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18章 中枪
    毋庸置疑,金帝国是一个穷兵黩武的国家,比起地球世界,这儿虽然领先了五十年,掌握了诸多的尖端武器技术,但是,在民生民权方面,却是落伍了地球世界数十年。

    尤其是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等。

    吃就不用多说了,朱小君经历了一次难以下咽的晚餐和早点,对这边人们的食品贫瘠早已经有了深刻的印记,更不要说他经历的晚餐和早点,还都属于档次较高的那一种。

    至于人们的穿和住,朱小君也只能是唏嘘不已,从视觉范围内,朱小君的感受就像是来到了一个拍摄地球世界旧社会电影的片场当中。

    再说到行。

    夜间时分,朱小君跟着安昌河体会了一把科幻的感觉,但是,天亮了,朱小君才发现,原来民用的交通工具跟军用的会相差如此之大。

    这小镇上,百姓们几乎没有代步工具,偶尔有一两个骑着自行车的人,那都是会引起其他人的羡慕眼光的稀罕事。

    从这个名叫泮塘的小镇到仁浦市,一天只有两趟班车,上午九点整就有一班,若是没能赶得上,那么就只能等到下午一点半钟了。

    吃过了早餐之后,朱小君早早地来到了车站,可是,当他准备购买车票的时候,禁不住傻掉了。

    买张车票,还需要提供身份证。

    朱小君哪来的身份证啊!

    买不了票,就只能坐黑车,要不然,步行五十里地,非得把朱小君给累死不行。

    然而,黑车开出来的价码却高的吓人,朱小君捏着剩下的那几张纸票,心里禁不住咒骂了安昌河,他妈de,做好事也不做到位,就给了那么点钱,付了黑车钱就没有下顿的饭钱,想留够了下顿的饭钱,就满足不了黑车司机的胃口。

    咋办呢?

    朱小君一筹莫展。

    把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当出去?

    衣服肯定是不能当出去的,唯一值钱且可以当出去的就是手腕上的那块腕表了,然而,这块江诗丹顿品牌的腕表来到了这个世界,却成了杂牌子,那黑车的车主居然懒得再多看一眼。

    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身后驶过来了一辆军车,居然在朱小君的身边停了下来。

    还没等朱小君意识过来,车上便跳下了两名士兵,端着朱小君从没见到过的单兵武器,对准了朱小君。

    啥意思?

    朱小君一怔。

    然后,就见到车上下来了一位军官模样的家伙。

    “什么情况?”

    没等朱小君开口,那黑车车主抢着道:“这家伙没在车站买票,却想包我的车,我估计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于是就向您汇报喽。”

    那军官来到了朱小君的面前:“身份证!拿出来检查。”

    “忘带了,丢家里了!”朱小君的反应还算快。

    “报身份证号码!”

    “……我脑子不好使,没记住。”

    “什么地方人?叫什么名字?”

    朱小君支吾了,他可以随时胡诌出一个名字,但是这地名……朱小君可没办法胡诌出来。

    那军官冷笑了一声,转身挥了挥手:“一看就知道是个反叛分子,抓起来,充当劳工了!”

    “我……冤枉啊!”朱小君口中喊着冤,但心里却盘算着是该掉头就跑呢还是就地反击,干脆利索的办趴下这官兵三人呢?

    可是,没等朱小君作出决定,其中一名士兵便扣动了扳机。

    朱小君顿时感觉到浑身一震,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那军官看着手下两名士兵将朱小君拖上了车,然后冲着那个黑车车主招了招手。

    黑车车主讪笑着凑了过来。

    “做的不错,喏,这是答应给你的报酬,不过啊,你这量还是不多啊,要加油了哦,不然的话,我也不好交差,对不?”

    那黑车车主接下了军官递过来的几张纸钞,连连点头称是。

    军官关上了车门,然后启动了军车。

    军车出了泮塘镇,转了个弯,径直向仁浦市的方向驶去。

    仁浦,乃是金帝国版图中距离扶桑帝国最近的一个港口城市,因为金帝国和扶桑及花旗帝国军事集团的紧张对立,仁浦市的战略地位越发越显得重要,如果敌方要对金帝国实施登陆攻击的话,这仁浦则最有可能被敌方选作了第一攻击点。

    因此,金帝国在仁浦市驻扎了重兵,并严阵以待。

    自三十年前金帝国和扶桑花旗帝国军事集团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核战争之后,双方都意识到战争对自己一方的巨大伤害,因此,战后双方虽然仍旧是处于拔剑弩张的敌对状态,但是彼此间都能保持最大的克制。

    然而,维持了三十年之久的平衡却被一件极小的事件给打破了。

    一年前,也就是第三批穿越者刚刚穿越成功没一个礼拜,扶桑帝国的一艘渔船因为失去了动力被风浪送到了金帝国的领海上,随后风停浪静,那渔船经过抢修恢复了动力,在返途的时候,顺手搂了几网。

    这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如果不被金帝国的海上巡逻队发现的话,这件事或许过不了几天就会被渔船上的扶桑渔民所忘记。

    可就是那么巧,金帝国的海上巡逻舰居然就逮住了他们的偷渔行为。

    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金帝国和扶桑国各执一词,但结果却是公开的,金帝国的巡逻舰艇开了火,将那艘渔船直接击沉在海面上。

    事后,金帝国宣称是扶桑国渔船武力抗拒金帝国巡逻舰,并打伤了舰艇上的三名士兵,金帝国巡逻舰出于自卫,才向扶桑国渔船开的火。

    扶桑国自然不肯吃这个闷亏,于是跟金帝国打起了口水战。

    再之后,金帝国炽焰诛组织出面,向全世界展示了那艘渔船实际上是扶桑国的间谍船只的有力证据。

    而扶桑国一口咬定这是场阴谋。

    口水战越发激烈,双方积累了三十余年的仇恨再一次爆发。

    两国军队隔海相对,频频举办各种规模各种类型的军事演习。

    战争,大有一触即发的势头。

    而金帝国的最前沿阵地,仁浦市,自然是首当其冲,各种部队严阵以待,并加快了各种永久性工事的修建速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