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399章 生死离别
    朱小君陡然一惊,困意顿时全消。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从对方刚才的音质及语气上,朱小君听出来跟秦宏远并扯不上关系。

    那人桀桀怪笑了两声:“钱……当然是钱!至于我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让黄莺平安回到你的手上,就乖乖地准备拿出五十万来赎人。”

    朱小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五十万,没问题,说吧,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方式……”

    对方颇有些不耐烦,打断了朱小君:“就现在,你出门向东直走,开着手机,我会随时跟你再联系。”

    朱小君道:“可是这大半夜的,你让我到哪儿去筹集五十万的现金呢?”

    对方恶狠狠地回应道:“别他妈废话,老子不要现金,转账就可以了。”

    “好吧,我这就出发,希望你不要伤害了黄莺。”

    挂了电话,朱小君蹑手蹑脚离开了家门,下楼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刚才给绑票黄莺的那伙计在通电话的时候,居然忘记了确认一下黄莺是否真的被绑架了。

    苦笑一声,摸出了手机,想按着刚才的那个号码回拨过去,可是,当打开了手机之后,朱小君又改变了主意。

    对方会是普通的绑匪吗?

    黄莺是自己众多软肋中的一环,而知道黄莺和他关系的人并不多,一般的绑匪,除非是跟踪了他半年以上的时间,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知道黄莺在他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清楚这一点的,却只有胡恩球。

    而其他人……朱小君不得不想到了秦宏远,

    若是秦宏远想掌握朱小君的这些个人秘密的话,估计用不着多大的周折便可以达到目的。况且,秦宏远有着高度的可疑性表明了他就是深藏不露的那批穿越者的最高领导,那么,秦宏远花上一些时间,提前掌握了朱小君的秘密找到朱小君的软肋,也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如果真的是秦宏远安排的这场戏,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朱小君陡然警醒,禁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

    几乎就在同时,响起了一声枪声,朱小君下意识地向右侧一纵,将身子贴在了路边门面店铺的墙壁上。

    这一枪,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虽然在枪响之前,朱小君猛然惊觉到了这个危险,但是他并没有来得及在枪声之前做出躲闪动作。

    然而,这一枪却像是打飞了。

    没容朱小君多想,前方不远处紧接着传来了厮打搏斗的声响,朱小君这才意识到,刚才那一枪,一定是有人影响了枪手,才导致枪手的这一枪不知道打到哪儿去了。

    这个人会是谁呢?

    贴着墙根,朱小君飞速向打斗声传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也就是奔出了三十多米,前方的打斗声却停息了下来,但此刻,朱小君已然辨认出了打斗现场的方位。

    以s型路线,朱小君飞速奔到了打斗现场,在那儿,他终于看见了黄莺。

    看上去娇小柔弱的黄莺坐靠在一根石墩子前面,双手死死地捂住了胸口,而她的胸前,却像是湿了一块。

    “你受伤了?”朱小君奔到了黄莺的面前,这才看清楚,那打湿了黄莺胸膛衣衫的,却是鲜红的鲜血:“坐着别动,我来救你!”

    黄莺微微摇了下头,用着虚弱的声音说道:“朱大哥,别白费力气了,我受的伤,谁也治不好……”

    朱小君岂肯就这样放弃了黄莺的生命,他立即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黄莺轻轻地叹了口气:“朱大哥,你不能动我,不动的话,我还能多活一会,还能再跟你说两句话……”

    朱小君随即脱掉了冬装为黄莺披上,然后又脱掉了贴身内衣堵住了黄莺的流血的胸膛。

    “莺儿,你得挺住,你要相信彭州外科医生的水平……”

    黄莺苦笑道:“可我中的刀上是淬了毒的,这种毒,只有炽焰诛的大首领才有解药,朱大哥,别徒劳了,陪我说两句话,行么?”

    朱天九曾经向朱小君唠叨过炽焰诛的九大杀器,其中便有黄莺所说的炽焰之毒,这种毒,虽不至于传说中的见血封喉,但是一旦侵入了人的血液系统,那么将必死无疑。中了毒的人,要么能及时得到解药,要么就只能静静地呆着别动,让血行尽可能慢下来,或许还可以多活一会。

    当初在山里的时候,朱天九硬逼着朱小君泡药澡,据朱天九自己说,泡过了他配置的这种药水,虽不敢说百毒不侵,但至少也能对抗的主炽焰之毒。

    可惜啊,朱天九死得太早太冤,要不然,黄莺或许还有得救。

    “朱大哥,我好冷……”

    朱小君轻轻地伸出了胳臂,将黄莺揽在了怀中。

    “朱大哥,你会生我的气恨我么……我欺骗了你,其实,我跟康先生秋风他们是一个组织的……”

    当朱小君看到了黄莺的时候,便已经有了这样的判定,但是,在黄莺的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的时候,她的身份还会重要么?

    即便她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阴险目的来接近自己的,但毕竟从来没有残害过自己啊!

    而且,若不是黄莺挺身相救,刚才的那一枪,说不准就会爆了他朱小君的头。

    “莺儿,我不管你是什么组织的,你都是我最爱的小莺儿……”朱小君哽咽了,他深吸了口气,想强忍住眼眶中的热泪,然而,那双眼睛却很不争气,眼皮稍一扑朔,两颗硕大的泪珠便滚落了下来。

    “朱大哥,我在组织中的代号是黑鹰……这代号是不是很难听啊!”

    “不难听……只要跟你有关的,都是最美的。”

    “朱大哥,等我死了,你还会想着我吗?”

    “会……”朱小君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伤悲,两行热泪犹如奔腾的江水,宣泄而下。

    “朱大哥,忘了我吧,我不配……我骗了你,我不是处女,炽焰诛的女特工,都是被无数男人用过的贱货,我……”

    朱小君用脸颊贴住了黄莺的嘴唇:“不要说下去,我不愿意听到你作践自己,在朱大哥的心中,莺儿就是最纯洁的姑娘,这辈子朱大哥不能陪着你,等下辈子,朱大哥一定会来找你,跟你厮守一辈子。”

    黄莺露出了笑容来:“要真的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让任何男人碰我一下,我就等着朱大哥你,我要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孩子……朱大哥,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朱小君流着泪点着头:“男孩女孩,朱大哥都喜欢。”

    黄莺忽然露出了惶恐之色:“朱大哥,天怎么越来越黑了呢?不是快天亮了么?”

    朱小君在心中长叹了一声,他知道,这应该是黄莺向这个世界说再见的时候了。

    “朱大哥,抱紧我!”

    朱小君双臂抄起,将黄莺抱在了怀中。

    “能死在你的怀中,能听到你对我说喜欢我,朱大哥,莺儿好幸福啊。”

    朱小君垂下头,轻轻地在黄莺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朱大哥,要杀你的人是秦宏远……”

    黄莺留下了她在这个世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带着甜美的笑容,停止了呼吸。

    “秦宏远……秦宏远……”朱小君依旧怀抱着黄莺,喃喃道:“你到底要害死多少人才肯善罢甘休呢?”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远处,环卫工人也开始了辛苦的工作。

    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再深情地看了眼怀中的黄莺,最后依依不舍地将黄莺逐渐冰冷下来的身子平放到了地上。

    他不忍心就这样离开黄莺,但是他却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黄莺交给随后赶来的警察。

    因为,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内找到秦宏远,要赶在秦璐知晓了真相之前和秦宏远做个了断。

    然而,这一切却已经来不及了。

    深夜里的一声枪响,早已经惊动了彭州警方,就在朱小君刚想离去的时候,两路警察已经把他夹在了中间。

    如果这个时候硬来的话,朱小君有着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冲出警察的围困,但是,这样一来,警察就会有伤亡。

    警察也是人,也有着老婆孩子老爹老娘,他们万一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有了个三长两短的,朱小君在良心上怎么也过不去这道坎。

    只能是顺从了警察们的意愿,缓缓地举起了双手抱住了后脑勺。

    两名警察随即上前对朱小君进行了搜身,而另外两名警察去检验了黄莺的情况。

    就在警察喝令朱小君转过身来的时候,其中有一名曾经在刑侦二中队跟秦璐做过同事的警察认出了朱小君。

    那警察也是多事,不由分说,便打通了秦璐的电话。

    等朱小君在一帮警察的簇拥下来到了警局的时候,秦璐已经等在了二中队的办公室。

    “把他交给我吧……他好歹也是502所的外聘侦查员,有权对你们保持沉默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502所到底是做什么的机构,但是,其所长可以秒秒钟见到他们的大局长,而且还可以向他们大局长提出这样或那样的要求。这些警察也不是愣头青,个个老于世故,反正朱小君是跑不出警局大院,那就干脆交给秦璐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