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6章 直接干掉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天后,感染了fd3病毒的患者基本上都痊愈了,新发患者的数量也直线下降。

    事实上,当掌握了这种治疗办法之后,感染fd3病毒这种病也不过就是场感冒而已,甚至比感冒治疗起来还要简单。

    远在星加坡的李耀广得知了这个信息,禁不住仰天长叹。蛰伏了三十年,积累了三十年,可到头来却一事无成。

    手下数名大将死的死残的残,能指望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而寄予了最大希望的病毒计划也宣告了彻底失败。

    李耀广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无法承受失败所带来痛苦,他想到了死,想到了自杀。

    只有一死,才能完全解脱。

    然而,当他拿起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的时候,他的手却颤抖了。

    死,在心里想一想很简单,但真的要去做的时候,才知道有多么艰难。

    困苦中,李耀广想到了一个人,或许,只有这个人才能够让他得以解脱。

    然而,这个人跟他的联系从来都是单方向,对方可以随时找到了他,而他却无法联系上对方。

    那么,就只能等下去了。

    好在那个人并没有让李耀广等多久,当晚便跟他取得了联系。

    李耀广把失败的原因一股脑推到了朱小君的身上,认为是组织上不允许除掉朱小君的命令而严重干扰了计划的执行,这才导致了目前的失败结局。

    那个人没有就此表态,只是安慰了一下李耀广,说事情并没有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他已经跟大本营取得了联系,大本营正在组织第四次穿越,为他们再派遣来足够多的精兵强将,而且,这一次还将给他们带来最尖端的武器。

    李耀广叹了口气,向那人表示了自己有了以死谢罪的想法。

    那人听了,沉默了许久,最后劝慰李耀广再等一等,或许等上几天,就可以重新看到了曙光。

    李耀广终于等到了自己想听到的话,于是,没在做坚持。

    这一天晚上,朱小君在省城告别了温庆良和温柔一家三口,回到了彭州。

    双脚刚踏上彭州的土地,就接到了秦宏远的电话。

    电话中,秦宏远先是赞扬了朱小君一番,把这次对付穿越者阴谋并大获全胜的功劳全都归纳到了朱小君的身上,并约定找个时间给朱小君摆上一场庆功宴。

    在朱小君的心里,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没有解决掉,那就是温庆良掌握了fd3病毒破解办法的秘密到底是谁泄露给穿越者的。

    而这个问号,朱小君有八成以上的成分对向了秦宏远。

    但怀疑只能是怀疑,即便成分达到了九成九,但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朱小君也无法就此确认秦宏远真的有问题,更何况,秦宏远还是一个重权在握的大人物。

    唯一的办法,就是打个圈套引诱着秦宏远自己钻进来,让他自己说漏了嘴做错了事,从而逼迫他说出实情。

    可是,向秦宏远这样的老油条,会上他朱小君的当吗?

    必须从长计议啊!

    因此,朱小君打定了装傻且一装到底的策略,在电话中跟秦宏远插科打诨戏谑胡闹了一番。

    最后,秦宏远笑着对朱小君道:“小子,别跟秦伯伯耍小聪明了,从你接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对你做了定位,说,现在你是不是刚刚出了高铁站?”

    朱小君知道502所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得到,于是便畅快承认了。

    秦宏远又道:“前面跟你说的那些,其实都是秦伯伯逗你玩呢!这一次啊,说大胜了一场倒是适合,但是要说全胜,我看倒也未必,因为啊,对方的主谋尚未落网呢!”

    主谋?朱小君眼前忽然闪现出星加坡金德集团几个字样来。

    “你是说……”

    秦宏远直接打断了朱小君:“电话中说这些事能方便么?好了,我的车马上就到你身边了,等上了车再说吧!”

    朱小君下意识向身后看去,一辆黑色奥迪刚好驶了过来。

    司机位车窗落下,露出了秦宏远的一张笑脸。

    朱小君拉开了车门,坐到了副驾的位子上。

    在启动车子之前,秦宏远翻身从后排座上拿过来了一个公文包,掏出了一沓资料,递给了朱小君。

    “我开车,你看资料,等到了地方,咱们再说正事。”

    打开了那沓资料,看了第一眼,朱小君就愣住了。

    第一张便是康先生的偷拍照片,一张a4纸上印了大概有七八张不同角度的康先生的全身照。

    第二张是个男人,朱小君猛一看上去很陌生,再仔细瞧瞧又觉得有印象,苦苦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来这个人便是当初康先生带人偷袭温柔一家三口的时候,潜伏在外围的那些凶徒的头目。

    接下来,是一个五十来岁男人的照片。

    在往后,便是这个老男人分别跟康先生和那个头目之间的各种合影。

    看完了这些照片资料,朱小君一言不发,仰靠在座椅椅背上,微微闭上了双目。

    不用多想,秦宏远所说的主谋,定然是这沓照片资料中的那个老男人。

    问题是,秦宏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自己误会了秦宏远,还是秦宏远的欲盖弥彰之策?

    车子行驶了不到十分钟,进入了一片园林,在一块空地上,秦宏远停下了车。

    下了车,朱小君才发现,这儿原来是一个度假山庄。

    “怎么样?这儿环境还可以吧?”秦宏远锁上了车,带着朱小君走进了山庄:“怎么说你朱大少爷也是劳苦功高啊,我也是咬着牙从所里挤出了一点经费,在这儿定了两个房间,算是对你的犒赏,同时也是对自己的奖励。”秦宏远说着,指了指朱小君手中的那沓资料:“弄到这些照片可真是把我这把老骨头差点给累散架喽!”

    不进房间,但看外面,这山庄无非就是环境幽雅了一些,但是,一进到房间,朱小君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极尽奢华……

    “这儿住一晚要多少钱呀?”

    秦宏远乐呵呵回答道:“不贵,差不多是我三个月的工资。”

    “那你一个月的工资有多少呀?”

    秦宏远仍旧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不多,也就是两万多点。”

    “这么说,这房间一晚上需要六万块?”

    秦宏远笑道:“没有那么多了,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标价是五万八,我面子大,老板给打了个八五折。”

    朱小君迅速心算了一下,禁不住吐了下舌头:“那也将近五万块啊!”

    秦宏远点了点头:“你现在可是个有钱人,档次低了,怎么能显现出我的诚意呢?再说,接下来我还有事求着你呢!”

    朱小君试着坐在了床上,这一坐,差一点晃到了自己。

    “这床是恒温水床,不适合坐,只适合趟。”秦宏远笑着,抛给了朱小君一瓶矿泉水:“喏,这水据说是阿尔卑斯山脉地下一公里的深层矿物质水,不光贵的要死,而且你在外面根本买不到。”

    朱小君接过了那瓶矿泉水,仰躺在水床上感受了一番,赞道:“这床睡着还真是舒服,等以后我买了房子,也得弄一张这样的水床。”

    秦宏远打开了矿泉水瓶子,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小君啊,资料看完了,有什么见解么?”

    朱小君道:“你说的那个主谋,便是资料中的那个老男人吧!”

    秦宏远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不错,此人叫李耀广,是星加坡金德集团的创始人,同时也是九鼎公司和华锐资本的幕后操控者,单凭这些,我还无法断定此人便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谋,但是,当我偷拍到了这些照片之后,便可以百分百地确认了,此人便是整个穿越者犯罪集团的最大头目。”

    秦宏远说着,又从文件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

    “金德集团始创于二十九年前,刚好跟第一批穿越的时间相吻合,另外,李耀广这个人的童年少年时代的资料十分模糊,这些都可以佐证了我刚才的推断。”

    朱小君点了点头,道:“这些佐证甚至都不需要,就凭他同时认识这些照片中的那对男女,我就可以断定,此人必然是穿越者组织的大首领!”

    秦宏远深吸了口气,站起了身来,背着手来回踱了两圈:“这两天,我一直很矛盾,你说是应该把这个李耀广抓捕回来接受法律的审判呢?还是应该就地处决,直接了却了这个事件呢?……各有利弊啊!小君,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

    秦宏远并没有提出直接干掉李耀广的要求,而是给了朱小君两个选项。如果把李耀广抓捕回来的话,那么,李耀广跟秦宏远也就有了当面对质的可能。这难道是秦宏远真的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吗?

    朱小君稍一思考,想出了另外一个计策,于是回答道:“抓回来?抓回来干啥?让李耀广把真相说出来?那岂非不是要乱套了么?算了吧,还是直接干掉算了,省时省力省心!”

    秦宏远突然站住了,盯着朱小君看了两眼,然后忽地笑开了:“我要是把这项任务交给你,你会接受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