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6章 精神病院
    彭州东郊有座山,名叫泉山,泉山不高,也没什么秀丽的风景,但在彭州却是赫赫有名,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坐落在泉山脚下的一家医院,彭州市精神病医院。

    这年头,各大医院都在拼了老命地改善自己的硬件条件,医院的环境设施可以说是与时俱进越来越漂亮。然而,精神病医院却是个清水衙门,收益很一般,每年都得靠着政府拨款来过日子。

    因此,精神病医院往往都是残破老旧的一副样子。

    这一天刚上班,彭州市精神病医院的汤院长突然接到了市招商局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是有家来自于东南亚的慈善基金准备在彭州做点善事,招商局向人家举荐了精神病医院。

    汤院长从医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愿意往精神病医院投钱的事情。

    不过,不管这个慈善基金抱着怎么样的想法,也不用管到底是人家主动提到的精神病院还真是招商局举荐的精神病院,对汤院长来说,他只需要抽出点时间来接待一下,搂草打兔子,捞一把是一把,总不至于被人家给耍了骗了。

    上午十点整,一个外表极为光鲜的年轻华侨在市招商局的两名工作人员和一名看着面熟的年轻人的陪同下来到了精神病医院。

    汤院长赶紧迎了上去。

    那个看着面熟的年轻人首先向汤院长伸出了手来:“我是褚先生的临时法律顾问,我姓胡,叫胡恩球,汤院长,我们应该是在一块吃过饭的,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汤院长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当初正是这个胡恩球的老爹,把彭州医疗界搞得人心惶惶,精神病医院虽说是清贫一些,但毕竟也少不了一些器械上药品商的联络。

    胡恩球紧接着又向汤院长介绍了那位来自于东南亚的慈善资金的掌管人褚先生。

    “鄙人姓褚,管理的这份慈善基金来自于家父,哦,家父原本就是彭州人氏,特意叮嘱鄙人,要不遗余力地为彭州人民做点善事。”

    其中一名招商局的工作人员连忙上来卖乖道:“我们了解到褚先生他们家曾有人遭受过精神疾病的折磨,所以就力劝褚先生以你们精神病院为起始点,开启褚氏家族在彭州的慈善事业。”

    褚先生微微颔首,应道:“你们的意思也干好是家父的意思。”

    这事听着很靠谱啊!

    汤院长的小心脏禁不住开始扑通起来。

    一行人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了汤院长的办公室。

    “冒昧的问一句,褚先生……唉,真不知该怎么启口问啊!”汤院长为众人泡了茶,拿了烟,正想打听一下这位光鲜的褚先生准备拿出多少真金白银来做善事,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太过于突兀。

    一旁的胡恩球接道:“汤院长啊,有想法就直接说好了,你是不是想问问褚先生的慈善金额是多大的规模啊?”

    汤院长连连点头,就差了哈腰了:“嗯,嗯,我们医院条件简陋,经费紧张,确实急需一大笔资金来改善医疗条件。”

    褚先生挥了挥手,颇为潇洒地拿出了一根雪茄,身旁的胡恩球立马掏出了一只锃亮的朗声打火机,为褚先生点了火。

    “至于金额嘛……家父交代过,只要用在了有意义的地方,上不封顶,一千万,几千万,甚至一个亿两个亿都可以考虑。”

    胡恩球冲着汤院长挤了下眼,道:“褚先生最关心的有两件事,一是你们现在的医疗条件的现况,二是你们的医护人员对待病人的态度,汤院长,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咱们最好来一次实地考察。”

    汤院长连连点头:“应该,应该,不过你看现在这个时间点……要不,等咱们用过了午餐再……”

    褚先生淡淡一笑,向胡恩球招了招手。

    胡恩球俯下了身子,将耳朵靠向了褚先生的嘴边,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着头。

    听完了,胡恩球将汤院长拉到了一边:“褚先生是来做善事的,不是来吃饭的。他刚才跟我说,他很担心你会利用这个时间差进行造假……汤院长,抓住机会,实事求是地给他看看,咱们怎么着也得让他留点钱下来啊!”

    汤院长陡然惊醒过来。

    他之所以建议午饭后再考察医院,纯属出于客套礼节,可是对那种富豪来说,你一个破旧医院的饭局又怎么能吸引得了人家呢,反倒是让人家产生了误会。

    “那……”

    汤院长一句那字还没说完,就被胡恩球给堵了回去:“那什么呀,立即就带着他在医院走一走,坦坦荡荡,他想看什么就让他看什么,我跟你说啊,他说一个亿两个亿是吹牛逼,但是,让他留下个千儿八百万的,我还是有把握的,放心吧,汤院长,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汤院长被胡恩球给短时间洗脑了,于是畅快地向褚先生做出了请的手势。

    一病区,二病区,三病区……

    电击治疗室,脑电检查室,活动室……

    褚先生饶有兴趣一个不落地看着,并时不早晚地跟胡恩球小声讨论着什么,而胡恩球每每听到了褚先生的意见,都会立即拿出个小本本记录下来。

    整间医院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看完了。

    “褚先生辛苦了,要不……”

    褚先生摆了摆手,问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带我看啊?比如一些特殊病人的病房?”

    汤院长一怔,随即看到了胡恩球的眼神,连忙道:“确实还有一个重症患者的看押病房,不过啊,褚先生,那边相对危险一些……”

    褚先生打断了汤院长:“家父告诉我,要么不看,要么就看个清清楚楚。汤院长,多一点个人危险倒没什么,做不到家父的要求,那才是头疼的事情。”

    汤院长一咬牙,看就看呗,能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精神病医院也不是什么绝密的单位,管他看过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呢?

    在去往重症患者室的路上,汤院长向褚先生和胡恩球介绍起这个重症患者的基本情况。

    “是个女警察,得的是妄想强迫症,总是在唠叨什么穿越者,什么毁灭地球的巨大阴谋,还说她的父亲就是这个要毁灭地球的穿越者最大的头头。其实,这种病很常见,算不上重症,可是,那女警察的力道本事特别大,不把她关在特殊房间里,恐怕我们这些医护人员的安全都没办法保证了。”

    褚先生听着,面无特殊表情,但一旁的胡恩球却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那女警察自然就是秦璐。

    而胡恩球陪同的这位来自于东南亚的褚先生不是朱小君又能是谁。

    ‘秦宏远’也实属大意,他以为,他把朱小君逼出国并严加看管了,那么,也就没人会为秦璐出头。

    而把秦璐留在自己手上,又实在是麻烦,不断地给予镇定剂又怕伤了秦璐的中枢神经,到头来没法子向朱小君交代,可不给予镇定,这秦璐就会大吵大闹。

    ‘秦宏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关押地点,最后灵机一动,把秦璐送到了精神病医院,让精神病医院来替他托管秦璐。

    ‘秦宏远’做的虽然很隐蔽,连市局那些秦璐的同事都给瞒过去了,可惜的是,还有另外一双眼睛在盯着‘秦宏远’。

    这双眼睛的主人便是胡恩球。

    朱小君临出发之前,把胡恩球叫回了彭州,给了他一个任务,就是盯死了‘秦宏远’。胡恩球虽然缺乏盯梢的经验,但这厮的智商可不低,再加上背后有个鬼精鬼精的朱小君的指点,还真是把这项任务完成的不错。

    他看到了‘秦宏远’去了趟精神病院,于是就判定出一定是把秦璐藏到了这家精神病医院中了。

    待到朱小君偷渡回来之后,二人便合计出了今天的这一出大戏。

    在重症室,伪装成褚先生的朱小君看到了倦缩在房间一角的秦璐。

    进来两个月了,秦璐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根本没人相信她。最后闹累了,折腾乏了,秦璐也只能是逆来顺受,把这儿当成了监狱。

    一日三餐,这一点要比监狱强很多,晚上睡觉也有张床铺,唯一比不上监狱的是这儿根本不给她防风的时间。

    听到了有人过来的脚步声,秦璐懒得抬头去看。

    但平时不管是过来送饭的还是来查房,都是一个人的脚步,最多也不过是两个人,可是,今天的脚步声居然是四五个人之多。

    好奇心使得秦璐往门口的方向瞄了一眼。

    “猪头!”秦璐禁不住惊呼了一声。

    朱小君可是花了大价钱请的专业化妆师为他化的妆,化好了之后,他自个照镜子都觉得很陌生,然而,秦璐只是不经意的一撇,居然就把朱小君给认了出来。

    朱小君连忙闪到了一边。

    结果又把身后的胡恩球给露了出来。

    “混球?”秦璐又是一声惊呼。

    汤院长看来是被秦璐给吓破胆子了,连听了秦璐的两声惊呼,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不好,病人看来要发作!”

    朱小君顺势道:“那咱们还是先走一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