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2章 老子命硬
    谢伟带着朱小君和周兵来到了拳场老板的办公室,而那位赌场老板在谢伟面前也只能沦落为泡茶递烟的了。

    客套了几句之后,谢伟便使了个眼神,支走了那位拳场老板。

    “首……朱总啊,这位先生跟你……”谢伟差点说漏了嘴,想管朱小君叫首领,好在及时地更改了过来。

    周兵连忙应道:“周兵,周公的周,小兵的兵。”

    朱小君拍了拍周兵的后背,道:“当年跟我在一家医院一个科室,既是好同事,又是好兄弟,只是在国内犯了点事,没办法了,才跑了出来。”

    谢伟点了点头:“明白了,这事我来安排一下好了。”

    说着,按响了茶桌上的一个按钮。

    没多会,那拳场老板颠颠跑了过来。

    “我说兄弟啊,你这可是暴殄天物呐!”谢伟指了指一旁的一个空座,让那位拳场老板坐了下来,可一开口,就带着批评的意思,使得那拳场老板又赶忙站了起来。

    谢伟挥了挥手,示意拳场老板不必在意:“这也不能怪你,想必周先生在这儿也是隐姓埋名,自然不肯说出自己还是个外科大主任,对不?”

    周兵连连点头。

    “咱们这可是拳场,天天都有受伤的拳手,周先生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留在我们这儿,给那些受伤的拳手治疗治疗,待遇嘛……一个月五万,如何?”这话像是征求周兵的意见,可谢伟的目光却只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点了点头,笑道:“按理说,五万也不少了,可周老兄住哪啊?还有,他的身份问题,他什么时候才能把国内的老婆孩子接过来呢?”

    谢伟立即把目光投向了拳场老板。

    那老哥们也是个老油条了,早就看明白了局面,连忙回道:“这些都好办,房子嘛,公司在这儿还闲着一套两居室,周先生可以先凑合着,身份的问题,我保证一个月内落实好,等落实好了周先生的身份,想什么时候把老婆孩子接过来那就什么时候接好了。”

    朱小君侧过脸看着周兵:“老哥,你还满意吗?”

    周兵已经激动地泣不成声了:“小君,我……”

    朱小君拍了拍周兵的肩,递过了一张纸巾:“好了,好了,老大不小的了,别动不动就流眼泪好不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什么大不了,忘记那些过去,你我永远都是老马的学生,对不?”

    周兵擦拭着泪水,连连点头。

    “你先跟这位老板去办自己的事情吧,我还要跟老谢头说点事,说完了咱们一块宵夜喝酒,如何?”

    周兵唯唯诺诺地跟着那拳场老板去了。

    就剩下了谢伟和朱小君二人。

    “首领,你怎么来大马了?事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也让我早做点准备好招待你啊!”

    朱小君没在跟谢伟客套,而是把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谢伟,并重点说了李耀广的身份和他潜逃到大马来的事实。

    “有他的照片吗?首领,只要有了他的照片,我谢伟保证在一天之内把他从地底下给挖出来。”

    朱小君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照片装在这儿了,我却描述不出来,算了,就不在这儿解决他了,等他到了美国,在解决也不迟。”

    谢伟点了点头,道:“首领,我跟你一块去美国吧,好歹也能给你当个翻译不是?”

    朱小君作势要打:“你个老家伙,嘲笑我英语不好是吧?”

    谢伟大笑,闪到了一边:“我可不敢嘲笑首领啊,我不过就是说了点实话而已呐!”

    朱小君没出过国,在国内,也就是对少数几个城市比较熟悉,更不要说偌大的美国了。能有谢伟的陪伴,自然会省了不少的精力,朱小君没有理由会拒绝谢伟的热心。

    因为温柔两口子的给力,朱小君对李耀广的行程已经了如指掌,他李耀广会在什么时候以李广的身份离开大马飞往里约,又会在什么时候以王伟的身份从里约飞往美国,落地在哪个机场,朱小君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他现在只需要提前一步达到李耀广要落地的那个机场,就可以守株待兔,牢牢地盯死了李耀广。

    而温柔提供的信息则显示,李耀广要与五日之后才能抵达美国迈阿密,这给了朱小君充分的办理签证的时间。

    由于是首次签证,而且人还处于异国,所以会有些麻烦。

    但是,有了华尔街圆桌会议成员谢伟的担保,这些麻烦也就称为不了麻烦了,而且,朱小君的手上还有一张牌可以打,那就是前些天在江南的那个专题研讨会上认识的美国院士,由他向朱小君发个学术交流邀请,不管哪儿的美国使馆都会分分钟在护照上盖上一个鲜红公章。

    和谢伟讨论完这些事之后,一身轻松的朱小君又把话题扯到了谢伟在东南亚的势力上来了。

    谢伟耸了耸肩,道:“三十年前,我的任务是在东南亚这一带混入金融界,可阴差阳错,弄了现在这么个身份,不得已,只得混入了黑/道,操持起赌场这一行当。后来,组织散了,我成了孤魂野鬼,要不是有九爷的照顾,我谢伟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我这辈子啊,最感激的就是九爷了,没有他,就绝对没有我谢伟的今天。”

    提到了朱天九,朱小君的心中禁不住涌出了一汪酸楚:“九叔他一世枭雄,可最终还是死在了那个组织的手上。”

    谢伟黯然道:“九爷在天之灵会看到首领为他所做的这一切的。”

    朱小君勉强笑了下:“好了,把这些伤感的事情先放一放吧,等咱们干掉了李耀广,了结了这一段恩仇,再到九叔的坟前慢慢述说好了,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去吃点东西,他娘de,星加坡的航空公司真是抠门,航班上的东西一点也不好吃。”

    谢伟呵呵一笑,随即便叫上了拳场老板和周兵,以及拳场的几个重要人物,乘坐了一辆十一坐的金杯面包,去了一家海鲜大排档。

    白话语系的江湖大佬多半都是这种尿性,地位越高,越是低调,穿着打扮尽可能的朴素寒酸,出门的代步工具也是能多普通就多普通,唯一不同的只有身边带了什么样级别的保镖。

    就像是谢伟,在东南亚这一带,他可是最大的一个赌博集团的二号人物,而那位一号人物的年事已经年近八十,只能称作这个组织的精神领袖,而谢伟才是这个赌博集团的实权拥有者。

    这样的大人物,身上穿的是一两百块一身的粗布衣衫,脚上蹬的是二十块一双的老天京土布鞋,脖子上挂了根红绳,红绳上只是栓了个毫不起眼的小玉坠。

    吃的更是简单,有时候,一份烧鹅饭便可以打发了一个午餐或是晚餐。

    这种人物,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从来不在一个地点呆着超过了十二个小时,几乎是一天至少换两个地点,天天如此,月月如此。

    吃过了宵夜,谢伟便陪着朱小君和那些拳场的人分了手,周兵似乎有些不舍,但在大老板的面前又不敢多说话。

    朱小君见到了周兵的窘迫,笑着过去拍了拍周兵的肩:“先熬上一段时间吧,等我有了空,找个合适的机会,就来大马投资弄家医院,到时候啊,我请你来做这家医院的院长。”

    周兵哽咽着回道:“这辈子,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周兵不是一个不懂得报恩的人。”

    谢伟在一旁又关照了那拳场的老板,要他一定照顾好周兵,等过段时间他再来的时候,若是周兵少了根寒毛,那赌场老板也就只能等着被收拾了。

    面对大老板的交代,赌场老板还敢有什么二话,自然是唯唯诺诺地照盘全收。

    事实上,自打谢伟在办公室交代过之后,周兵在拳场中的地位便像是坐了火箭一般,腾的一下就窜到了天上去了,就连赌场老板对他说话的口气,都带着强烈的商量的意味。

    几个小时前,周兵还是一个受了委屈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留的货色,可几个小时之后,便摇身一变成为了大马地下江湖中响当当的一个人物,这种反差,使得周兵的胸中似乎有千万道沸腾的热流在翻涌。

    他按捺不住对朱小君的感激之情,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冲着朱小君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然后就要叩头行大礼。

    朱小君连忙拦住。

    “你这是干嘛呀,可不能跟我来这套,你这么做,我可是要折寿的哇!”

    周兵眼泪汪汪地看着朱小君,央求道:“你就让我给你磕几个头吧,小君,你不知道你在我心中的感情是怎么样的,我想报答你,可是又没有能力,我能做的,只有给你磕几个头了!”

    朱小君呵呵笑道:“内涵大于形式,这头,还是不要磕的为好,你若是真的无法宣泄自己的情感的话,那就写个牌子或是画个画像,天天磕头上香,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反正我也看不见。”

    谢伟在一旁笑着呸了几声:“不吉利,太不吉利,呸,呸,呸!”

    朱小君大笑:“老子命硬!越是这么折腾,老子就越是死不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