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10章 速度决定成败
    朱小君耳力过人,虽然已经出了大厅,但是大厅里发生的一切,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既然里面暂时不会死人,那么外面就得赶紧死人!

    朱小君继续了他刚刚停下的脚步,扛着大砍刀晃荡到了第二道门。

    第二道门的守卫看到这哥们居然如此不负责任,刚想责骂,就觉得后头一紧,双眼顿时一片漆黑。

    朱小君一招偷袭,废掉了第二道门的守卫,几乎同时飞起了身子,扑向了第三道门的守卫。

    朱小君的身形虽然极快,但是,还有比他更快的。

    比他更快的倒不是敌人,而是敌人带来的大砍刀。

    朱小君在飞起身形的同时,将手中的砍刀掷向了二十米外的第四道门的守卫。

    “啊……”

    “额……”

    第三道门和第四道门的两名守卫几乎同时中招,一个被朱小君一拳打在了心口窝,只发出了半声‘啊’的音,便嗝屁了,而另一个刚刚转过身就看见自己的胸膛插上了一把钢刀,惊愕一声后,也就断了气。

    收拾完这四个该死货之后,朱小君瞄了眼走廊远方,现在对他来说有向前和向后两个选择,如果选择错了,那可能就会因为耽搁了时间而导致不可想象的后果。

    也该是朱小君时来运转,就在他做出了向后的决定的时候,前面走廊拐角处传来动静。

    声音不大,但朱小君还是能听得到。

    “首领,炸药已经安装好了,你随时可以启动引爆装置!”

    朱小君倒吸了口冷气,幸亏自己没有犹豫,抓住了刚才的那个看似不是机会的机会溜了出来,要不然,这大厅中的一千多号子人,可就只能在轰隆隆的伴奏下手拉手地奔赴黄泉了。

    朱小君从地毯上拣起了第三道门守卫的那把砍刀,依旧扛在了肩上,向着声音方向晃悠了过去。

    刚转过弯,就看到一个找死货拿着对讲机迎面走了过来。

    朱小君像是跟对方打招呼,头一定,手一晃,那把大砍刀便飞了起来。

    干掉了这个找死货之后,朱小君顿时后悔了,这死货他妈de都装了多少个爆炸点啊,又他妈de都装到了什么地方去了呀,为啥不留个活口掏个口供啊!

    可用脚尖踢了踢那找死货,朱小君只能是唉声叹气,那货早已经死得透透的了。

    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去查询了。

    这时候,朱小君在大学期间看过的那些小说起到了作用,他想起来曾经有那么一本讲特种兵的小说,其中所描述的场景跟他今天所遇到的很是类似,恐怖分子也是用炸药来达到最终目的,作者在书中写到,为了使炸药的效果对建筑物起到最大的破坏作用,炸点应该安放在建筑物的着力点上。

    好吧,可哪儿才是这座大厦的着力点呢?

    草,五年大学,为什么不开设一门建筑原理的课程呢?

    没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向前闯了,还是自己的那句名言,该死吊朝上,不死翻过来。

    刚走出了两步,朱小君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折回头来,把那个找死货的对讲机拿在了手上。

    或许,这对讲机能给自己提供一点信息呢!

    事实再一次证明了运气比智商要管用的真理,同时,事实也证明了另一个真理,那就是做事不认真,活该被人抻。

    那找死货为了追求效率,居然对每一个炸点安装留下来的痕迹都未做清理。

    这一下可把朱小君同学高兴坏了。

    不到半分钟,他就一连找到了两个爆炸装置。

    可是,问题又来了。

    这爆炸装置该怎么伺候才能让它不爆炸呢?

    剪蓝线?还是剪红线?

    我靠,这爆炸装置怎么根本没有蓝红线之分呢?全都是他妈一水的黄线。

    朱小君着急的是满头大汗。

    ……

    ‘秦宏远’放弃了开枪的念头。

    而秦璐为了能给朱小君争取到最充裕的时间,也没有再做反抗,乖乖地让人家给弄了个五花大绑,单独看押。

    ‘秦宏远’陡然想起了什么,挨个人堆搜寻了一遍。

    他最担心的那个人并不在现场。

    长出了口气的‘秦宏远’再次走上了主席台,拣起了刚才丢下的无线话筒。

    而这时,他的耳机中传来了手下人已经将爆炸装置安放到位的汇报。

    ‘秦宏远’仍旧没有着急拿出那个引爆遥控器出来。

    这倒不是因为他犹豫了,相反,此刻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能以这种形式向君主表达了他的忠心,这必将在金帝国的史册上写下浓浓的一笔,他的家族也定将因此在大金国步入上层贵族之列。

    但是,现在这点动静是不是小了一点呢?

    警方的人还没有赶到现场,更别说那些媒体了。

    ‘秦宏远’希望的是有很多很多媒体可以通过手中的摄像机或是照相机,记录下这‘伟大’的一刻。

    因此,‘秦宏远’暗自决定,反正自己已经牢牢地掌握了主动权,而那个最让他担心的朱小君又不在现场,等等吧,等一等反应缓慢的那些媒体记者。

    “我们今天这样做,为的就是要给广大的癌症患者讨个公道,不能任由你们这些白狼肆意宰割。还有,我们要求你们这些白狼赔偿我们的损失,在场的所有人,谁能拿出一百万来,我立即放人!”

    一百万!

    很多么?

    在场的各级各地的专家们分成了三个派别。

    大城市的大医院的大专家门认为一百万实在不多,完全可以接受。

    而中等城市的中等医院的中等级别专家们则认为一百万可是个不小的数目,但是拿来买条命,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小城市的小医院的小专家们就有些受不了了,一百万,或许是他们三年甚至五年才能积攒下来的财产,就这么一把手交出去了,实在是肉疼。

    “我交钱!”

    某一堆人群中有个胖子举起了手:“我这就交钱!给我个账号,最多五分钟就可以给你们转去一百万。”

    主席台上的‘秦宏远’笑开了。

    所谓的一百万买下自己一条命,纯属是他跟大家开的玩笑,为的只是拖延一下时间,又怎么会当真呢!

    “嗯,很好,不过看你这样子,一定是黑了更多患者的钱财了吧,现在涨价了,一百外不行,要……”

    所有的专家们都支棱起耳朵,准备听这凶徒头头开出的新价码。

    而‘秦宏远’像是故意卖关子一样,突然停下来不说话了。

    因为,他隐隐地听到了外面的警笛声。

    放下了话筒,‘秦宏远’向身边一名手下交代了两句,然后走到了窗前。

    这个会议大厅是在酒店的三楼,窗户一侧便是临街的一侧,所以,站在窗前,就可以看清楚酒店之外的场景。

    看到楼下刚刚赶到正在忙着拉起警戒线的警察,‘秦宏远’的脸上显现出一丝即将达到目的的狞笑。

    警察已经来了,那些媒体记者们还会远么?

    ……

    面对着那个爆炸装置,朱小君是束手无策,只能是急的满头大汗。

    打个电话向警方求救?

    擦,他妈de当初为什么想那么多,居然把手机留在了宾馆。

    要不然跑回去问问‘秦宏远’这玩意该怎么拆除呢?

    朱小君下意识地抬手要抽自己一巴掌。

    这手一抬,不小心碰到了那个爆炸装置。

    这一下,可把朱小君给吓得不行,捂着心口窝愣愣地看着那爆炸装置。

    一秒,两秒……半分钟……

    哦,还没炸,看来没事!

    拍了拍胸口,安慰了一下自个,然后突然又是一愣,接着便笑开了。

    那爆炸装置居然是用虹吸原理粘附在墙壁上的,而且,那找死货做事是真的很毛糙,根本没安放牢固,被朱小君不经意的一碰,居然给碰歪了。

    哦,哟,啊啊啊,朱小君狂喜之下,赶紧脱下了外套,做成了一个袋子,然后摘下了那颗爆炸装置。

    第一颗安然进袋,第二颗顺利拿下,朱小君围着那会议大厅转了四分之三圈,一共摘下了七颗相同的爆炸装置。

    他妈de,为什么是七颗不是八颗呢?

    如果是八颗,朱小君基本上可以断定所有的爆炸装置都被他摘掉了。可偏偏是七颗……

    七颗!

    能是全部么?这他妈又不是玩七彩珠,更不是拼七巧板。

    朱小君很是恼火,但是,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再去查询一遍了。

    因为步话机中已经传来了‘秦宏远’的命令,命令外面所有的人十分钟后全都进入到大厅中,准备跟着他一起向君主表达忠诚。

    外面的人……

    外面只有死人,当然,除了他朱小君。

    好吧,管他是七颗还是八颗,只剩下五分钟了,他必须把这袋子爆炸装置给处理了。

    速度,此时必须是绝对的速度,朱小君来不及乘坐电梯,从楼梯口飞奔而下,来到了二楼之后,直接跳下了大堂之中。

    冲出酒店大门,外面的警察陡然一惊,差不多一二十人同时拉开了枪栓。

    但和朱小君的绝对速度相比,警察们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十来米的距离,立马横七竖八地躺倒了十几个。

    朱小君随手拖住了一名警察,冲向了一辆冲锋车。

    跳上车,朱小君喊了一句:“别他妈拦着我,楼上的炸弹都在我手上这袋子里了!”

    然后,发动了车子,冲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