,纯粹是因为这种病毒是经过了人为诱导而自带的特征。”朱小君呵呵一笑,冲着小野一郎又扮了第三次的鬼脸:“你别问我是谁对这种病毒做了诱导,更不要问我还知道了些什么,我这个人,别的都还好,就是学不会不懂装懂,就跟小野太君似的。”

    说到这儿,在场的各位学术大家也都差不多明白了一些,这位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且不说,但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针对小野一郎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对小野一郎这位日本人,在他之前发言的几位老外也很不欣赏,更不要说那些在座的国内学术大家了。

    因此,对朱小君的这种言行,不管他在理论上能否站得住脚,最起码在情感上,还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我在给大伙看两张图片……”朱小君按了下演讲笔,把ppt翻到了fd1和fd2两代病毒图片的页面上:“左边的这张是原始病毒,右边的这张是第二代病毒,我们分别把它们命名为fd1和fd2,好了,你们都是有水平的人,自个看吧!”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张图一摆放出来,便又一小半人惊呼了起来。

    小野一郎急于找回面子,而找回面子的唯一办法就是驳斥朱小君的观点。

    就在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着大屏幕上的fd1和fd2病毒图片的时候,这货又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叽里呱啦说了通带着浓郁大阪口音的英语来。

    现场翻译皱着眉头听完了小野的质疑,转而对朱小君道:“他说,即便如此,你也无法证明这种病毒就不是来自于自然界,而且,从病例统计中可以看出,此种传染病确实存在人种易感性,也就是说,他的三个论点,还有两个是成立的,而你,用了扯淡这个词,是对他的侮辱,要求你必须向他道歉。”

    朱小君听了,忍不住笑开了。

    这是小日本在给朱小君创造机会啊,如果他不是这么咄咄逼人的话,朱小君还真不方便继续闷上几棍。

    “你的第一个论点,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知道是因为你年老耳背呢还是恼羞成怒根本没注意听我说了些什么?好吧,我就再说一遍好了,fd3病毒是人工在实验中从fd1病毒诱导而成,既然是人工诱导出来的产品,跟自然界有个什么关系呢?至于fd1病毒能不能在自然界中找得到,你可以自己去尝试,我没空奉陪!”

    朱小君盯着那个小日本,呲牙一笑,接着道:“至于是谁诱导出来的这种病毒,这一点,涉及到了国家机密,别说你一个日本人无权知道,就算在座的所有人,都无权知道。第二点,关于人种的问题,我想跟你说,这一点,你只说对了一半。这种病毒,并不是人种易感性,而是具有了基因靶向性。你的三个论点,有两个半是胡诌八扯,我说你是扯淡,还委屈了你不成?”

    朱小君说的兴起,根本不给小野一郎插嘴的机会:“你一个搞学术的,有事没事就往那个狗屁靖国鬼社跑,什么意思?想玩政治么?一个一心想跨入政界的人,还能具有学术的公正性吗?”

    说完,朱小君转身对现场翻译道:“一字不落地翻译出来,要完全准确!”

    朱小君在提到此次传染病涉及到了国家机密的时候,其脸上的表情是极为严肃的,而且,身上爆发出来的那种气场,也让所有在场的人员为之一振。

    包括江南在内,在场的国人这才意识到,站在主席台上的这位年轻人,来路还真是不简单。

    现场翻译抖擞了精神,把朱小君的话一字不落地翻译了出来。

    搞学术的人最为反感的就是政治,因为政治家给人的印象就是满嘴空话假话,而学术,却容不下星点虚假。

    朱小君把小野一郎归纳为一心向往政界的学术家,就这一点,一下子就把小野一郎的学术形象给gameover了。

    小野一郎也是足够聪明,自知在朱小君面前是无法扳回局面的,于是用了一招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走为上。

    干趴下了小日本,朱小君心情大爽,而远处角落中的温庆良也冲着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在场的这些学术大咖都尽量地保持内敛,稀稀拉拉给了点掌声就算了解了。

    这时候,第一个发言的美国佬又站了出来,用着非常生硬的中国话向朱小君问道:“朱先生,那么,这种新发现病种该如何治疗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摸了下鼻子,回道:“对不起,这也属于国家机密,不过,我可以告诉各位,针对这种疾病,我们已经找到了治疗办法,今晚就可以介入江主任的治疗工作,当然,这得经过江大主任的认可。”

    江南看了看时间,才是晚上九点钟左右,既然这位年轻人夸下了海口,既然这种传染病尚且找不到有效的治疗方案,那么,让这位年轻人试一试,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再说,这位年轻人可是温庆良举荐的,老温这个人……在学术界的口碑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江南郑重地冲着朱小君点了头。

    一场高端的专题学术研讨会,就这么暂停了。半个小时后,一帮国内外大牌跟着江南来到了他的科室。

    “两个条件,一是我的治疗过程必须保密,当然,江大主任可以安排信任的医护人员配合我的治疗。第二个条件是我必须对最危重的病人进行治疗,最好安排给我那些受了感染的医护人员。”朱小君从温庆良的轮椅后面拎出了早已经准备好了的装满了远红外灯的手提箱。

    要说朱小君是打算一个人进行治疗操作的话,那么江南的心里肯定会嘀咕,但是,朱小君却允许他的手下医护人员参与到这个实验性治疗当中去,那么也就意味着朱小君并不是想绝对保密,只是不想被这些大牌所知道而已。

    这个做法,江南肯定不会怀疑或拒绝。

    第二个要求,江南认为更是有必要,因为他的思想体系中医护人员原本就应该有着为医疗事业而献身的精神。如果朱小君的治疗确实有效,那么他们因为担负了风险而受益,那也没话可说,若是朱小君的治疗无效,或者是加重了病人的病情,那么作为医护人员,也容易坦然面对。

    做出了决定的江南随即安排了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陪同朱小君更换了隔离服,进入了隔离病区。

    来到了第一间隔离病房,朱小君就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江南能征用的病房并不多,而患者却增加得非常快,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原来的病房隔离成了三个独立的空间。

    这样的改造,对病人的隔离当然是不错,但是对朱小君来说,却徒增了困难,因为,他带来的远红外灯并不多,这么一来,他最多只能同时治疗五名病人。

    在那三名医护的帮助下,朱小君很快就安装好了手提箱中的五台远红外灯,通上电,打开开关,朱小君拍了拍手,道:“行了,帅哥美女,我们的工作完成了!”

    “这……就算治疗了?”那名受到了江南重托的医生禁不住提出了疑问。

    朱小君点了点头:“嗯,就这么简单,匪夷所思吧?等半个小时后,你会更加感到匪夷所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