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7章 你还当我是兄弟么
    第二天一早,施启海开了车带着朱小君来到了申海戒毒所。

    正如张石所说,陈光明果真是一脸的颓废相,就好像是对未来的生活完全失去了希望,更像是打算把家安在戒毒所中一辈子不在出去了一般。

    “陈老五,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是不?”朱小君一见到陈光明的这副熊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丫也老大不小的了,能懂点事么?”

    陈光明翻了翻眼皮,没吭声。

    朱小君叹了口气,缓和了一下语气,道“这两个月,我让张石都往你家里打了三千块过去,不过我跟张石说了,最多替你打半年的,半年之后,你要是还出不来的话,那我也只能跟你父母说实话了!”

    陈光明抬起头看了两眼,却面无表情。

    朱小君忍不住了,开口骂道:“你他妈别用这种眼光看我,跟条死鱼似的,早知道你是这种怂人,我就不该把琳达留在奇江医疗!”

    一提到了琳达,陈光明总算有点反应了。

    “琳达?你跟我提琳达……还有意思么?”

    朱小君再次缓和了口吻:“天涯何处无芳草?陈老五,等你戒了毒,你仍旧是奇江医疗的一名高管,而且还是一个拥有股份的高管。你丫知道不,现在的奇江医疗,那可是一家价值几十个亿的公司啊……”

    “可我他妈de只想要琳达……”陈光明突然爆吼了起来,吼过之后,双手捂住了脸颊,泪水无声地流淌了出来。

    朱小君也提高了嗓门:“你他妈还不如直接对我说,我陈老五他妈的成了这个样子,全他妈de怪你朱小君!”

    陈光明喘着粗气,松开了双手,怒视着朱小君:“你敢说跟你没关系么?”

    朱小君突然笑了:“我不敢,也从来没想过要推脱自己的责任!”

    陈光明怔住了。

    朱小君又道:“你是我的兄弟,你是为了我才去佟律新的公司的,也正因为这一步,丽莎才会盯上了你,也正因为你跟我的关系,丽莎才会利用你害了你。我今天不想再多跟你唠叨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道理,我只想跟你陈老五说一句,我朱小君的兄弟,可以是个白痴,但绝对不能是个怂货!”

    陈光明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怯怯地问道:“你还当我是兄弟么?像以前一样?”

    朱小君冷冷地回道:“屁话!”

    陈光明反而有了一丝笑意:“那你以后还会不会骂我?”

    朱小君仍旧冰冷:“想骂就骂,不分场合,不分地点。”

    陈光明弯起了眉毛:“那你为什么两个月了,才第一次来看我?”

    朱小君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脑海中登时蹦出了三个英文字母:gay。

    “……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或许,等你出来之后,会再也见不到我。陈老五,这世上有很多种不确定性存在着,我没能及时来探视你,就一定有着我的理由……”朱小君说着,想到了自己接下来的不确定性,掌握着特权的秦宏远是一个,躺在病床上不死不活的康先生又是一个,随便哪一个,都很有可能将自己送别了这个世界。

    对陈光明来说,他在这一年中的经历就像是坐过山车一般,上升的时候,风光无限,那种创业者独有的成功感受,他早已提前感受了。而自打接受了朱小君的指令,去了佟律新的公司做了商业卧底,他的事业感就像是失重了几个g一般,飞速急坠。

    他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落差,于是就彷徨就迷茫。

    而当佟律新出了车祸之后,陈光明的彷徨迷茫更加浓烈,甚至还有些恐惧。但这个时候,朱小君却拒绝了他想回归的要求,劝说他继续留下来做卧底。

    而这个时候,赵一航却逐步成长为了奇江医疗不可或缺的人物。

    陈光明不可能不产生妒忌的念头。

    那时候,他开始怀疑朱小君是不是不想把他当作兄弟了。

    陈光明在表象上很是开朗外向,但是,穷人家的孩子到了大城市上学,多少都会有些自卑感,而陈光明的开朗外向,恰恰是他用来掩盖自己因为自卑而形成的内向封闭的个性。

    大学五年,陈光明唯一愿意说说心里话的,只有朱小君,因为,朱小君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是那么真诚,从来就没有一丝因为他的贫穷而鄙视他的意思。

    跟朱小君成为兄弟之后,朱小君无处不在照顾着他陈光明,有人欺负他,是朱小君挺身而出,月底没钱吃饭,是朱小君拿出了自己的饭卡,当学校提供了五十个勤工俭学的岗位的时候,他报了名却没获得机会,仍是朱小君,跑到了学校学工部,大吵大闹了一顿,才让他成为了第五十一个勤工俭学的同学。

    等等这些,都使得陈光明对朱小君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

    而朱小君却突然疏远了他,陈光明受不了。

    然而,个性使然,陈光明又不愿意把这种感觉摆到桌面上来,他只能是一个人在揣测。

    越揣测,越是陷入牛角尖中无法自拔,这也是陈光明为什么会轻而易举地中了丽莎的圈套的重要缘由。

    染上了毒瘾之后,陈光明确实有了死的念头,但是,活下去的念头也同样强烈。

    像陈光明这种具有双重性格的人,总是要活在矛盾之中。

    朱小君把陈光明救下来之后,将他送进了戒毒所,而之后,就再也没露过面。陈光明觉得很委屈,他不会去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把责任一股脑推到了朱小君的身上,要不是朱小君让他去做了那个什么狗屁卧底的话,那么,这一切就根本不会发生。

    朱小君对陈光明的理解熟悉甚至要超过了陈光明自己对自己的理解熟悉,陈光明在戒毒所的表现根本没超出了朱小君的预料,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陈光明的颓废,朱小君也是早已经猜了个十之八九。

    但是,朱小君想着了要让着陈光明,要顺着他的思想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但是又不能一上来便直说。

    如果直说,像陈光明这种人,嘴巴上不会多讲什么,但内心中绝对又会泛起新的嘀咕。

    好在朱小君把控陈光明已经非常熟练,三两句话,便引得陈光明开始发泄,而他,适时地揽过了责任来。

    陈光明的心理,顿时得到了平衡。

    “炮哥……我错了……等我出来之后,你好好地骂我一顿好了……”

    朱小君的心中涌出了一片酸楚,等陈光明出来之后,那至少也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而他,能过得了秦宏远这一关么?

    一想到秦宏远,朱小君就倍感压力。

    最初开始怀疑秦宏远的时候,朱小君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总觉得这个无间道之局是越来越有意思,越来越刺激了。

    但是,当他在美国经过对李耀广的试探之后,确认了秦宏远确实有问题的时候,这种压力便与日俱增。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从昨晚跟张石聊过了宫琳之事后,他顿时醒悟过来。

    之前跟那帮穿越者的斗法,局面不管是多么危险又或是多么扑朔迷离,那时候,他的身后有个秦宏远,自己时刻能感觉到身后的强力支撑。

    但是,现在一转脸,自己便要跟这个强力支撑点摊牌争斗,朱小君怎么能不感到心里空虚慌乱。

    牵挂那么多,而秦宏远又是那么地熟悉他,随随便便就可以找到了朱小君的软肋。

    宫琳当然是一个。

    刘燕自然也是一个。

    甚至是张石,陈光明,胡恩球,石磊……任何一个都将成为他朱小君在这场战斗中的软肋。

    而秦宏远的软肋在哪里?

    秦宏远有软肋么?

    他的女儿……秦璐?

    一想到秦璐,朱小君的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

    秦宏远与三十年前便穿越来到了这个世上,而秦璐的年龄,比他还要小了一个月。那么,秦璐很可能就是秦宏远的亲生女儿。

    但是,朱小君能拿秦璐来对抗秦宏远么?

    莫说不能,甚至秦宏远都可以把秦璐当成是对付朱小君的手段,因为,在朱小君的心中,秦璐才是分量最重的那一个。

    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这种江湖滥言,对每一个男人都有着不小的影响,而朱小君却恰恰属于被影响的比较重的那一种。

    众多兄弟中,唯有秦璐,已经不能被称为手足了,手断足残,虽然会有钻心的疼痛,但终归不会要了性命。然而,对他朱小君来说,他的性命就是秦璐的性命,而秦璐的性命,也正是他自己的性命。

    水乳交融,又怎么能分得清水和乳。

    空虚慌乱在这一刻悄悄地演变成了恐惧,恐惧的原因并非是朱小君想到了最差的结果,而是,他竟然产生了和秦宏远达成和解的念头。

    和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投降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臣服于邪恶,还不如去主导邪恶!

    “放心吧!”朱小君隔着栏杆,拍了拍陈光明的肩膀:“等你出来了,我一定会找个充足的时间,好好地修理修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