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1章 约谈求证
    秦璐根本没打算去找秦宏远。

    朱小君说的那些话,虽然把她伤的很重,但秦璐却相信,朱小君不会平白无故地那这些话故意来伤害自己。既然他说出来了,那么就一定有着他的道理。

    只不过,这个道理她秦璐并不认可。

    在秦璐对母亲的记忆中,母亲是那么深爱着自己的丈夫,虽然,那个做丈夫的一年到头不能在家里呆上几天。

    母亲是罹患了急症才撒手人寰的,秦璐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医院的医生护士围着急救床上的母亲转来转去忙里忙外,也就是那一天,秦璐记住了一个疾病的名称叫做胰腺炎。

    而那一天,秦宏远却根本不在家。

    如果按照朱小君的那种推断,说是现在的这位秦宏远害死了母亲,在侦探上,一个嫌疑人不在场的事实便可以完全推翻了这种论断。

    再往上,说现在的这个秦宏远只是借用了她的生父的身份……

    好吧,她秦璐当时太小,对父亲的印象也很模糊,这个秦宏远完全可以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外婆外公呢?他们的眼睛也被蒙住了吗?

    单凭这两点,秦璐便断定朱小君之词必然是一派胡言。

    可是,朱小君的那些分析,还有朱小君所说的那个李耀广,包括凌晨时分死去的那个姑娘的供言,这些,又都表明了秦宏远的不清白。

    除非,这一切都是朱小君在撒谎。

    若是说平时的顽劣之事,朱小君自然没有一句可以相信的话。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秦璐多年养成的习惯是宁愿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朱小君。

    因为,在大事上面,朱小君绝对不会欺骗她。

    躲在洗手间的隔栏中苦思冥想了半个多小时,秦璐也无法想出个所以然。

    最终,秦璐还是决定先给秦宏远打个电话,不把事情挑明,但拿凌晨时分发生的这个案件来试探一下,这总该是没问题的。

    一摸手机,这才想来,自己的手机被朱小君夺了过去还没还给她。

    还在气头上的秦璐出了洗手间,径直回到了那间拘留室的位置。

    而这时,那名相熟的同事,正倚在铁门上跟朱小君唠着嗑。这哥们想从朱小君的嘴巴里套出朱小君和秦璐的暧昧绯闻,而朱小君想的是把这哥们给忽悠了愿意给他打开铁门。

    但秦璐的出现,打断这对各怀鬼胎的哥们的唠嗑。

    那警察讪笑了两下,招呼不打便直接离开了。

    秦璐黑着脸,隔着铁门上的栅栏向朱小君伸出了手:“手机,还给我!”

    朱小君看到秦璐返回,久悬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恬笑着装傻道:“什么手机啊?我没看到啊!”

    回来要手机也不过是给自己找的台阶,秦璐是个外粗内细之人,火气头上或许会刚愎武断,但火气消退了,也还是能冷静地思考问题的。

    借口回来拿手机,实际上是还想跟朱小君再争执一番,说不准,争执之后,答案也就明确了。

    依着这个想法,秦璐一声不吭,打开了拘留室的铁门。

    进了屋,这女人拉长着脸,嘟囔道:“我要跟秦宏远打电话,结果被你夺去了,怎么?你一个大老板,还想赖我的一部破手机么?”

    朱小君从裤兜里掏出了秦璐的手机,却没有递过去:“能不能别闹了?给我点时间,我会给你拿来证据的。”

    秦璐也没着急要回手机,而是坐了下来:“那你说,你打算怎么找到证据呢?”

    朱小君道:“你无非就是想着去跟秦宏远试探一番,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那个暴脾气,恐怕没试探得了秦宏远,反倒被人家给掌握了你的底细。秦璐,我知道你对你老爹的那种感情,我更希望我的推断完全是空穴来风,但是,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已经容不得我们有半点闪失。秦宏远若真的有问题的话,那么他为什么敢于放弃李耀广呢?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他已经有了更恶毒更有效的计划,而李耀广的存在,不光对他的新计划起不到帮助作用,反而会对他有所影响。”

    秦璐低下了头来:“实际上,我也觉得这场胜利来的有些突兀,回过头来看,总觉得有股力量在左右着我们双方,刚才我仔细想了下,觉得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猪头,这样吧,你我都冷静冷静,再把这个事好好地掂量琢磨一下,明天吧,等到了明天,我再跟你商量对策,你觉得好吗?”

    顿了下,秦璐又补充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你在锁在拘留室里了,从现在到明天,你可以随时看到我。”

    朱小君点了点头:“那好吧!”

    煎熬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吃午饭,秦璐委托同事在食堂弄了两个炒菜一小盆汤和一盆米饭过来。

    “我不爱喝汤,这汤你喝了吧。”吃完了饭,秦璐指了指那碗汤。

    从凌晨被电话吵醒带现在,朱小君滴水未沾,正是口渴,而秦璐平时也确实不爱喝汤,于是,未有任何怀疑,朱小君喝下了那碗汤。

    饭后不过五分钟,朱小君就觉得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

    而秦璐这时候也显得很困乏,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倦缩在椅子和审讯桌之间打起了瞌睡。

    秦璐的瞌睡更加刺激了朱小君的困意,他找了块干爽的地面,坐了下来,头一歪,也就睡着了。

    当朱小君的鼾声响起之后,秦璐却悄然‘醒来’,蹑手蹑脚拿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拘留室。

    找个僻静的地方,给秦宏远打个电话……这是秦璐唯一的想法。

    而她却根本没记住秦宏远的手机号码,出了拿回自己的手机,似乎别无他法。而直接向朱小君所要,这哥们定然能揣测出秦璐的意图。

    所以,秦璐才会跟朱小君耍了一个小花招,在那份汤里,下了点他们审讯犯人时常用的安眠药。

    中午时分,市局大院的工作人员都在休息,所以,僻静的地方倒是不少,秦璐溜达了一圈,在市局大楼的左侧的一片花园中站住了。

    刚拿出了手机,就觉得背后有人,猛然一转身,却见到了朱小君的一张笑脸。

    “这样好玩不?”朱小君笑吟吟地嘲讽道:“秦老大,就你那点花花肠子,上初中那会我就全掌握了,可惜啊,这十多年来,你老人家的脾气见长,可心眼却一直没能继续发育。”

    秦璐有些不敢相信:“我明明在汤里下了药的,而且,我明明看到你把那汤是喝光了的,怎么回事呀?你后来又扣出来了?”

    朱小君撇了撇嘴:“扣什么呀!我跟你说,九叔的那个药水澡可不是乱着玩的,九叔说过,我泡了那个药水澡之后,基本上可以做到百毒不侵,就你那点安眠药,对我根本起不到作用。”

    秦璐耸了耸肩,叹了口气:“好吧,算你赢了,不过……”

    朱小君接道:“我根本就不信你能熬得到明天,好了,我刚才已经约了秦宏远,三个小时后,我们会在金鹰国际的一家咖啡馆中见面。走吧,提前做点准备,或许你就可以听到秦宏远亲口说出的真相。”

    朱小君的想法是由他来跟秦宏远周旋,而秦璐躲藏起来听着这场谈话就是。然而,在窃听和反窃听这个领域中,秦宏远可是个高手中的高手,朱小君不敢造次,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把秦璐藏在谈话现场的附近。

    约定的那家咖啡馆,朱小君还算熟悉,知道他们包房的隔音效果虽然很不错,但是房间和房间的间隔都是用木质材料做出来的,只要时间充分,在上面啄出几个小眼洞,然后接上最原始的窃听装置——医生用的听诊器,那么,秦璐便可以在隔壁房间听到这边朱小君和秦宏远的谈话。

    这个办法虽然简单,但实效却不小,只要秦璐躲藏在隔壁房间的事实不被秦宏远所发现。

    “可是……想瞒过他……好难啊!”秦璐也想到了这一层难题。

    朱小君淡淡一笑,道:“所以,咱们得抓紧时间。”

    三个小时后,秦宏远很准时地赶到了金鹰国际的负一楼咖啡馆。

    像是有意看一看,更像是无意走错了门,秦宏远在走进朱小君预定好了的包房前,打量了一下左右两个包房的情况。

    不用说,秦璐必然藏在这两个包房中的一个。

    然而,秦宏远并没有看出什么蹊跷。

    因为,那两个包房都有客人,一间是一对情侣样子的男女,而另一间则是四个大男人在喝茶打掼蛋。

    而包房的设施是如此简单,其他根本没有可以藏得住一个人的隐蔽空间。

    在中间的包房中,朱小君微笑着迎向了同样是面带微笑的秦宏远。

    “秦大所长,你还挺守时的啊,多一分钟不多,少一分钟不少,刚刚好卡着点。”

    秦宏远呵呵笑道:“你这位大英雄相约,秦某人岂敢造次?自然得十分守时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