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5章 华尔街
    匹斯堡是个小城市,但匹斯堡大学可是一块响当当的招牌,尤其是它的医学院,在器官移植领域,那可是处在全球范围内的象牙塔尖的地位。

    搞器官移植,离不开免疫学的支持,而丹尼尔,便是匹斯堡免疫学科的学术领头人,同时也是美国免疫学界的顶尖人物。

    三年前,丹尼尔成功当选了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功成名就之后,丹尼尔便想着该如何把自己在学术上的威望转化成商业上的成功。

    近两年,丹尼尔在全球各地奔走,无不在找寻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

    这一次在中国,他结识了朱小君。朱小君的那种坦荡性格很适合丹尼尔的口味,而且,朱小君的那种敢作敢当的豪气,跟丹尼尔也颇有相似之处,因此,他产生了想进一步了解朱小君的意愿,以便他能对朱小君做出正确的判断,看一看朱小君是否合适做他的一个合作伙伴。

    因此,对朱小君的这次造访,丹尼尔给予了高度的重视,在得知了朱小君的航班信息后,于当日亲自开着车来到了机场去迎接朱小君。

    朱小君在跟谢伟提及丹尼尔的时候,基本上是实话实说,其中没掺杂水分,也没有掺杂自己的推断。

    在谢伟的印象中,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们各个都是大牛,走起路来脸都是朝着天的。就像是丹尼尔一样,好多华尔街的投资家都像只苍蝇一样围着这老家伙转悠,可这老家伙却吊的很,谁也不搭理。

    所以,谢伟对朱小君的述说产生了误解,他以为,丹尼尔只不过是出于礼节情面才对朱小君做出的邀请。

    也正因为如此,谢伟才要让他的公关经理出面,提前一天抵达匹斯堡,要求把场面做大一些,给朱小君张张脸,也好让丹尼尔能高看朱小君一眼。

    可是,谢伟没想到,丹尼尔居然会亲自来机场迎接朱小君。

    丹尼尔不光亲自来机场迎接了朱小君,而且还按照了国人的习惯,于当晚为朱小君摆下了一桌接风宴。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丹尼尔为朱小君设下的这桌接风宴,还是在一家唐人街餐厅定下的。

    谢伟是唏嘘不已,而朱小君也一样是云里雾里。

    丹尼尔的家并不在匹斯堡,所以,晚宴上无法携夫人孩子一起出席,只能是只身相陪。而这边,朱小君和谢伟自然要参加,为了把气氛搞好,谢伟还叫上了他的公关经理,那个叫简妮的abc大美女。

    晚宴的气氛自然是相当融洽,语言上也没多大的障碍,丹尼尔的汉语虽然说的生硬了一些,但交流起来也没多大问题,而那个abc大美女简妮,不单是汉语说的流畅,而且声音还很动听。

    晚宴进行了一多半,简妮起身要去洗手间,因为有朱小君的在场,所以简妮在向在座的人打招呼的时候说的可是地道的汉语:“对不起,各位,失陪一小会,我要去方便一下。”

    简妮离开后,对汉语颇有兴趣的丹尼尔问道:“谢,她说要去方便一下,方便是个什么地方呢?”

    谢伟笑道:“方便不是个地方,方便的意思是去洗手间……嗯,就是tourinate。”

    丹尼尔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谢,谢谢你。”

    这个小插曲当时谁也没注意,但等到晚宴快结束的时候,却闹出了一个笑话。

    作为公关经理,简妮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跟丹尼尔拉进距离的机会,于是向丹尼尔发出了礼节性的邀请:“丹尼尔,认识你我非常荣幸,很希望在你方便的时候,能到我们公司去做客。”

    丹尼尔当时就瞪大了双眼:“什么?我方便的时候……”

    简妮对丹尼尔夸张的反应很是愕然,谢伟一时也没反应的过来,但朱小君却喷笑了起来。

    “丹尼尔,简妮,不如这样,等你们都方便的时候,我请你们一块到我的家乡去看看,如何?”

    简妮想都没想,便点着头向朱小君表示了感谢。

    丹尼尔更是受不了了,指着简妮对朱小君道:“朱,你什么意思呢?我和她都方便的时候……”

    谢伟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呵呵笑着,在丹尼尔耳边用英文做了番解释。

    终于弄明白了这‘方便’到底是个怎么回事的丹尼尔禁不住捧腹大笑。

    而简妮则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看着三个大笑的男人,也忍不住跟着傻傻地笑了起来。

    第二天,朱小君和谢伟收丹尼尔的邀请,参观了匹斯堡大学和他的免疫学系,到了中午,丹尼尔又陪同朱小君和谢伟在匹斯堡大学的教授餐厅用了午餐,这才依依不舍地送走了朱小君。

    这一趟,虽然来去匆匆,但对于三方人来说,都觉得收获极大。

    丹尼尔认为,朱小君恰好是他要找的合作伙伴,而朱小君自打结识了丹尼尔,便产生了把生意做到美帝这边的念头,而谢伟,则成了华尔街唯一一个跟丹尼尔共进晚餐和午餐的风险投资人。

    结束了匹斯堡之行,谢伟又带着朱小君领略了一下传说中的华尔街风采,虽然道路狭窄,但道路两侧林立的一桩桩充满了历史底蕴的建筑,以及这些建筑物的拥有者的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名字,高盛,摩根大通,纽约银行,花旗银行,纽约证券交易所……

    “老谢,你的公司在哪里?”华尔街并不长,走了二十多分钟,也就走到了头,可朱小君并没有发现哪一幢建筑是适合对外出租写字楼的。

    谢伟笑了笑,回道:“现在的华尔街只不过是个名词了,绝大多数的金融机构包括风投公司,都把总部搬到了交通更为便利的地方。我的那间投资公司所在地距离这儿还有十几公里远呢!”

    游览过华尔街之后,朱小君随着谢伟来到了他的公司。

    没进门之前,朱小君幻想着谢伟手上的资金那么多,他的公司也一定会布置得富丽堂皇的。哪知道,一进了门,朱小君却大失所望,谢伟的这家投资公司的内在设施甚至可以用简陋两个字来描述。

    尤其是谢伟的那间办公室,比起宫琳在申海给自己留下的那间办公室相比,简直就是五星级和连锁酒店的差距。

    但谢伟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他把朱小君让进自己的办公室,泡上了茶,然后跟朱小君聊起了生意上的事情。

    “首领,我听老温说,他把自己手上的产业都交给了你?”

    朱小君点了点头:“嗯,他是担心自己会有危险……不过,现在这危险基本上解除了,等我做完了最后一件事情,就会把这些产业都还给他。”

    谢伟笑了下,道:“首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说,老温他确实比我聪明,自知自己不是经商的这块材料,也不方便抛头露面去管理这些产业,干脆把手上的这些产业都交给你去打理,这是大智慧啊,首领,你自己说,老温他的下半辈子,你还能甩得掉么?”

    朱小君琢磨了片刻,呵呵笑了:“你还别说,老温他还真是吃定我了,他那些产业,经营好了确实值钱,但要是经营的不好,别说能值多少钱了,恐怕还得往里面贴补呢!”

    谢伟不住地点头:“是啊,是啊,除非你现在低价把这些产业给卖了,可要是直接变了现,又觉得舍不得,不是吗?”

    朱小君眨巴眨巴了眼皮,笑道:“说的对,莫说老温,就连我也舍不得就这样变现给卖了。”

    谢伟感慨道:“老温这个人啊,你看他平时闷不作响的,可心眼子却多了去了,我老谢就是不如他,还得向他好好地学习啊!”

    这话中有话啊!朱小君心中一哆嗦,莫非谢伟也想效仿温庆良不成?

    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就听到谢伟接着说道:“首领,你得一碗水端平啊,你能接手老温的那一把烂摊子,就得把我手上的那些项目也接下来才对啊!”

    “烂摊子?你怎么说老温手上的那些产业都是些烂摊子呢?”朱小君有些困惑,按理说,谢伟和温庆良的那种几乎可以托付生死的兄弟关系,不应该相互诋毁才是。

    谢伟苦笑了两声,道:“老温和我其实是一样的,做的都是投资,只不过,他做的更接近天使投资这一类。做投资的人,不精通企业的运营管理,只能寄希望于项目的运作团队,搞得好了,能上市,那就可以大赚一笔,要是上不了市,那也只能烂在手中了。就像老温的那几个项目,从一开始的天使,到现在,几乎都成了大股东,想退出都没门,不再继续往里砸钱,都算是运气了。”

    老温的哪些产业,朱小君还没来得及去研究,但是,谢伟分析的这些,却很有道理,让人不得不信。

    就像当初做伽马刀中心一样,在张石的运作下,肿瘤医院的伽马刀中心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内把价值提升了几倍,但是换个人会是什么结果呢?

    经营不好,连续亏钱,卖都卖不出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首领啊,这些年,我谢伟也烂在手中有十多个项目,不如你也接过去吧,放我手里,只会烂的更加彻底,但要是交到了你手上,说不准就会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