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2章 摊牌
    朱小君把秦宏远让到了靠里面的一个座位,如果双方确定为敌的话,里面座位的活动空间小,自然会多一些危险。

    但秦宏远却根本没在乎这些,呵呵笑着,便坐了过去。

    “秦大所长,现在李耀广已经over了,剩下的那些残兵败勇根本不足为虑,现在是不是可以说我们已经赢下了这场战役了呢?”朱小君笑眯眯地给秦宏远添了杯茶,递了过去。

    秦宏远接过了茶,抿了一小口,笑道:“胜局已定!但战役尚未结束,因为那帮穿越者的穿越隧道还没有摧毁,他们随时都可以卷土重来。”

    朱小君道:“剩下的这些事,应该跟我没几毛钱的关系了吧?我的意思是说,从今往后,我是不是可以脱离你们502所了?”

    秦宏远思索了片刻,笑着点头应道:“你原本也不属于我们502所,一直以来,502所也没有对你实行过组织权力,我们之间应该说是一种合作关系。至于今后嘛,我想,这种合作关系不应该断裂的,毕竟这穿越隧道尚存,那边的人随时都可以重新打通这隧道。”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笑道:“等他们重新打通了隧道,你再来找我就是,我现在最需要的是想度个假,我发觉啊,在国外语言不通的环境下,人特别容易静下来。你不觉得我经历了这么多事,也该静上一段时间了?”

    朱小君按照自己的步骤,开始试探秦宏远。

    他借口要静一静,而且是出国找个地方休个假,这样一来,就基本上脱离了秦宏远的视线,假若秦宏远心里有鬼,那么对朱小君的这个想法一定会有些忌惮。

    当然,秦宏远肯定不会显露出这种忌惮情绪。

    “嗯,出去散散心也挺不错……”秦宏远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了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笑开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朱小君一怔,问道:“几个意思?”

    秦宏远道:“朱小君,我一向认为你挺聪明的,怎么会犯下如此低劣的错误呢?”

    朱小君又是一怔,秦宏远的表现风云突变,一定是刚才在外面发生了什么,然后通知了他。莫非……是隔壁的秦璐出了什么问题?

    刚这样想,秦宏远就揭示了答案:“你既然已经怀疑了我,为什么还要做飞蛾扑火自投罗网的蠢事呢?”

    “我……我做什么蠢事了?”朱小君在心里倒吸了口冷气,就目前情况看,秦宏远一定是掌握了主动权,所以,朱小君只能是先装傻。

    “你确实杀了李耀广,但并不是在大马做的,而是跟到了美国,对吗?”秦宏远悠闲地品着茶,慢悠悠,一条一条地数落着:“在你接受除掉李耀广这个任务的时候,你对我就已经有了怀疑,所以,你才会不听从我的调遣,暗中弄了自己的一套。我还可以想象的到,你并没有拷问李耀广,而是给他下了个套,通过他的潜在表现而判定出他跟我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朱小君,做人做事,聪明固然很好,但是,往往会出现聪明反被聪明误,你啊,便是这句俗话的最好写照。”

    朱小君继续装傻:“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秦宏远呵呵笑道:“今天凌晨,我用黑鹰…哦,或许你并不知道黄莺的代号,我还是叫一个你比较熟悉的名字吧。黄莺是我安插在你身边的一颗钉子,不到关键时刻,我是绝对不会启用她的,可是,你杀了李耀广之后,我便断定你对我已经产生了怀疑。朱小君,鉴于你特殊的身份和本事,我不敢再留你,所以,我启动了黄莺,并派出了我的最好的狙击手,可是,我没想到,黄莺这个小丫头竟然会爱上你,竟然会在关键时刻牺牲了自己的性命来救你!”

    秦宏远说着,双眼中流露出迷茫的神色,看的出来,他对黄莺的死颇有些遗憾。

    “黄莺这个丫头的本事可不小,我那个狙击手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也只能伤了她,好在他用的匕首是淬过毒的,黄莺是必死无疑。不过,这样一来,就给你留下了和黄莺说话的时间。朱小君,你不会对我说,那黄莺什么都没告诉你吧!”

    秦宏远既然把事情挑明了,那么朱小君也没什么好躲躲闪闪的了。

    “黄莺对我说,秦宏远才是他们组织中的最高首领。我不信,所以就想找个机会来试探你,却没想到,你居然就这么畅快地承认了。”

    秦宏远轻蔑一笑,道:“我没有那么多心思跟你玩心理战,我的时间很紧迫,所以,当我确定了我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优势的时候,那就跟你摊牌好了。”

    朱小君嘿嘿一笑:“摊牌?你手上有什么牌可以摊?我承认,你秦所长手底下有点功夫,但是那点功夫对我朱小君来说,还不值一提,只要我愿意,不出这间房,我就可以让你魂归西天,你信还是不信?”

    秦宏远大笑。

    “信!我怎么敢不信呢?但是,我更相信的是你朱小君根本不敢出手。”

    朱小君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为毛这么有把握呢?”

    秦宏远叹道:“因为你朱小君的软肋实在是太多,宫琳,刘燕,张石,陈光明,胡恩球……我随便拿出一个来要挟你,恐怕你都得乖乖就范,对不?”

    朱小君长叹了一声:“对,非常对,这正是我不敢主动跟你摊牌的原因。”

    秦宏远得意地笑了:“其实,你还是有机会的……当我知道了你已经对我产生了怀疑的时候,你就该雷霆出手,那时候,我还处于矛盾之中,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将我一举击溃。”

    朱小君感慨道:“我不是没这样想过,但是,如果我这样做了,又该如何面对秦璐呢?”

    秦宏远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璐这个小丫头。为了君主的计划,我杀了她的父亲母亲,又以小秦璐的生命逼迫了她外公外婆十几年,最终因抑郁而亡,要是秦璐这丫头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是不是作孽太多了呀?”

    虽然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亲耳听到了秦宏远的说词,朱小君在心里还是惊了一下。

    “你啊,作孽太多,也不在乎多一样少一样了。秦宏远…哦,不,你不配用这个名字,说吧,你的原名叫什么?”

    “原名?我叫了二十多年的秦宏远,哪里还记得原名?”

    朱小君撇了撇嘴:“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有底气,那就不妨把你的底气说来听听,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心甘情愿地屈服于你啊!”

    秦宏远笑着摇了摇头:“我怎么感觉这像是你在审问我呢?要不,咱们换一种方式来玩玩,你现在就可以向我出手,看看我会怎么对付你,如何?”

    朱小君盯着‘秦宏远’看了几秒钟,然后长叹一声,道:“算你狠,我承认我玩不过你,我认输。”

    秦宏远呵呵笑了。

    “其实,就在我刚才看手机的时候,你要是反应足够快的话,兴许还可以冲出去把璐丫头给救下来,可惜啊,你只顾着对付我了,却没想到我留了后招。朱小君,别的不说,就一秦璐,还不足够让你乖乖就范么?”

    朱小君知道了‘秦宏远’手中的底牌,反而平静了下来:“弱弱地问一句,你是怎么发现秦璐的?”

    ‘秦宏远’笑道:“我好歹也算是养了她二十几年,从她三四岁开始,一步步看着她长大成人,不错,你把她装扮成那个谈恋爱的男人,装扮的确实很像,而且还只给了我一个背影。不过啊,路丫头装男人虽然很像,但是装成个谈恋爱的男人,那就一点也不像喽!”

    朱小君点了点头,冲着‘秦宏远’竖起了大拇指:“还有个问题,按说秦璐的身手也不错,你手底下居然还有这种高手能在无声无息间就把她给制服了?”

    ‘秦宏远’摇了摇头,道:“难么?璐丫头的注意力都在装鬼上了,我的人只需要瞄准了,一枪麻醉子弹,不就解决问题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跟你相比,我的确是嫩了点,好吧,技不如人,我输的心服口服。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当初在省城的时候,我和秦璐被困在地下室中,眼看着就要被淹死了,是你搭救的我们两个吧?你也真是的,你要是不那么做的话,哪里还能整出那么多事来?”

    ‘秦宏远’叹了口气,回答道:“我只能说,那个时候我还是低估你了,我以为,只要控制了秦璐的思维,就能约束了你的行动。再说,君主确实下过命令,不许伤害了你朱小君的性命。康先生和秋风违抗了君主的命令,我又不方便向他们两个显露身份,所以,只能暗中救了你们两个。”

    朱小君点了点头:“可是,今天凌晨,你却违抗了你们君主的命令,哥们,你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秦宏远摇头叹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若是能一枪了结了你性命,那么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李耀广的身上,可惜啊,功亏一篑,居然被黄莺这个丫头给耽误了。我不得已只能采取下策,朱小君,愿不愿意跟我做场交易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