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4章 腐败计划
    一连三天,朱小君在谢伟的陪同下穿梭于拉斯维加斯的各大赌场之间,似乎已经陷于纸醉金迷中不能自拔。

    这期间,朱小君也跟‘秦宏远’派来监视自己的那个哥们混了个脸熟。

    按照‘秦宏远’的规定,那哥们每天早晨八点钟和晚上八点钟都必须准时向他汇报一次朱小君的行踪,假若这个时间没有看到朱小君的话,那么将会视朱小君为擅自行动继而立即处决秦璐。

    于是乎,朱小君自掏腰包把那哥们安排到了自己所住酒店的隔壁房间,每天早晚八点钟准时报到。

    三天之后,朱小君和那哥们已经熟悉到可以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了。

    那哥们能被‘秦宏远’选来承担这项任务,显然一个对组织极为忠诚的人。

    可是,忠诚并不是绝对的。

    这个世上,就不会存在绝对的忠诚。

    朱小君认为,只要他拿出足够的耐心和足够的诱惑,就一定能把这哥们拖下水,腐败了他。

    用了三天的时间,朱小君跟那哥们混了个相熟,又用了三天的时间,朱小君已经能跟那哥们一块吃晚饭了。

    之后,谢伟又从他的地下赌博集团中调来了两个公关经理,都是一水的绝色大美女。

    色诱,赌诱,以及朱小君不时抛出的高消费的诱惑,等等这些,对一个男人来说已经是很难拒绝的了。

    可不仅如此,朱小君还是不早晚地拉着那哥们聊一聊金帝国,感慨一番他们老朱家跟金帝国君主的渊源。

    对那哥们来说,假若这些诱惑均是来自于敌人,那么他肯定能做到视而不见,然而,朱小君能算是敌人吗?

    当初跟着李耀广的时候,那哥们就知道,君主曾经下达过命令,不准伤害了朱小君。而之后,‘秦宏远’对朱小君一击不成,再也没有流露出除掉朱小君的念头。而就算是那天凌晨的狙击计划,‘秦宏远’也是暗中执行,知道的人无非就是他、狙击手和黄莺三人。

    所以,那负责监视朱小君的哥们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很是困惑。

    一方面,在那边还没有穿越过来的时候,就知道朱氏家族对金帝国的显赫功绩,也听说过朱天一背叛组织的传说。等到被选入了‘亲密无间’计划后,又得知君主对朱天一的背叛采取了包容的态度,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他们伤害了朱天一的遗孤。

    另一方面,朱小君是不早晚地还对他流露出对金帝国的感情,解释说当初之所以跟李耀广对着干,都是受到了‘秦宏远’的蛊惑。但后来,却又是骑虎难下左右不是,所以,现在‘秦宏远’把他逼走,对他来说却是一种解脱。

    那哥们眼睛看到的是朱小君整天无忧无虑开心快活地过着有钱人的生活,耳朵里听到的是朱小君对将来的他和金帝国关系的展望,脑子里便不由地开始思考起他应该如何对待朱小君的严肃问题。

    ‘秦宏远’虽然现在贵为‘亲密无间’计划的最高执行人,但是跟朱氏家族的显赫地位相比,他还算不上个什么。如果‘秦宏远’失败了,那么金帝国肯定会令派精英前来替代,就算他侥幸取得了成功,那么将来在金帝国的体系中,他‘秦宏远’也无法跟朱氏家族相提并论。

    信仰,是一个人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某人极其相信和尊敬,拿来作为自己行动的指南或榜样。

    信仰,就是这个人的信任所在。

    但与信任不同的是:信仰同时是这个人价值的所在。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信仰,首先要符合了自己的切身利益。

    朱小君嘻嘻哈哈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将近了一个月,终于使得那哥们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切身利益来了。

    腐败的大门终于闪现了一丝缝隙。

    有了缝隙,就会有渗出,那哥们很自然地从一开始的只听不说话转变成了偶尔也会说上几句。

    再到后来,居然愿意跟朱小君一块喝点小酒了。

    这之后的事情,便步入了朱小君理想中的轨道,虽然速度不快,但每天都在前进。

    那哥们在朱小君溜达赌场的时候,也愿意偶尔玩上几把,谢伟调过来的两个绝色美女偶尔跟他开个玩笑打个情骂个俏,那哥们也能坦然接受。

    谢伟对朱小君的这个策略不怎么赞同,他认为效率太低,还不如直接拿钱砸,一千万不行那就五千万,五千万还不行那就一个亿。要是钱真的砸不动的话,干脆就跟他玩硬的。

    朱小君听了,只是呵呵一笑,当个耳边风,听完就算。

    毕竟在谢伟的心中,感受不到朱小君对秦璐的那份感情。

    他不容许在过程中出现任何差池从而影响到了秦璐的安危。

    好在从国内传过来的消息一直是平静的,‘秦宏远’似乎并没有着急开始行动。

    两个月之后,那哥们已经跟朱小君称兄道弟了,在赌场中玩起来,那哥们也会大呼小叫,因为赢钱而兴奋,因为输钱而沮丧。平日里看着那两个绝色大美女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不再向之前那样空洞,而是充满了内涵。

    时机逐渐成熟了。

    这时候,朱小君才开始了针对那哥们的真正的腐败计划。

    由谢伟出面,跟某个赌场的老板达成了协议,然后让荷官故意放水。

    因此,那一晚上,这哥们如有神助,怎么玩怎么赢,要不是胆子太小的话,凭着那种不讲道理的手气,估计都能把整个拉斯维加斯给赢下来。

    但朱小君也得讲成本,能把那哥们给伺候兴奋了,也就足够了。

    对那哥们来说,一晚上赢了三万多美金,已经足够让他兴奋到极点了,因此,在收手之后,主动邀请了朱小君一起去宵夜。

    那晚,朱小君和那哥们都喝了不少的酒。

    借着酒兴,朱小君开始了他的第二步腐败计划——砸钱砸地位。

    “兄弟啊,今天我想掏心窝子跟你说几句,你要是能听进去,那就听着,要是听不进去,就当我是喝多了胡说八道。”

    那哥们大着舌头点了点头:“行,你说!”

    “你知道‘秦宏远’为什么要蛊惑我跟李耀广对着干么?你又知道‘秦宏远’为什么要把我支配到这边来么?我跟你说啊,等等这些,无非都是为了一个个人的利益!”

    利益?

    那哥们这几天想得最多的就是这俩字,所以立马来了兴趣,将上身向朱小君倾斜了过去,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可以说,李耀广要是成功了,那么未来的金帝国就没有了‘秦宏远’的什么事,所以,‘秦宏远’要联合我,千方百计地阻扰李耀广。好了,李耀广最终失败了,但是,李耀广为‘亲密无间’计划打下的基础尚存,我跟‘秦宏远’一块制定了一个补充计划,而这个补充计划实施起来的可行性,要远远超过了李耀广的病毒计划,现在,这个补充计划的时机逐渐成熟了,所以,‘秦宏远’才会不择手段地将我逼到国外。”朱小君说着,强忍着不断产生的摸鼻子的念头。

    那哥们经过了朱小君长达两个多月的心理铺垫,此刻再考虑问题,总是会下意识地从利益两个字出发,因此,便轻而易举地相信了朱小君的谎言。

    “嗯,你接着说。”

    朱小君喝了口酒,啃了口鸡腿,然后把目光尽可能地装作深邃的样子。

    “你觉得我会甘心吗?”朱小君摇了摇头:“哼,‘秦宏远’他错了!他以为控制了我朱小君的一个发小便可以逼我就范么?太他妈可笑!大丈夫做事,怎么会被这种琐事所羁绊呢?一将功成万骨枯,既然选择了这个方向,那么就一定要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那哥们的神色突然闪现出一丝不安。

    朱小君的意思太显然不过了,他之所以会躲在这个赌城纸醉金迷,无非就是在麻痹‘秦宏远’,而时机一旦成熟,那么就会放任秦璐的安危于不顾。

    他朱小君的发小,‘秦宏远’手中的底牌,这都能放弃,那么,他一个负责监视的小喽罗,会是什么下场呢?

    朱小君不容那哥们多想,接着激昂道:“再跟你说一个你想不到的事情,你曾经的大首领李耀广并没有死,哼,我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啊!还有,康先生现在活的也好好的,不信的话,你看看这个。”

    说着,朱小君撸起了袖管,露出了那只手环。

    “这玩意你知道是什么吗?是康先生拿来对付我的手环炸/弹,只要康先生停止了心跳,那么这只手环就将立即爆炸,可是,都这么久了,手环……哈哈哈,你明白了么?”

    那只手环是第三批穿越者带过来的一个特殊武器,这哥们虽然没有资格使用,但是其功能却是了解,当初康先生领用了这只手环,这是大家伙都知道的事情。

    手环安然无恙,那就只能说明康先生确实还活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