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16章 脱身
    勉强吃了一碗糙米饭和半盘子盐水土豆之后,朱小君推称吃饱了。

    基地负责人随即招呼来手下收拾了之后,便准备带着朱小君去面见张将军。

    在路经基地大厅的时候,朱小君看到了悬挂在大厅正中的一幅个人画像,不消说,画像的人一定是金帝国君主无疑。

    画像的另一侧墙壁上悬挂着偌大一张世界地图,朱小君借着向君主画像驻足施礼的空档,瞄了几眼那副世界地图,这一瞄,禁不住哑然失笑。

    这异世界的大陆架跟地球基本上雷同,也分作了六大板块,其中,那基地负责人所说的扶桑帝国和花旗帝国的位置,跟地球世界的小日本和usa对应的非常吻合。

    只不过,金帝国的位置对应有些让朱小君摸不太清楚。

    跟着基地负责人向君主画像行完了注目礼之后,二人出了基地大门,登上了一辆造型颇为怪异的军车。

    这车有着梦幻般的流线造型,车头部位稍窄,四只轮子像是镶嵌在车体之中,更奇怪的是,整辆车居然没有车窗……包括车头部分。

    朱小君不能做出任何的惊叹状,因为他只能伪装成一年前第三批穿越者之一,这批人离开金帝国并没有多久,所以,对金帝国的一切都应该很熟悉才对。

    可是,待上了车,朱小君更是震惊,这车从外往里看,没有车窗,而从里往外看,却是通体通明,包括地面的方向。

    坐定之后,那基地负责人随手点了下前方的一个按键,眼前随即出现了一个虚拟面板,基地负责人在虚拟面板上输入了目的地,然后按了确认。

    车子随即便自动启动了。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哦,我叫周军。”朱小君随口胡诌了个名字。

    基地负责人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朱小君:“说真的,咱们其实是一个系统的同志,来认识一下,我姓安,叫安昌河。”

    朱小君接过了名片,瞅了一眼后立马敬了个礼:“安将军好!”

    安昌河笑着摆了摆手:“我这个将军不是真正的将军,不过是可以享受到将军的待遇而已,待会你要见到的张将军,那才是真正的将军。小周啊,你可要做好准备了,张将军是一个很苛刻的人,最讨厌说话啰哩啰嗦的人,你啊,可得注意这一点,汇报事情的时候,一定要言简意赅,条理清晰。”

    朱小君点头应下了。

    该如何去应对那个张将军,根本不是朱小君需要考虑的事情,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该如何脱身,而且还不能让这位姓安的事后往上汇报。

    “张将军的住所离咱们基地有点距离,小周啊,你不妨借这个时间好好思考思考,我呢,也借这个机会,顺便休息休息。”安昌河说晚,将座椅后背放了下来,仰躺了下去,闭上了双眼。

    车子的性能非常好,但是道路的状况却越来越糟糕,可亏了安昌河练就了在颠簸中睡觉的本领,居然能保持了沉睡的状态。

    朱小君看着车外的景色,虽然秀美,但也很荒凉。

    这一次,他是被逼无奈急急忙忙跳上的穿越舱,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都几乎没有准备。现在,有了这点时间,他是该好好琢磨一下未来该何去何从的问题了。

    很显然,他是不能曝光的。

    这个安昌河是很好糊弄,但是,到了张将军那里,说不准就会露馅穿帮,而一旦被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等待自己的,还不知道是个怎样的结果。

    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朱小君断然不肯冒这个风险。

    那么,就剩下了唯一的一条路——立即潜逃。

    但潜逃也存在很大的风险。

    一个从那边穿越回来的战士,口口声声说有重要情况需要向君主汇报,可拍拍屁股不见了人影,这种事,势必要闹出个风波来。

    而风波一旦掀起,那么自己自然也就成了被通缉的对象。

    人生地不熟的,这要是成了通缉犯,那小日子可就难过了。如果是这般辛苦地保条命下来,那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死了呢!

    朱小君琢磨着这些问题,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一旁正在熟睡的安昌河。

    此君虽然也是一名身着军装的军人,但其相貌举止,却都表明了他其实是一个技术型人物,既没有军人的那种刚烈个性,也缺乏军人的那种强健体魄。

    制服他,似乎用不了多大的气力,然后以生死为胁迫,逼着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说话,似乎也有不小的希望。

    想到就做到,朱小君立马伸出手,扣住了安昌河的喉结。

    “对不起了,安将军,打搅你的好梦了。”

    安昌河从沉睡中惊醒,随即便镇定下来:“你……你不是被派来汇报工作的?”

    朱小君笑了笑:“这个局面,你不觉得问出这句话有些多余吗?”

    安昌河苦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明知故问是吧,好吧,我不问就是。”说着,当真闭上了嘴巴,并且还闭上了双眼。

    “真他妈是个书呆子!”朱小君在心里暗骂了一声,然后拍了下安昌河的脸:“喂!安将军,就这么被我干掉了,你不觉得冤屈吗?”

    安昌河睁开了眼,居然笑了:“当然冤屈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做个交易!”朱小君稍稍松了些扣住安昌河喉结的手:“我不杀你,但是,你回去之后,不能把我的事情说出去!”

    安昌河扑朔着两对眼皮,愣了一小会,苦笑道:“那你还是干净利落的干掉我吧,省得受炽焰诛的那帮人的折磨了!”

    朱小君叹了口气,道:“那好吧,我原本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光可以没有责任,而且还能立下不大不小的一份功劳,可是你执意要死,我也没办法,只好送你上路了!”

    安昌河突然叫道:“等等!”

    朱小君冷冷地问道:“还有何事?”

    安昌河换了个嘴脸,乞求道:“我答应你,只要你能保证我不被追责,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去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