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07章 鱼饵
    朱小君说走就走,脚步飞快。

    身后,胡恩球紧紧跟上。

    再之后,汤院长和那招商局的两名干部,三步并作两步,急刷刷向前追。

    身后,秦璐扑到了铁栏前,嘶吼着:“猪头!混球!你他妈给老娘滚回来!”

    一行人听到了这充满了霸气的嘶吼声,溜得更快了,尤其是汤院长,腰圆腿短,对秦璐的恐惧心理最强,几乎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

    ‘褚先生’似乎也失去了继续考察医院的兴趣,连汤院长的办公室都没回,急匆匆就要赶回去。

    上车之前,又在胡恩球耳边说了几句。

    胡恩球又一次把汤院长拖到了一边:“褚先生已经答应了,他个人先给你们捐助伍佰万,用于患者住院条件的改善。”

    伍佰万,距离汤院长的希望值有些距离,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强,汤院长还是连声感谢了。

    胡恩球又道:“这五百万只是褚先生的个人捐助,他掌管的慈善基金还需要走流程,褚先生说,他准备向他父亲先申请个两千万,让我转告你一声,钱不多,只是个心意,如果这笔钱能落实的好,下一步他会考虑增加捐助的。”

    汤院长激动了,伍佰万再加上之后的两千万,这笔钱可以做不少的事情了,就算他只能得到其中的百分之十,那也是二百五十万呀……这个数字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后面再缀上四个零,那就不一样了。

    “要不晚上我们请褚先生坐坐?再给他准备一份厚礼?”

    胡恩球蔑笑道:“你把褚先生当成骗子了?就为了吃你一顿拿你一份厚礼么?汤院长,不是小弟说你,你以后可不要有这种思想了,不然得话,会让褚先生误会的。”

    汤院长自然是连连称是。

    利利索索离开了之后,朱小君和胡恩球把招商局的两名干部送回了单位,然后哥俩找了个洗浴中心猫了起来。

    落实了秦璐的下落,接下来就是等到了天黑去解救秦璐。

    也是凑巧,‘秦宏远’原本在精神病院是安排了人手对秦璐进行监视的,可是,他突然有了想大干一场的念头,于是便在前一天把那个监视的手下给调回去了。

    至于精神病医院的那些保卫科干事已经值班的保安,对朱小君来说,根本形成不了阻碍。

    到了晚上,朱小君胡恩球哥俩出了洗浴中心,又找了家羊肉馆大快朵颐了一顿,待到了零点时分,打了辆车,来到了精神病医院。

    绕过了保安,来到了那间重症室,朱小君拿出了两根钢丝,三下五去二,便打开了第一道铁门的外锁。

    留下了胡恩球望风,朱小君进了铁门,又是三两下,便打开了铁栅栏上的铁锁。

    “秦老大,别他妈给我玩阴的,我猪头啊!”朱小君拿着手电筒照了下里面的床铺,却没看得到秦璐躺上面。

    ‘噗!”一道疾风直奔朱小君的面门而来,同时响起了秦璐的斥骂:“你他妈怎么现在才来!”

    朱小君单掌横力,挡住了秦璐快如疾风的一拳,低声喝道:“别惹事!赶紧跟我出去!”

    来到了走廊上,胡恩球讪笑着向秦璐问好:“秦老大,你还好吧!”

    秦璐的回答是撩起一脚正中了胡恩球的屁股:“你他妈蹲里面两个月试试?还好吧?好你个死人头啊!”

    朱小君随后把两道铁锁复原了,然后追上来喝道:“都别闹,等出了医院,找个地方,让你们撒了欢的胡闹。”

    一路顺畅出了医院,不过地方太偏,走了老大一段路才遇上了一辆出租车。

    回到了早前住所,秦璐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哥们三人来到了之前经常去的那个小酒馆。

    “草,憋死老娘了,死猪头,你他妈今晚要不好好地陪陪老娘……哼,别怪老娘今后说不认识你!”

    胡恩球纯粹是犯了找抽的毛病,讪笑道:“算我一个呗,我跟猪头一块伺候你,保管……”

    保管啥还没说出来,秦璐的一巴掌便从天而降,差点就把胡恩球的脑袋给拍进了肚子里。

    等喝上了酒,秦璐开始责备朱小君了。

    “猪头,你说你笨成什么样子了?出的那个啥主意啊?让我扮成那副样子,还不是被人家给一眼认出来了。还有,你这两个月都跑哪去了?草,是不是看到老娘被关进精神病院你丫特别开心?”

    朱小君盯着秦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秦璐作势要打,可扬起了巴掌,却叹了口气。

    “猪头,你干嘛不解释呢?哪怕你撒个谎,我听了心里不也会舒服点么?”

    朱小君撇了撇嘴,回道:“我干嘛要撒谎,能看到你被关在精神病院的那副样子,我朱小君顿时感觉到值了,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仇恨怨气顿时烟消云散了!”

    胡恩球不甘寂寞,也跟着道:“就是,就是,猪头原打算明晚再去救你的,是我不忍心,毕竟我对你的仇恨比猪头要少一点。”

    秦璐听了后是哈哈大笑:“喝酒吧,跟你们俩货聊不起来,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三人不一会便干掉了一瓶二锅头,借着酒兴,秦璐红了眼:“猪头,姓秦的那个王八蛋拿我来要挟你了吧!”

    不等朱小君作答,胡恩球抢着道:“可不是嘛,猪头就因为这个,被逼去了美国呆了俩月。”

    秦璐把头转向了朱小君:“跟我具体说说好不?”

    朱小君却闲费口舌耽误时间,可又拗不过秦璐,只得捡关键的几点笼统地说了一遍。

    饶是如此,秦璐也是听得唏嘘不已。

    “你丫腐败人还真是有一套呢,你怎么就从来没动过腐败一下老娘的想法呢?”

    朱小君笑道:“混球刚才不是想腐败你了吗?下场多惨啊,那么大一颗脑袋,都差点被你给拍进肚子里去了。”

    胡恩球撇嘴道:“人家秦老大是看不上咱,人家喜欢的是肌肉男,对不?”

    秦璐白了眼胡恩球,突然捂着嘴笑了。

    “咋地啦?笑得那么瘆人?”

    秦璐瞥了眼胡恩球,转而对朱小君道:“猪头,你还记得上高二那年不?混球跟他老爹闹别扭,吵着闹着要到南方去做牛郎……”

    胡恩球红了脸,悻然道:“哪壶不开你就专门提哪壶啊!”

    转眼间,第二瓶二锅头又喝的只剩了一个瓶底,秦璐的酒意更浓了,而胡恩球的舌头也开始不听使唤了。

    可这二人在兴头上根本停不下来,吵吵着要再来一瓶。

    朱小君劝道:“差不多就够了啊,喝多了误事,明天咱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秦璐歪着脖子斜着眼,盯着朱小君,笑道:“不就是找那个姓秦的王八蛋算个总账吗?没多大事,就凭咱哥俩联手,分分钟送他去见阎罗王。”

    朱小君皱了下没有,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是倒不急,我想,你明天是不是该去你妈妈de墓前去看看,还得换块墓碑……”

    秦璐大大咧咧地回答道:“等收拾了那个王八蛋,再来做这些事也不迟啊!”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你可以轻敌,可是我再也不敢轻敌了。秦老大,你好好想想,若是秦宏远始终躲在502总部该怎么办?我们认定了他是金帝国的人,可是我们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你啊,是不是还想胡闹一番后再被关进精神病院去啊?”

    听了朱小君这番连解释带训斥的话,秦璐老实了。

    “好吧,听你一次,今天就喝到这儿算了,等把事情他妈de全办完了,老娘再正儿八经地喝上一回!”

    结了账买了单,回到了住处,胡恩球便已经醉的不行了。

    朱小君把胡恩球扔到了自己的床上,转而来到了客厅。

    秦璐虽然有些酒意,但意识仍旧能自主控制,现在,这俩搭档需要好好地合计合计,盘算一下该如何对付‘秦宏远’。

    “现在,‘秦宏远’……哦,不,姓秦的……草,就管他叫王八蛋好了,现在王八蛋在明我们在暗,这是我们的优势,现在,只需要掌握了王八蛋的行踪,咱们就可以突袭他,就像你说的,分分钟便可以送他去见阎罗王。但是,我们的风险就在于事情必须做的干净再干净,否则的话,被你们这帮警察给抓着小尾巴了,咱们可是有理也说不清啊!那王八蛋毕竟是特殊机构的负责人,咱们要是被抓了,弄不好,得判我们个死罪啊!”

    秦璐怔了怔,道:“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猪头,我保证不再逞强了,什么都听你的,好么?”

    朱小君点了点头,道:“等明天给你妈妈扫完墓,弄好新墓碑,然后你就去警局露个面,啥也不用多说,露完面之后立即躲起来。我相信,王八蛋在你们警局肯定有眼线,没多会就会知道你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

    秦璐道:“我懂了,你是想拿我来做鱼饵。”

    朱小君笑道:“希望你能把这个鱼饵做好,秦老大,咱们不光要干掉那个王八蛋,还要在干掉他之前,引诱他说出实情来。因为我在拉斯维加斯那边安排的还算妥当,老王八蛋一定想不到我已经回来了,所以,当他面对你的时候,一定会轻敌,而他一旦轻敌,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