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88章 但愿
    秦宏远要为朱小君准备出国的手续,所以在溜达完山庄的后园后,便驱车离开了。

    等到了晚上,朱小君一个人逛游到了后园。

    这一天,山庄书画院没有请大师来,而工艺院则请来了一个木雕大师。

    其实,真正的行内顶尖大师是绝对不会来参与这种形式的活动,山庄能请的动的,多数是各行行内的二流中排名靠前的这些人,他们还做不到万人仰慕的层次,但其作品也有了相当的分量,这个阶段,急需要各种形式的个人品牌推广。

    当晚坐堂的木雕大师便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八时整,主持人先介绍了一遍这位木雕大师,一侧的投影屏幕上放映着该大师曾经获得的各种荣誉的幻灯片。

    介绍完了大师,接下来,主持人拿出了一段黄花梨木,在众人面前展示了,然后便进入到了竞拍阶段。

    一万,一万二,一万五……价格很快就蹿升上去了。

    朱小君坐在角落中一言不发,这个时候的开价只等于浪费唾沫星子,一点意义都没有。

    出价迅速来到了五万大关,这时候,场上仍在竞争的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操着南方口音,搭眼一看便知道此人应该是个暴发户。另一个,则操着彭州当地口音,看其模样,像是个江湖中人。

    这二人互不相让,你一千我五百地往上加着价。

    “这不过是个商业模式!”朱小君在心里叹了口气,这跟他预想中的场景相差甚远,他原来对此的想象应该是一个颇为高大上的场景,数位有钱人喝着茶或咖啡,聊着经济或政治领域的一些八卦,然后幽雅地举着竞价牌。

    可现实却是如此低端,这跟在直播网站上玩打赏有什么区别?无非是颜色不一样而已。

    失去了兴趣的朱小君就要起身离去,但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黄莺来,这个姑娘如此真诚地对待自己,可自己从来没向她表示过什么,唯一的一次是逼着她买了一身冬装而已。

    而主持人拿出的那段黄花梨,其大小不刚好雕刻一只黄莺鸟吗?

    送给黄莺……多合适啊!

    “二十万!”朱小君随即站住了,转过了身,平静地报出了一个令全场震惊的数字。

    那俩正在争得你死我活的两位登时愣住了,跟随着全场人一块,转过身把目光投向了朱小君。

    朱小君淡淡一笑,径直走向前去:“还有谁出价比我高的么?”

    论材质,木雕中黄花梨并不是最好的材质,论大师名气,山庄请来的这位在国内也就面前算上一线,距离顶级还相差甚远,论大小,那段黄花梨长不过三十公分,直径不过二十公分,能雕刻出来的物件,也只算是个不大的作品。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放到市场上,最多也就值个两三万块,那俩土豪在五六万的价位上争斗,已经是带着一种赌气的成分了,可朱小君张口就是贰拾万,现场中的人还有谁愿意跟他竞争啊!

    朱小君径直来到了那位雕刻大师的面前:“我非常看好你!刚才在幻灯片中看到了你的作品,绝对有顶级大师的风范,我相信,我今天的投资,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得到足够的回报。”

    那大师起初也被朱小君的报价给惊到了,但是,惊诧的神情也就是一闪而过,随即便回归了起初的淡定。

    他起身跟朱小君握了下手,问道:“请问,这位先生想让鄙人做出一个怎样的作品呢?”

    朱小君笑了笑:“我想求你为我雕一只鸟,黄莺鸟,不知大师是否愿意。”

    那大师点了点头,道:“鄙人定将倾尽所能呕心沥血,极力做出一个能对得起先生出的价钱的作品。”

    随后,朱小君留下了黄莺的地址和联系电话,并一次交清了二十万款项,嘱托那位大师在完成作品后,直接将木雕送到黄莺的手上。

    办完了这些事,朱小君没在现场再多逗留,转身就离开了。

    眨眨眼就花了二十万,却像是一个到超市买零食的顾客一般,结了账就赶紧回家,根本没什么好拿出来显摆似的。

    这等气度,这等洒脱……只将现场的十数位有钱人给震得目瞪口呆。

    那位跟南方暴发户争斗过的彭州当地江湖人士在愣了片刻之后,忽然惊呼道:“我认识他!他叫朱小君,是咱们彭州道上突然冒起来的一个老大,据说,当年的吕保奇和现在的瘸四喜,都得看他的面子!”

    另有一人抢着反驳道:“他叫朱小君没错,但不是道上的人,人家原来是肿瘤医院的一名医生,后来听说是给省里一位大官做手术很成功,有了后台,短短一年就赚了几十个亿,还把肿瘤医院给买下来了呢!”

    众人议论纷纷,包括山庄的那位主持人,也跟着八卦了起来。

    唯独那位木雕大师,悄悄地收拾了一下,起身离去了。

    一年后,此人凭借着一个名曰‘两只黄鹂鸣翠柳’的作品而获奖无数,并一举挤进了全国顶尖木雕大师的行列,在这件作品巡回展览的期间,不少达官显贵都表达了想买下这件作品的意愿,有的人甚至开出了上千万美金的出价来。

    但这位大师都一一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件作品是属于一个叫朱小君的人,或者是属于另一个叫黄莺的女孩,只是,不管是朱小君还是黄莺,这位大师都无法联系得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朱小君为了一个念头就花了二十万,虽然在场面上说了他认定这是一笔投资,而且坚定这笔投资一定能得到足够的回报,但那都是场面上的装逼话,实际上,这厮回去之后,便后悔的要命。

    二十万,干什么不好,非得玩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有这二十万,在彭州都可以给黄莺买个单身公寓了,那岂非不更是来得实惠些么?

    正后悔着,秦宏远回来了。

    先是交给了朱小君一本护照和一张机票,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了一部新手机。

    “我已经帮你开通了国际漫游,并且做了最高等级的保密设定,你可以放心地使用了,就算是我本人,也无法在监听到你的电话,也无法对你的方位进行定位。”秦宏远将手机交到了朱小君的手上:“不过,国际漫游的费用太高,还得麻烦你这位有钱人自个充一下话费。”

    朱小君撇了撇嘴,用新手机拨了下旧手机的号码,记住了新手机的号。

    “我的人已经盯上了李耀广,有迹象表明,他可能会潜逃,因此,你一是要动作快一些,明天一早就出发,从申海转机,直接飞往星加坡。二是要随时保持这部手机的畅通,我才能及时把李耀广的位置告诉你。”秦宏远说着,又拿出了李耀广的照片:“再仔细看看,牢牢地记住他的长相,你是出去旅游的,身边不能带有任何具有证据性质的物件,包括电子版的李耀广照片。”

    朱小君点了点头,虽然他已经牢牢地记住了李耀广的相貌,但还是认认真真地按照秦宏远的指令把李耀广的照片又仔细地看了几遍。

    秦宏远又交待道:“你的能力足够了,但就是欠缺一些经验。记住,别被影视剧中的那些桥段所欺骗,要把事情尽量做的简单,盯住李耀广,寻找到最合适的机会,然后一击毙命。”

    朱小君应道:“放心吧,我不会拿这种事来耍酷装帅的,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好事,走漏了风声,会影响我这个优秀商人的形象的。”

    秦宏远笑了笑:“那你想好用什么武器了么?别指望我给你提供武器,我昨天就说了,你做的这件事,跟我,跟502所,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朱小君给了秦宏远一个白眼:“原本也没指望你呀,不就是杀个人嘛,你看你紧张的。”

    秦宏远微微摇了摇头,道:“你心态很放松,这是好事,但若是因为放松而情敌或是麻痹,那可就麻烦了。李耀广能成为他们那帮穿越者的大首领,你以为只是因为他有钱吗?再说,像这种人,身边还不是随时都有三五个保镖守护着?”

    朱小君笑道:“你刚才还指点我呢,要盯住,然后寻找到合适的机会,一击毙命。既然要做到一击毙命,那你说他身边有多少个保镖又有多少意义呢?”

    秦宏远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我就不再多问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以你朱小君的能力,一定能顺利完成这项任务。”

    朱小君露出了轻蔑的笑容:“除非他立即自杀,或者是直接跑火星上去了,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

    说着,朱小君走到了窗边,推开了窗户,低声呢喃道:“九叔,吕叔,你们泉下有知,我朱小君一定会为你们报了这个仇!”

    身后,秦宏远长出了口气,叹道:“明天我就不送你了,祝你一切顺利。”

    朱小君转过身来,目送着秦宏远离去的背影,以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但愿只是我误解了你,但愿你跟他们并不是同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