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1章 耳光制胜
    除了那拳场老板之外,没有人看好朱小君能赢了这场拳赛,这其中还包括了周兵。

    其他的人,都犯下了以貌取人的错误,而周兵,似乎很了解朱小君的本事,他认为,朱小君或许很能打,但绝非是他面对的那货的对手。

    因为那货也是曾威震基龙坡地下拳场的一代拳王。

    拳场老板开出的赔率也颇让人困惑,给那位曾经的地下拳王开出的赔率是一赔一点五,而给朱小君开出的赔率也很接近,为一赔一点七。

    这个赔率基本上表明了庄家的态度,那就是这二人的胜负几率相差不大,但略微看好曾经的地下拳王。

    然而,这却是拳场老板为下注者挖下的一个不小的坑。

    对那些来看拳赛的观众来说,下注那些预定好了的拳赛,都有担心拳赛**控的疑虑,因此在下注的时候,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可能性。

    但是,对这场拳赛,观众们便可以只考虑双方的实力而不用多虑其他因素。

    曾经的地下拳王虽然年龄大了,但虎威犹存,而他的对手,不过是个白面书生,即便练过几招,可在这种近乎搏命的拳赛中,花架子根本没用。所以,绝大多数观众都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曾经的拳王。

    极少数想以小博大的赌徒,看到押注朱小君的赔率并不高,也就打消了希望爆冷的想法。

    所有的下注,全都押到了曾经的拳王的一方。

    朱小君看到了这个赔率,忍不住笑开了。

    这分明是个套啊!朱小君也不禁对那个拳场老板的眼光和睿智所赞叹,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那拳场老板。

    而拳场老板则揽过了周兵的肩膀,以回应朱小君的目光,他以这样的动作再向朱小君暗示着,咱们才是一伙的。

    朱小君看到了,带着笑,微微地点了点头。

    十分钟,对朱小君来说实在是太久,可一下子只用个几秒钟就把那货给放倒又确实有些不过瘾,刚好这拳场老板的赌局给了他一个可以用来娱乐的理由。

    拳裁一声令下,这场千人瞩目的拳赛开始了。

    那货一拉架子,全场立马爆发出一阵叫好声。朱小君也是有意在配合那拳场老板的赌局,一上来总是在那货的身边游走,从不主动出击。

    绕了两圈,朱小君故意给那货留了个破绽,而那货的反应也的确相当之快,立马抓住了朱小君的这个破绽,向朱小君发起了暴风雨般的进攻。

    朱小君‘手忙脚乱’地防守似乎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眨眨眼,便只能是被逼到了一个角落中,双臂护头,只有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力。

    现场中的喧嚣达到了顶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的下的注是肯定要赢钱了。

    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曾经的拳王却突然停滞了一下自己的进攻,这使得朱小君有了些许喘息的机会,他向拳裁示意了自己的裤腰带可能松了,需要紧急换上一根。

    这种悬殊的拳赛,连裁判都不忍心看下去,心想着还是给这个可怜的人多一些喘气的功夫吧。

    台下的周兵赶忙送上了一根腰带,并关切地问道:“小君啊,咱别逞能好不?”

    朱小君半蹲在台脚,斜着眼看了周兵,眼神中却丝毫没有挨了重创之后的痛苦:“啥就叫逞能啊?玩玩而已,你就一边呆着等着你们老板发红包好了。”

    周兵劝不了朱小君,只能悻悻然回到了拳场老板的身边。

    而这时,拳场老板调整了赔率。

    似乎是手下人搞错了,新调整的赔率居然反过来了,必败的朱小君居然是一赔一的赔率,而那个曾经的拳王,赔率竟然高达一赔六!

    再看那拳场老板,正对着手下人发飙,然后就有一个马仔跳到了拳台上,暂停了拳赛,要把赔率修改过来。

    现场观众哪里肯依。

    按照规矩,这比赛中的赔率一旦公布,就绝不可改动。

    最后,拳场老板很是‘懊丧’地屈从了全场观众的要求压力,错都错了,那就赔了呗!

    这一下子,原来只是想看看拳赛打发时间的观众也成了赌徒,几乎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买那个曾经的拳王胜。

    拳赛,也因此而暂停了五分钟。

    待现场观众的下注进行的差不多了,朱小君缓缓地站起了身来,伸了个懒腰,很是惬意地舒展了一下四肢,刚才那货打在身上的那些拳脚,虽然很重,但对朱小君来说,刚好够按摩的力道。

    拳裁有些迟疑地下了拳赛重新开始的喝令。

    重新开始,却是风云突变。

    朱小君不再游走,而是单手背后,气定神闲,另一只手很随意地向那货招了招。

    这是一个带有强烈羞辱成分的动作,那货不堪忍受,嚎叫了一声,便扑了过来。

    ‘啪!’

    一声脆响。

    ‘啪……啪!”

    又连着两声脆响。

    朱小君脸上带着笑,骂道:“就你?他妈de也配跟我玩?”

    ‘啪……啪!”

    又是正反手两个耳光。

    “就你?******也敢招惹我?”

    ‘啪……啪!”

    再来两个耳光。

    “打人不打脸,可你他妈de就算不上是个人!”

    ‘啪……啪……啪……’

    最后是一连串的耳光。

    拳场中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那个一早就看出朱小君绝非等闲的拳场老板。

    他能想到那位曾经的拳王会输,而且会输的很惨很难看,至少也得断条腿,可是,他真的想不到,朱小君竟然能如此气定神闲地便把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拳王给收拾成这般熊样。

    挨耳光,虽然单记之创并不重,可是挨多了,也会头晕眼花。那位曾经的拳王一连被抽了十几个耳光,居然跟有瘾似的,仍然呆立在远处,‘盼望着’朱小君的下一个耳光。

    那货,确实是有苦难言。

    因为,朱小君一上来的第一个耳光之后,以电石火光之势,四指并拢,戳了一下那货的喉结。

    喉结处被猛戳了一下,那货顿时窒息,唯一能做的就是眼前一黑就要仰面倒下。可朱小君却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抽俩耳光就拉一把,骂一句又抽俩耳光,再拉一把。

    等到那货的窒息缓解了,可又被耳光给抽晕了。

    十几个耳光抽完,朱小君撩起一脚,踹在了那货的左腿迎面骨上,只听的咔嚓一声,那货惨叫一声,终于摆脱了盼望挨耳光的困局,抱着左小腿滚倒在拳台上。

    前后,不过就是一分钟的事情。

    但是,对于那些观众来说,却恍然犹如隔世。

    原本以为是必赚无疑的下注,这一下成了血本无归,那些一分钟之前没来得及下注,或者还后悔自己下注下少了的观众,此刻无一不在抚胸庆幸。

    拳场老板随即安排了几个马仔把那名曾经拳王抬下了拳台,然后走上前,冲着朱小君抱了抱拳,道:“小哥可愿意给我个薄面,到后面喝杯茶?”

    朱小君跳下了拳台,指了指自己座位上的还剩了十之七八的那瓶红酒:“我来是看拳赛的,去喝茶?那不是浪费了我买门票的钱?”

    拳场老板呵呵笑了:“小哥真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今晚上鄙人开的这个盘赚的可是盆满钵溢,小哥就不想分上一杯羹?”

    朱小君撇嘴耸肩:“你要是愿意分,我当然不会拒绝,可是,那也没必要喝茶浪费时间啊?”然后招了招手,把周兵叫到了自个身前:“这老兄算起来还是我的老师呢,你总得让我先给这老兄叙叙旧吧!”

    拳场老板仍旧保持着笑容可掬的神态:“小哥不给我面子,可就让我下不了台面了哦!”

    朱小君双眉一挑:“怎么着?还想强迫我啊?”

    那拳场老板苦笑了两声,道:“这拳场虽说是我在打理,可我身后也有大老板啊,大老板有令,要我一定把小哥你请到后面去……”说着,那拳台老板凑上前,在朱小君的耳边说了两个字。

    朱小君一听,顿时乐了:“这个老家伙居然在这儿?我靠,那必须得见见,走了,周兵,跟我一块过去吧!”

    那拳场老板对朱小君耳语的两个字便是谢伟。

    也只有谢伟才真正知道,朱小君得到了朱天九的真传,别说这种过了气的地下拳王,就算是地下拳赛的当红炸子鸡,在朱小君的手下也绝对走不过三招。

    那拳场老板并非是有着超人的眼光,他只不过在耳朵里塞了一个耳机,而谢伟与后台看清楚了那个挑事人正是朱小君,这才告诉了他一点实情。

    带着周兵,跟着那拳场老板,朱小君来到了拳场的后台,在那儿,谢伟早已经堆着满脸的笑容,等着朱小君了。

    “朱大老板,别来无恙啊!”

    谢伟一见到朱小君,便快步上前,给了朱小君大大的一个熊抱。

    朱小君当胸给了谢伟一下,笑道:“你个老家伙怎么跑这儿来了?不在你的那个啥华尔街装金融家了吗?”

    谢伟笑着答道:“装逼装累了,到老朋友这儿来散散心,还真是有缘分,居然能见到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