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0章 信还是不信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璐将朱小君带到了一间拘留室中。

    偌大的一个市局大院,或许也只有拘留室最为安静了。

    “什么怎么回事?”朱小君一时半会还没想好该如何跟秦璐说起这事,只能用装傻来搪塞,尽量拖延些时间好琢磨一下该用什么方式告诉秦璐。

    秦璐冷笑道:“装傻是不?猪头,老娘认识你也有十好几年了,你个王八蛋翘什么姿势的屁股想拉什么样的屎,老娘清楚得很,说吧,你到底隐瞒了老娘多少事情?”

    朱小君翻着眼皮看着天花板,根本不搭理秦璐。

    秦璐不怒反笑,将手搭在了朱小君的肩膀上:“哥们,那个死了的小妞和你是什么关系?别告诉我你不认识她,你的情况,老娘比谁都清楚。”

    朱小君深吸了口气,将目光移到了一侧的墙角上,仍旧没搭理秦璐。

    黄莺的死,确实深深地刺痛了朱小君,但是,他绝非是因为黄莺的问题才会如此懈怠秦璐。之所以不愿意搭理,纯粹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声枪响之后,警察迅速赶到了现场,这个过程,最多不过五分钟。死者中的是刀伤,致死的原因却是中毒,这些蹊跷咱们暂且不提,我现在就想问一句,那一枪的子弹呢?那颗子弹的方向是冲着谁去的?”

    “我!”朱小君犹豫再三,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对秦璐实话实说。

    秦璐点了点头:“是那姑娘救了你,对吗?”

    “嗯!”

    “冲你开枪的人,一定是康先生的同伙,而那姑娘能救了你,你不觉得可疑吗?”

    朱小君摇了摇头,道:“用不着可疑,那姑娘跟那枪手原本就是同一个组织的人。”

    秦璐一怔,随即便笑开了:“这么说,咱们家猪头还挺有女人缘的嘛,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愿意为你去死?”

    朱小君皱了下眉头,颇为严肃地回道:“希望秦警官能尊重死者。”

    秦璐大笑起来。

    “尊重她?你让我尊重一个丧尽天良的极恶组织的人?我去,你有没有搞错啊!”

    朱小君平静地看着秦璐,冷冷道:“可是,她毕竟救了我!对我来说,哪怕她之前有着天大的罪过,但她总归是我的救命恩人。”

    秦璐耸了耸肩:“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

    朱小君用手指关节顶住了脑门,狠狠地揉了几下,然后抬起头,看着秦璐:“那姑娘临死前,跟我说了幕后的指使人,秦老大,请你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要保持镇定,不可以冲着我胡来。”

    秦璐眯着眼带着笑:“我胡来?我会胡来么?说吧,我估计,这个幕后指使人,就是那帮穿越者的最高领导者。”

    朱小君微微颔首,然后又深吸了口气,缓缓地吐出了三个字:“秦宏远!”

    秦璐呵呵一笑:“你提那个老家伙干什么?”

    朱小君叹了口气:“我是说,那个幕后指使人便是秦宏远!”

    “什么?你瞎咧咧个啥呢?猪头,你是不是被那一枪给吓傻了?”

    “我清楚得很,也平静得很。”朱小君苦笑了一下:“其实,不用那个姑娘告诉我什么,我早已经知道了秦宏远的底细!”

    秦璐先是冷笑,然后大笑,最后是狂笑。“行了,行了!死猪头,玩笑开过就算了,啊,差不多就够了,过了就不好了……”

    朱小君冷冷道:“你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秦老大,这么多年的兄弟走过来,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朱小君开过玩笑吗?”

    秦璐愣住了。

    拘留室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

    过了许久,朱小君才开了口,缓缓地说出了他是如何怀疑到秦宏远,又是如何在李耀广那里得到的验证,包括这一次事件的前前后后。

    秦璐静静地听着,既没有认同的表示,也没有反对的疑问。

    朱小君说完了,而秦璐只是冷哼了一声:“空口无凭,信口雌黄!”

    朱小君苦笑着摇了摇头:“谢谢你没说我满口喷粪。”

    秦璐黑着脸回道:“是不是满口喷粪过会就知道了……”说着,拿出了手机,就要给秦宏远打电话。

    朱小君劈手从秦璐的手中夺过了手机:“秦老大,你冷静一点,把我刚才说的话,再好好地琢磨一下,好么?”

    秦璐冷眼看着朱小君:“琢磨?需要那么复杂吗?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们两个当面对质不就得了?是你朱小君在信口雌黄满口喷粪,还是他秦宏远掩藏身份装疯卖撒,一对质,不就大白天下了吗?”

    朱小君急得爆了粗口:“我草,你他妈能长点脑子吗?对质?亏你能想得出来!那帮穿越者你是见过的,他们有人性吗?我若是判断错了,那倒还好,最多我朱小君每天抽自己一百个嘴巴好了,但要是判断对了呢?做为那帮穿越者的最高领导,秦宏远难道就不是一个心狠手辣全无人性的同类?秦老大,醒醒吧,那不是在对质,那是叫自投罗网啊!”

    秦璐轻蔑地笑道:“秦宏远是我的父亲,我是秦宏远的女儿,虎毒不食子,我就不信他还能要了我的命!”

    朱小君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恐怕,他并不是你的生身父亲。”

    “放屁!”秦璐瞪圆了双眼:“我他妈可以容忍你对秦宏远的怀疑,但是我绝不能容忍你侮辱我的母亲!”

    朱小君苦笑解释:“你想哪去了?我的意思是说,这位秦宏远并不是你的生父秦宏远,他只是借了你父亲的身份而已。就像温庆良,那当年不就是借了一个孤儿学生的身份,才当上了技术兵的吗?我怀疑,当初你母亲的死,就是现在这个秦宏远下的毒手。”

    秦璐怒目相对:“我他妈原本不想说你满口喷粪,但现在我不得不说,朱小君,你他妈不光是满口喷粪,你他妈整个就是一坨大便!”

    骂完之后,秦璐掉头就走,出门的时候,重重一带,将铁门咣当一声给锁上了。

    “秦璐,秦老大……都他妈说过了,不准胡闹……”朱小君在其后扯着嗓子喊道。

    可秦璐头也不回,径直去了。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草,要他妈出麻烦了!”

    他担心的是秦璐会脑门充血一意孤行去找秦宏远核实此事。

    但转念再想,即便秦璐去了,冲着秦宏远说出了刚才他陈述的那些疑问推测以及李耀广黄莺的证词,那么秦宏远就会承认吗?

    以秦宏远的个性,一定会先把秦璐给忽悠了。

    因为,秦宏远的目标是他朱小君,而秦宏远对付他的招数还有很多,没必要一上来就跟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翻脸摊牌。

    这心情刚有些缓和,朱小君陡然又想起了刚才说的此秦宏远非彼秦宏远的推测来,如果这个推测是成立的话,那么,秦璐的生父应该是已经遭到了毒手,而且,秦璐早年丧母,可能也跟这位假秦宏远要隐藏身份有关联。

    如此狠毒的人……

    朱小君陡然间打了个冷战。

    若是秦璐真的不知深浅找去了,那么,秦宏远说不准还真会下了毒手,要知道,对朱小君来说,最大的软肋,可不就是秦璐嘛!

    不行!必须想办法制止这个少脑子的泼妇。

    朱小君想到做到,立马在拘留室中大闹了起来。

    这一闹,立刻引来了数名警察,朱小君歇斯底里地吼道:“把那个姓秦的给老子叫来,不然的话,老子就把你们这警局给拆了!”

    警察们不明就里,其中有一个跟秦璐颇为熟悉的哥们,立即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秦璐的电话,可是,铃声却响在了拘留室中。

    “去找!打电话有个屁用啊!找到了那个悍妇,就说我朱小君正在骂她,已经骂到了她八辈子祖宗那去了!”

    可是,那帮警察却无动于衷,只是围在了走廊上,像看耍猴一般看着朱小君。

    市局大院的拘留室,那铁门的质量确实是好,而且,所有的门锁门销都是反装在外面的。朱小君深知以自己的绝对力量是无法毁坏掉那道铁门的,因此,也不敢用强。

    不敢用强,那就只能用弱。

    朱小君突然安静下来,嘿嘿一笑,对着铁门外的警察道:“你们知道秦璐跑出去是干什么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啊,是因为我骗了她,而她恼羞成怒,现在要出去杀人啊!”

    这话说的颇有些暧昧,那个跟秦璐很熟悉的哥们理解成了朱小君是说秦璐在争风吃醋,以他对秦璐性子的了解,这个小妹子的脾气真的是够爷们,上了火,说杀人倒不至于,但是打人一顿,却很正常。

    一名警察因为争风吃醋而打人,轻了是脱掉这身警服,重了的话,说不准会被判刑。

    那警察升起了战友之情,不忍心秦璐在冲动之下犯下错误,连忙拿起手机要了门卫的电话,叮嘱道:“看到二中队的秦队长出去了吗?没有啊……没有就好,记住了哦,要是看见她出院子的话,说什么也要给我拦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