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6章 托付
    朱小君从美国飞回了大马的基龙坡。

    到了基龙坡后拿回了原来的那部手机,立马给秦宏远打了个电话。

    “事情比较紧急,我来不及给你通报,只能先关机了。”朱小君摸着鼻子,在拳场老板的办公室中溜达着。

    为了防止秦宏远在手机中做了手脚,朱小君让谢伟专门安排了一个马仔,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拿着这部关了机的手机,在大马众多的岛屿中穿梭了一大圈,造成了一个一直在紧张追踪的态势。

    “还好,跟了几天,终于被我逮到了一个机会……嗯,一枪爆头,当场毙命。”

    如果秦宏远在那部手机中做了手脚,那么,这几天的时间里,这部手机移动的线路便一定会被秦宏远掌握了,而朱小君的手上虽然拿到了那个马仔的行程汇报,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朱小君对这件事的描述还是尽可能的简单一些。

    秦宏远似乎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关切朱小君现在的处境安全不安全,并叮嘱朱小君还是尽快回国为好,省得夜长梦多。

    挂了电话,朱小君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他认为,凭着自己这天衣无缝的安排,秦宏远此刻一定会被结结实实地蒙在了鼓里而不得真相。

    然而,朱小君却算漏了一点。

    他从大马飞往美国,是需要办理签证的……

    隔了一天,朱小君飞回了国内,落地点是申海。

    虽然对朱小君来说最为着急的事情就是想办法进一步核实秦宏远的身份,但朱小君同时也明白,对秦宏远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可是不能急于下手,一定要想好了妥善的计划,并找到最合适的机会才行。

    既然急不来,朱小君也只能装成个轻松人,装成一个刚刚打败了敌人而凯旋的大英雄。

    “啊,秦大所长啊,那啥,我先在申海逗留两天啊,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再去你那儿汇报工作,行不?”航班一落地,朱小君便电话向秦宏远请了假。

    秦宏远听出了朱小君在电话中的那股得意劲,心知不管他同意不同意,朱小君的这个假都是请定了,于是便畅快地答应了下来。

    奇江医疗在张石的打理下一切都是井井有条欣欣向荣的样子,张石做起自己理想的事业也是格外的卖力,他带着赵一航,培养了一个销售签单团队,虽然人数不多,但素质颇高,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便签下了五六家医院。

    其中有两家以及开始申办二级法人医疗机构的资质,据说最多过了年,就可以办完所有的手续。

    张石也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朱小君了,平日里也只是依靠手机电话微信什么的来保持联系,这次一见面,显得格外的亲,一定要拉着朱小君痛痛快快地喝上一顿。

    然而,朱小君的眉目之间却始终闪烁着一丝不安和焦躁。

    不踏进公司的门,他几乎忘记了宫琳。

    宫琳的这一趟归乡寻宗也有一个月多月快两个月了,而这段时间里,朱小君几乎跟宫琳失去了联系,电话一个也没打过,只是有一次通过微信聊了半个多小时。

    两个恋人,有四五十天没有联系……

    朱小君喝着酒,只觉得喉头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吐,吐不出来,咽,更咽不下去。

    张石感觉到了朱小君的异样,关切问道:“兄弟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端起了酒杯:“没事,突然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算了,不提也罢,还是喝酒吧!”

    张石却按住了朱小君端起酒杯的手:“不把我当兄弟是不?”

    朱小君又是一声叹气:“你隔壁的房价已经空了很久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我得有好长时间忘记了跟她联系一下了。”

    张石愣了一下,随即便想到了朱小君所说的是宫琳。

    “前些日子,她给我发了封邮件,说是被老家的事情所缠身,一时半会不能回来上班。后来我给她回了邮件,不放心,又发了短信,可是,她一直都没回。也怪我,事太多,就忘了给她去个电话了!”

    “老家的事情……”朱小君喃喃念叨着,顺手摸起了张石的烟,给自己点上了:“她去的是唐家,还有她三哥陪着,有多少事,一个月的时间也都足够了,可是,这都快两个月了,为什么还没有音讯呢?”

    张石也跟着点了支烟:“不放心的话,就给她打个电话呀!”

    朱小君苦笑道:“刚才趁你去点菜的时候,我就已经给她打了电话了,可是,她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她三哥的电话倒是通了,可就是没人接听。”

    张石说道:“兄弟啊,哥是过来人,想跟你说句心里话,这二选一的难题……唉,算了,当我没说。”

    朱小君轻哼了一声,回道:“50对50,你让我怎么选?你让我怎么下定这个决心?靠抛硬币?还是靠掷骰子?”

    张石抬起头来,平视着远处,愣了一会,道:“即便不是50对50,那么选了谁都是后悔,都会觉得放弃的那一个才是最适合你的那一个……不过啊,想开了,倒也无所谓了,不就是搭伙过日子嘛,过得下去,过得开心,那就继续,过的不开心,过不下去了,那就及时终止。男人嘛,有了钱,有了事业,找个看得顺眼的女人并不多难。”

    朱小君突然笑了起来:“老哥你这么说话,我怎么听着到处都是弦外之音呢?怎么啦?犯中老年花痴病了?说,你老哥看上谁了?兄弟帮你拿下!”

    张石白了一眼,笑道:“中老年花痴病?亏你能想得出来……我啊,虽然还不到不惑的年龄,但是对这男女之事,早就已经看透了,这辈子也就这个样子了,可你不一样啊,你的人生才是刚刚开始,而且,你朱小君绝非是池中之物,金鳞遇风云,凤凰历涅槃,兄弟啊,你早晚都会成为人中龙凤,所以,你到底选择谁来做你身边的女人,必须慎重啊!”

    朱小君端起了酒杯:“既然选谁都会后悔,那我干脆不选好了,也没有法律规定,人到了多大就必须结婚吧。”

    张石陪着朱小君干了杯酒,吃了口菜,道:“按你的习惯,不开心的事放一边,咱先说说开心的事情吧。嗯,肿瘤小综合这个项目,进行的还算满意,我最担心的人才梯队问题,这段时间也有所突破,我们手上,现在拥有正高3名,副高8名,中级职称二十多名,而且,如今咱们奇江医疗的影响力已经出来了,在医疗行业中,咱们的理念和行为,得到了众多同行医生们的认可,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能收到数份医生的求职简历。”

    “那市场团队呢?”朱小君突然上了烟瘾,又接上了一支:“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这个项目你最担心的还是市场团队。”

    张石深吸了口气,道:“说起市场团队,这真得好好谢谢你呢,你找来的那个赵一航啊,真的是个难得的将才,不单悟性高,学什么都是一点即通,而且,这个小伙子非常勤奋,非常敬业,他虽说是陈老五带出来的,但现在的水平,却已经是陈老五所无法比拟的了。”

    朱小君点了点头,道:“身边有一良将,胜过千万雄兵。一航这兄弟,我起初也没多看好他……对了,刚说到陈老五,他最近怎么样了?在戒毒所里还能适应么?”

    张石叹了口气,道:“上个礼拜,我才去看了他,还是那副熊样。”

    朱小君微微摇头,笑道:“这伙计,估计在等我的一句话,行吧,闲着也是闲着,我明天去看看他好了。”

    张石道:“我陪你去。”

    朱小君撇了下嘴:“不用了,你那么忙,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张石也没有再多客套。

    静了片刻,朱小君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酒杯,转过身正面对着张石,直看得张石浑身发毛:“怎么啦?我……有啥好看的?”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算了,还是不说了……老哥啊,我敬你一杯,朱小君能有今天的场面,你老哥居功至伟,喝了这杯酒,兄弟还有重托,希望老哥能答应。”

    张石怔怔地陪着朱小君干了一大杯:“什么事情啊,神神秘秘的?”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如果,过几天我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希望老哥能领着奇江医疗走下去,陈老五,赵一航,还有我刚找来的司机施启海,他们都需要这家公司能稳稳当当的经营发展着……”

    张石伸出手作势要来试试朱小君的额头温度:“你这是怎么啦?发烧啦?”

    朱小君向后撤了下身,躲开了张石的作势,正色道:“我知道你张石是一个把承诺看作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我今天就想要你的一句承诺,张石,你能答应我的这个重托吗?”

    张石虽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但看到朱小君一脸严肃的样子,也不由得收起了笑,正儿八经地回答道:“只要你朱小君不嫌弃,我张石定然会用生命来呵护奇江医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