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13章 要命的事
    踏踏实实睡了一觉,第二天临近中午才自然醒来。

    朱小君醒来的时候,秦璐仍旧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这个可怜的女人,幼年丧了母,临近青年又没了把自个从小拉扯大的外公外婆,原以为还有一份如山一般的父爱,可到头来才知道,正是这份‘父爱’把她害的是家破人亡孤苦伶仃。

    搁在了一般人,经受了这样的打击,早已经是一蹶不振了。之后,又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在那种鬼地方蹲了两个多月,换做了朱小君,也难免会真的疯掉。

    但秦璐都挺了过来。

    当她扣动了扳机,将那颗复仇的子弹射入了仇人的眉心的时候,朱小君以为她的精神会垮掉,至少也会嚎啕大哭一场。

    但是,这个娘们仍旧挺住了,没有流泪,也没有颓废下去,更没有朱小君预想中那样精神垮下来。

    她只是大醉了一场。

    朱小君轻轻地叹了口气,为秦璐盖好了毛毯,然后拿出了手机,叫了两份外卖。

    洗漱之后,朱小君又想起昨天的承诺,于是用手机打开了驴友网站,选了一家广告词写的顺眼的旅行公司,预定了后天飞往香港的旅行团。

    就在外卖刚刚送来,而秦璐恰好睁开了惺忪睡眼的时候,一个陌生手机号码打到了朱小君的手机上来。

    朱小君冲着秦璐先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手机,再指了指外卖,又指了指洗浴间,然后做了个吃东西的动作,秦璐点了点头之后,朱小君便接通了电话。

    “是我,宫琳!”

    朱小君连忙窜到了阳台上。

    “你这段时间都去哪儿了?电话始终打不通,你,你三哥,就跟蒸发了似的,知不知道别人有多担心你么?”

    “……”

    “喂!你怎么不说话呢?”

    “……小君,我想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呀?有什么事咱们见面说不行吗?”

    “……见面……不,我想说的……小君,我以后……你忘了我,行吗?”

    “什么鬼?你几个意思?你把这话再说一遍!”

    “小君,你别生气,你听我解释啊……”

    “好好好,我就听听你怎么解释!”

    “这些日子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的心一直很乱,三哥就带我到了青藏高原来散散心,可是……我觉得我找到自己的归宿了。”

    “你找到你的归宿?”朱小君顿时觉得自个的头上开始冒绿光了。

    “小君,你别误会,我是说,我想皈依佛门……”

    “你……”朱小君顿时觉得喉头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

    “小君,你别生气啊,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但是……我的心在这儿特别平静,我……”

    “我什么我呀,宫琳,我告诉你,你六根不净,入了佛门也只能是给佛祖添麻烦,听我一句,赶紧回来,有什么话,咱们当面说!”

    “……”

    “喂!喂?怎么又不说话了?”

    “小君,是我,你三哥。”

    “三哥啊,你们兄妹俩这是闹哪出啊?”

    “小君,你别着急,小琳也就是个好奇,等她这股劲过去了,我就把她带回来,好了,这事是三哥惹下来的,三哥会负责到底的,你最多再等个半年,我保管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琳来。”

    “……唉,那也只能这样了。”

    挂了电话,朱小君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宫琳并不是被佛门所吸引,她只是以此为借口,想就此了结了和自己的这段孽缘。

    可不是嘛,他朱小君再怎么有钱,再怎么有地位,但是这国家的法律他还得必须准守,一夫一妻制,谁也无法越过了这道红线。

    娶了宫琳,对刘燕就是不公平。

    娶了刘燕,对宫琳也是不公平。

    真他妈想穿越到古代去啊!

    悻悻然回到了客厅,秦璐这娘们已经风卷残云般摆平了第一份外卖,正在进攻第二份。

    “猪头,你怎么就知道我特别饿呢?还专门给我叫了两份外卖。”

    朱小君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以示对秦璐的抗议。

    刚想拿出手机在叫一份外卖过来,却见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来电号码。

    居然是吴东城打来的。

    不等手机铃声响起,朱小君别接通了电话。

    “小君,是你吗?”

    “嗯,当然。”

    “你换了新号码,结果我搞糊涂了,还一直拨你的老号呢……哦,小君啊,有个事要跟你说一声,上次那个中枪的病人……对,就是你上了台给她止了血,后来又因为输血性溶血差一点死了的病人……”

    康先生!

    朱小君陡然紧张了起来:“她怎么啦?是醒过来了吗?”

    “怎么可能醒过来!我是要跟你说一声,今天夜里,那个病人的各项生命指标突然出现问题了,虽然经过抢救回过来了,但是各脏器都出现了衰竭的现象,估计撑不了多久了!”

    “撑不了多久是好久啊?一天,还是几个小时?”

    “你要说具体时间,谁也无法断定,但是从经验上讲,六七个小时内应该没问题,但是,很难过得了今夜。”

    六七个小时……过不了今夜……

    朱小君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腕,露出了那个手环。

    “好吧,我知道了,你们要不遗余力地尽量延长她的生命,嗯,就这样。”

    挂上了电话,朱小君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看着秦璐。

    而秦璐听到了整个电话的内容,此时像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朱小君。

    “只有六七个小时了,我是不是得考虑一下我的遗书该怎么写了……”

    “猪头……我,陪着你。”

    “你陪我?陪我做什么?有你老人家在身边,到了那边,连泡妞都觉得碍事。”

    “我就是要陪着你!”秦璐扑朔了两下眼皮,然后滚落出两颗硕大的泪珠。

    “你……”

    朱小君突然笑开了,那笑容绝对不是无奈之下的苦笑,而是绝处逢生时的喜悦。

    刚才,他只不过被突如其来的噩耗给整蒙了,这会一旦清醒过来,也就想起了解决的办法。

    反向穿越!

    穿到那帮穿越者的世界当中去!

    “问你,秦老大,上次你打了康先生一枪的那个地点,怎么样,你们警方有没有把这个现场破坏掉啊?”

    秦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自己也觉得这种表达实在是混乱,连忙解释道:“那天之后,我就让二中队的弟兄们把现场给封闭起来了,还特意嘱咐了他们,没有我的同意,坚决不可以进入现场。”

    “哦……”朱小君慢吞吞地应了一句,然后突然加速,转身奔进了房间中,稀里哗啦收拾了几样东西,然后冲出来,拉着秦璐就往门外走:“抓紧!跟我回彭州。”

    “回彭州?”秦璐一时没能转过弯来。

    “嗯,回彭州,只有回到了彭州,我才有机会活下来!”朱小君拖着秦璐上了电梯。

    秦璐仍旧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可是,你回去就能救活了康先生?”

    朱小君气道:“我啥时候说我能救活那个死娘们了?我的意思是说……”

    电梯刚下了一楼,却停住了,上来了一对老年夫妇。

    朱小君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出了电梯,来到了小区门口,刚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那里,只是车里并没有司机。

    出租车隔着马路的对面便是一家小吃店,不用说,那出租车司机一定是在那家小店中吃东西了。

    朱小君冲了过去,叫嚷道:“门外的出租车是谁的呀?”

    一中年男人等着迷惑的眼神转头看着朱小君:“怎么啦?”

    朱小君‘bia-da’一下,拍下了五张百元大钞:“别吃了,我有急事,送我去高铁站。”

    有五百块赚,那还吃个球啊!

    出租车司机立马抹了下嘴巴,跟着朱小君出来了。

    路上,朱小君订好了前往彭州的高铁票。

    这一路,朱小君和秦璐都没再说什么,毕竟有个出租车司机在场,说话并不方便。

    等上了高铁,朱小君才解释道:“康先生曾经说过,这只手环只有金帝国的君主才有办法取得掉,我想,我跟那个什么鬼金帝国的孽缘还没了结,这一趟,看来是不走不行了。”

    秦璐道:“可是,那也来不及啊?就算你能顺利地穿越了过去,那找到金帝国的君主,也是需要时间的呀!”

    朱小君笑了笑:“刚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了。我是这么想的,你说九叔会骗我吗?”

    秦璐摇了摇头。

    “是啊,九叔是不会骗我的,所以,这‘炽焰诛’的说法一定是真实的,可是,康先生在我面前却真真切切地用这对‘炽焰诛’扎了自己一下,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按她的解释,这对‘炽焰诛’在转换了世界之后就失去了功效了。那你说,这手环要是到了那边,是不是跟炽焰诛一样,也会失去功效呢?”

    秦璐的双眼闪现出光芒来:“我跟你一块过去!”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道:“我滴个小姑奶奶啊,这反向穿越是怎么样的一个穿法,我还没来及打听的到,那康先生就被你一枪给撂倒了,你还当这是场旅游啊,是去迪斯尼疯玩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