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8章 一一告别
    在申海,该见的都见过了,该聊的也都聊过了,该交代的,更是交代得很清楚了。

    下一站,应该是省城了。

    省城这边倒也利索,无非就是温庆良的一家老小。

    此时的温庆良虽然还无法独自行走,但是,双腿的各种感觉都已经恢复了,痛感,触感,温感,一样都不少。这就代表着温庆良站起来自己走路无非就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陆峰原想着回了国之后便告别黑客界,找份守己的工作,带着老婆孩子,安安心心地过个小日子。可是,经过了上一次康先生袭击事件后,陆峰温柔小两口的特殊技能被军校的领导知道了,向上一传递,然后在向下一指示,陆峰不得已,也只能顺从了权力,从黑客大侠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红客英雄。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军方更加重视老温一家的警卫工作了,学校给温庆良分配了一个处于校内的房子,有着至少一个排的兵力进行保卫工作。

    在美国的时候,谢伟已经知道了朱小君对秦宏远的怀疑,而作为谢伟唯一一个知心的朋友,温庆良自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一家人吃过饭之后,温庆良把朱小君请到了自己的书房,跟朱小君商讨起这件事来。

    按照温庆良的意思,就应该让谢伟从东南亚调集一批人过来,然后跟秦宏远明刀明枪地干上一场。

    “干一场倒是简单了,可是,这样一来,你也好,谢伟也罢,还能有安稳日子过么?如果是以你们的未来为代价,那么得来的这种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朱小君听完了温庆良的意见,略加思索,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秦宏远如果真的有问题,我推测他一时半会还不会动你们两个,对于他来说,也不想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大白于天下。这就决定了这场战斗必将是一场暗斗,他仍旧是502所的秦大所长,而我,也依旧是一个有着502所兼职的商人,至于你和谢伟,最好还是不要牵扯进来。”

    温庆良听了,半天都没作声。

    朱小君说的话,表面上是对这场战斗的分析的结果,但是,温庆良却能感知到这实际上是朱小君在有意保护他和谢伟。

    朱小君见到温庆良沉默不语,于是便劝解道:“你啊,是不是对我没信心?觉得我斗不过秦宏远这只老狐狸?错喽,大错而特错!你想啊,秦宏远如果真的是那边的人,那么,他身上就会背负了两层枷锁,一层是金帝国君主下达的命令,不准任何人伤害于我,第二层枷锁则是他所背负的使命。你好好想想,对秦宏远来说,是朱小君重要,还是他大金帝国的使命更重要?”

    温庆良沉吟片刻,答道:“自然是使命更重要了。”

    朱小君笑道:“那就是了嘛,三十年前你们那些第一批的穿越者,至今已经凋零,仍旧效忠金帝国的,仅有李耀广和他秦宏远两个,而现在,李耀广已死,就剩下了秦宏远一个,孤掌难鸣啊!还有,第二批穿越过来的五个人,也都不存在了,剩下的第三批,都是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不足为虑……”

    温庆良忍不住打断了朱小君:“首领,切不可轻敌大意啊,秦宏远能指挥了李耀广,那就说明他在我们这一批人当中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这种人物,蛰伏了三十年,而且还肯轻易地放弃了李耀广,这说明了什么?以我的揣测,秦宏远定是另有了可行的计划。”

    这个问题,朱小君早已经想到了,但是,他目前的主要目的是说服温庆良不要掺和进来,因此,他才会把跟秦宏远的这场战斗描述的尽可能简单,表达的把握性尽可能的大一些。

    但是,温庆良不是谢伟,思想上比起谢伟要缜密许多。

    朱小君用着上述的言论,很轻易说服了谢伟,但是,温庆良看问题却看的很透彻,直接点出了这场斗争的复杂性。

    “以不变应万变,秦宏远即便有了新的计划,那总是也要准备不是?再说,他一个人能做多大的事?不还是得有帮手吗?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乱动,只要把他的计划给扰乱了,那么他总有狗急跳墙的那一天,而这时候,咱们的机会就来了。”朱小君糊弄不了温庆良,只好浅浅地说了些他真正的想法。

    温庆良眼看着拗不过朱小君,只好退了一步:“这样吧,首领,现在不是还不能百分百确定秦宏远就是那边的人么?咱们先不跟他撕破脸,先静观其变,我跟谢伟呢,会暗中调集一些好手过来,随时听候你的调遣。”

    温庆良退了一步,朱小君也适时地退了一步,点头答应了温庆良的这个建议。

    安顿了温家四口,朱小君回到了彭州,见到了同样是好久未见的刘燕。

    但是,和宫琳有所不同的是这段时间内,刘燕因为新拿下的那块地的拆迁问题,没少跟朱小君打电话,而朱小君只要有时间,总是会和耐心地帮刘燕出谋划策,因此,二人之间虽然多日不见,但也没多少生疏。

    这一次见面,刘燕感觉到朱小君似乎时间很充足,那么就少不了一番温存和那啥。

    那啥了之后,二人又一块去吃了晚饭,吃完饭之后,朱小君还想着带上刘燕去看场电影。相识相知这么久了,他几乎没陪过刘燕去逛街看电影,而这次,朱小君不想留下遗憾。

    然而,刘燕却直接回绝了,因为舅妈的身体最近不太好,出来久了,她放心不下。

    朱小君没再说什么,而是把刘燕送回了家。

    和无数情侣一样,分手的时候,总是卿卿我我难舍难分。

    对刘燕来说,这或许只是惯例,是撒娇。但是,对朱小君来说,这可能是诀别,是给刘燕留下最后的回忆。

    看着刘燕的背影消失在别墅的铁门内,朱小君怅然若失,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手机。

    这是一种煎熬,和亲人一一告别,而又无法说出实情,这滋味,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

    所以,朱小君需要快刀斩乱麻,当晚就见一见黄莺,见过之后则,再回家住一晚,等到第二天,就去找秦宏远。

    管他是什么结果呢!

    如果秦宏远跟他装傻,那么朱小君也不打算扮聪明,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像是得过且过,但暗中较劲就是了。如果秦宏远跟他摊了牌,那也没啥好说的,翻脸干仗就是,该死吊朝下,不死翻过来。

    然而,朱小君拨出去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一遍如此,十遍依旧。

    这已经是黄莺第二次失踪了,比起第一次的直接关机状态,而这一次,电话是通的但无人接听,更是让朱小君的心里忐忑了起来。

    这大晚上的,黄莺会去干什么了呢?不至于那么多电话都听不到呀!

    无奈之下,朱小君只得调整了计划,先把黄莺放到了一边,转而回家去看父母了。

    让朱小君颇感意外的是老爸老妈对自己这么晚时间的回家并没有丝毫的意外,老妈只是问了句吃了没,而老爸朱大梁甚至连话都没说一句,只顾着看自己的电视剧。

    朱小君的心里难免有些冰冷的感觉。

    但随即老妈的一句话却使得朱小君的心顿时滚烫起来。

    “儿啊,今天这么晚了,不走了哈,你看,这是你老爸专门为你定做的被褥,还让我每天只要有太阳,就拿出去晒一晒。喏,你来试试,我晒了一天了,可舒服着呢!”

    朱小君跟着老妈进了自己的卧房,伸手摸了下床上的被褥。

    纯棉的被套床单,土棉花弹纺而成的被褥胎,经过了阳光的哄晒,散发着独特的香气。

    天底下,也只有父母才肯这样对待自己了。

    定做被褥,每天拿出去晒一晒,这些看上去犹如芝麻粒一般的小事,可只有那些有心的父母才能为儿女想得到。

    躺在松软的褥子上,盖着松软芬芳的棉被,朱小君暖的不单单是身体的外表,更是那颗包含着感恩之情的心。

    有父母在身边,睡得就格外踏实,躺在被窝里,朱小君来没来得及对父母之爱感慨够,便已经陷入了梦乡。

    睡梦中,秦宏远化作了厉鬼一般的恐怖模样,握着一把明晃晃的窄刃长刀,正在追杀自己,而远处,则是秦璐笑盈盈地看着这一切却默不作声。

    在梦中的自己居然失去了所有的技能,打不过只得逃,而逃又逃不掉,自己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根本迈不开步子。

    眼看着一脸狰狞的秦宏远一步步逼向了自己,那把明晃晃的长刀扬起在自己的面前,就在最要紧的时候,秦璐突然拿出了一只铃铛,摇晃了起来。

    铃声……

    朱小君陡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侧脸一看,昨晚放在枕边的手机正在想着铃声闪烁着光芒。

    号码是个陌生的,朱小君很想挂掉算了,可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下黄莺的影子,于是便犹豫着接通了电话。

    “朱小君,黄莺在我的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