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3章 代价
    谢伟只花了一天的时间便为朱小君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

    而在这一天的时间里,秦宏远的人曾经找到了李耀广的下落,但又被李耀广给溜掉了。

    朱小君没有对秦宏远有过只字的抱怨,既然信任已经有了危机,那么就不能有所指望。

    办好了朱小君前往美国的签证,谢伟随即便预定了两人第二天一块飞往美国的航班。

    为了遮人耳目,谢伟预定的航班线路并没有直飞迈阿密,而是选择了华尔街所在的纽约。等二人入了关,谢伟随即又定了两张飞往迈阿密的机票。

    赶在了李耀广到达迈阿密的前一天,朱小君和谢伟二人来到了迈阿密。

    此时的谢伟,已经没有了在大马时候的打扮和气质,他现在是西装革履,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十分的成功商人的味道。

    “这丫还真会装!”朱小君在心里暗暗讥笑,但同时又有些佩服:“嗯,今后老子也得跟着学着点,不同的场合,要有不同的形象。”

    二人出了机场,选了家酒店安顿下来,谢伟随即打了个电话,租了辆二手车。

    当晚,谢伟带着朱小君领略了一下迈阿密的夜景,然后又去了家赌场玩了几个小时。

    朱小君对赌没多大兴趣,他只是装了一兜子的零散筹码转着圈地去体会了一下各种赌盘,而谢伟却一头扎进了vip室,专心致志地过了把赌瘾。

    等到朱小君性质哑然,倦意显现的时候,谢伟适时地收了手,陪着朱小君回到了酒店。

    这一晚,谢伟输了大概有一千多美金。

    “你会输钱?”当朱小君得知了结果后,惊愕地直摇头:“你不是掌控着东南亚最大的那啥么?像你这种人,怎么会输钱呢?”

    谢伟苦笑道:“第一,像我这种人,有赌瘾但没赌技,虽然在赌场这个行当混了二十多年,但就是成不了一代赌王。第二,在这种场合下,我还必须是只能输不能赢,输了,没有人会注意你,要总是赢钱,或是赢得太多,他们肯定会把你的背景查个底朝天。首领啊,我谢伟在美国的身份可是个金融家,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我的资金来源是东南亚的赌场啊!”

    朱小君点了点头,没做回答,他是联想到了自己,虽然从事医疗行业,但他也成不了一代名医,更为类似的是朱小君也必须极力地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要不然,整个社会的人都会把他当成怪物来看。

    第二天,朱小君和谢伟提前了半个小时,赶到了迈阿密机场,核实好了李耀广乘坐的航班停靠站楼,朱小君带着谢伟选了个僻静地隐藏了起来。

    后面的进程更加顺利。

    李耀广在基龙坡的时候就发现了跟踪他的人,但随即就被李耀广给甩掉了,之后到了里约,李耀广使了一些手段来检测跟踪者有没有跟到里约来,结果自然是欢喜的很,李耀广确认他的这些手段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

    因此,李耀广在走出迈阿密机场的时候,根本没做任何遮挡。

    朱小君和谢伟很容易就盯上了李耀广。

    如果李耀广没有做足准备的话,那么他在到达迈阿密之后一定会找家酒店住下来,而若如此,那么朱小君还真不好下手。

    可惜的是,李耀广的准备工作做的太充分了,他居然还为自己在迈阿密的郊区买下了一幢别墅。

    这,只能让朱小君和谢伟暗自窃喜了。

    “首领,既然已经确认了这个王八蛋的隐藏地点,那我们也不用着急,等夜里在动手吧!”眼看着李耀广拎着行李进了这幢别墅,谢伟放下了高倍望远镜,向朱小君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夜里?夜里和现在有区别么?”朱小君说着,拿出了手机。

    只不过,他拿出的这部手机是在迈阿密新买的,而秦宏远送给他的那部,则被朱小君留在了大马。

    谢伟往车窗外指了指,到:“这儿到处都是监控……”

    朱小君笑道:“到了夜里,这些监控就会睡觉了是么?”

    谢伟对答不上来了。

    朱小君随即给温柔发了个短信。

    “攻击迈阿密路监系统?”很快,温柔就回了短信,并在后面附带了一连串的问号。

    朱小君笑了笑,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温柔马上回道:“这太刺激了!我家那口子,已经兴奋的内分泌失调了……”

    朱小君又做了一个要求:“我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温柔过了一会,回了个ok的手势。

    做完这些,朱小君把座椅后背放了下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老谢你也休息一会吧,养足了精神,才能更得劲地折腾那个李耀广。”

    朱小君发短信的时候,谢伟并没有看到内容,但是对朱小君这个首领,谢伟却是充满了佩服。

    既然朱小君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那他也没啥好担心的,跟着做就是了。

    歇息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温柔的信息便来了:热烈祝贺迈阿密路监系统将会在五分钟后迎来一段长达至少四十分钟的眼盲期,小君哥哥,收到短信后请回复。

    朱小君随即拨通了温柔的电话。

    “嗯,以我挂上电话为计时点,五分钟后,你的小君哥哥可就要干坏事喽!”

    看着表,五分钟时间已到,朱小君和谢伟下了车,脱了外套,蒙在了头上,径直闯进了李耀广的别墅中。

    运气是相当的不错,从停车点到李耀广别墅,大概三百多米的距离,朱小君和谢伟一个人影都没碰上。

    李耀广经过了远洋航班,身体相当疲倦,正在家中小憩,刚做了一个还算甜美的小梦,便被这二人给惊醒了。

    反抗是必须的,但面对朱小君的反抗也是徒劳的,那只能是自寻羞辱。

    看着李耀广一口气挨了十几个耳光而最终放弃了反抗的欲望的时候,谢伟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脸颊。

    他的这位小首领,也忒爱抽人耳光了,三天前在大马的基龙坡,谢伟就扎扎实实看了场抽耳光把人给抽晕了的大戏,这才不过三天,他又亲眼看到了另一场抽耳光把人给抽得不敢反抗了的场面,心里暗自思忖,咱今后可不能惹了首领的不高兴,要不然,这一顿耳光下来,我谢伟怎么能吃得消啊!

    被耳光抽得失去了反抗意志的李耀广瘫倒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而朱小君就像是个来做客的老朋友一样,坐到了李耀广的一侧,还从茶几上拿起了一罐饮料递给了李耀广。

    “好心劝你一句,别反抗,别做那种无畏的找削模式,没用的!”见李耀广不搭理自己,朱小君拿回了那罐饮料,自个喝了一口:“你应该知道我是谁,朱小君,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总是跟你们作对的那个人。”

    李耀广深吸了口气,回道:“我当然认识你,一年前,你的照片就已经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不过,我真没想到,最后要了我的性命的,居然会是你!”

    朱小君做出惊奇状:“不是我还会是谁?”

    李耀广叹了口气:“多说无益,朱小君,既然事已至此,你就给我来个干净利索的吧!”

    朱小君笑道:“你要求还挺奢侈的呢!”

    李耀广又是一声长叹:“你折磨我也好,给我个痛快也罢,总之,我不会对你说半个字。”

    朱小君大笑道:“听你这话说的,我有说过想让你交代问题么?再说了,你们那些所谓的秘密,我不都已经知道了么?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朱小君的言语以及他的坦荡笑声,使得李耀广的心态有了动摇。

    落在了朱小君的手上,李耀广并不打算摇尾乞怜乞求朱小君饶下他的一条性命。既然这一次无法做到隐藏于世,那么今后这种机会更是微乎其微,他的那位首领迟早会找到自己,而自己这种不打招呼便转移地点的行为,在组织里肯定会被认同为叛逃。

    迟早都是个死,李耀广只希望能在朱小君的手下落个全尸。

    但是,看朱小君的意思,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

    这样一来,李耀广原来打定的主意便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些许变化,他隐藏在心中的那个秘密,竟然有了一种想说出来的欲望。

    “这位老兄叫谢伟,三十年前是跟你一块从那边过来的,老谢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位朋友叫温庆良,而你们,害的温庆良差一点丢了性命,到现在还只能坐着轮椅走路,这个仇,老谢必须得报,所以,你的两条腿便归了老谢。”

    朱小君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说话间的口气也是轻描淡写,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是极为残忍。

    “你的手下康先生,按照你的指示,指使丽莎害了我的好兄弟,陈老五到现在还呆在戒毒所,这个仇,我不能不为兄弟出头,代价是你的两根手指。”

    朱小君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把小刀来:“该死的美帝国主义,买枪容易,买刀难,也只能用这把小水果刀凑合了,大不了,当成个锯子,多拉几下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