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22章 做君子太难
    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朱小君的分析是那些被抓来的劳工看不到自己还有生的希望,与其迟早都是一个死,那还不如铤而走险,闹上一场,说不准就会有生的可能。

    而军方为难的是绝不能释放了这批劳工,他们的计划是等榨干这些劳工身上的利润之后,身体还撑得住的,便一律纳入军队中严加管理,绝对不能把军方做下的这些事流传出去。

    事实上,军方的这个计划,对这批劳工来说,是绝对具有活下来的希望的。

    这其中的矛盾就在于,军方不能够向这些劳工做出这样的承诺,即便做出了承诺,那些劳工也断然不会相信。

    紧接着,朱小君提出了他想到的解决方案。

    直接要求那些劳工释放了这三名人质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可以做个中间人,让劳工们把那三名人质交到自己的手上,然后再由劳工于外围对他们四个进行看管。这期间,军方拿出点诚意来,在衣食住三个方面上迅速提升档次。

    缓和下来劳工们的情绪之后,他会耐心地去做劳工的思想工作,把军方对他们这些人的未来的打算告诉他们,只要有活下去的希望,只要相信了这个希望的存在,那么,劳工们自然就会放弃了跟军方的对抗。

    这里面,最关键的一点,朱小君提到了要立即着手改善劳工们的医疗设施和医疗条件,要为那些在劳作中受了伤的,生活中生了病的劳工们提供足够的医疗服务。

    “你说的这些无疑对解决问题有着很大的帮助作用,可是,这样一来,就会大大增加军方的开支,这和军方的初衷有着很大的差距,恐怕……”熊苍月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很难,几乎是不可能!”

    军方如此行为,朱小君早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真实目的,无非就是捞钱嘛,在总收入基本确定的情况下,获得最大利润的唯一办法就是减少开支。而朱小君的那些提议,无一不是在增加开支,若是这些提议全都落实下来的话,军方的利润至少会缩水三成。

    三成的利润,折算到单个劳工的头上,那就是一天少赚了30金元,这足以让军方高层心疼地抽筋了。

    但朱小君既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自然想好了应对的策略。

    “没错,这个方案咋一听上去确实会让上峰们倒吸一口冷气,但是,他们之所以会如此反应,全是因为他们缺乏了商业头脑。你想啊,就目前这种情况,军方如果仍旧不愿意出血本改善的话,劳工们为了一个生字,还不知道要闹腾出什么事来。好吧,就算你们加强了戒备,像今天这种事完全可以杜绝,但是,劳工要是集体逃跑呢?或是干脆铤而走险,跟你们来一场暴动呢?”

    朱小君盯着熊苍月,似笑非笑。

    “当然,我不信劳工集体逃跑能获得成功,更不信集体暴动就可以重获自由。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军方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那么在警备上是不是要成倍的增强啊?难道这不是费用开支么?再有,你们干的这种事,都是见不得光亮的,成倍增加警备力量……呵呵,那也就是说被炽焰诛抓住尾巴的风险也会成倍增加,这,难道就不是成本吗?”

    熊苍月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这些还都是间接的成本,上峰们或许不会轻易地理解了,那咱们就来算算直接的成本。死伤一个劳工,你们是不是需要补充啊?补充人头很容易是么?不需要花钱是么?四处抓人,这影响不会扩散是么?这些,都不需要花一个大子是么?中校啊,说实话,我真的很为你们担心,这条路一旦走上去了,就没有半路终止的可能,停不下来啊!按照你们现在的思路,只会把事情越搞越大,可能到最后都用不着炽焰诛出手了,那些传言就会直接传到君主的耳朵里去了。”

    眼看着熊苍月还带着迟疑的面容,朱小君又适时地加了把火:“炽焰诛为什么要把我派来?这个问题,难道还不值得你们军方的警觉吗?这幸亏派来的我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主,这要是换了别人,还不知道会捅出多大的漏子呢!醒醒吧,我的哥,把这些道理说给你的上峰听,少赚几成的利润,但至少能换来个长久。一天赚一百,却只能赚三天,搞不好可能还得搭几条人命进去,一天赚二十,却能持续一年,而且大家还能平平安安的,你说,这两样生意,哪一个更实惠呢?”

    熊苍月终于被说服了:“你的分析很有道理,请稍等片刻,我这就跟上峰汇报。”

    当着朱小君的面,熊苍月跟他的上峰取得了联系。

    正如预料中那样,熊苍月的上峰起初对熊苍月的汇报很是反感,口吻中充满了各种的不耐烦。但是,随着熊苍月耐心地解释,上峰的态度逐渐发生了转变。

    半个小时后,熊苍月终于说服了他的上峰。

    带着一脸倦意的笑容,熊苍月转而对朱小君提出了新的问题:“改善劳工们的衣食住,这些都好办,既然上峰点了头,我这就可以着手落实。可是,这医疗……只有硬件的提升是远远不够的,而我们又实在抽调不出军医来,你看……”

    朱小君指着自己回道:“用不着你费心,我本来就是一名外科医生,这劳工医务室,就交给我好了。”

    熊苍月稍稍一怔,随即便笑开了:“好吧,我权当这一切你没不存在私心……呵呵,总之是对大局有利,我又是何乐不为呢?”

    朱小君撇了撇嘴,应道:“我原本就是一个私心颇重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背着炽焰诛向你们军方献殷勤了。”

    熊苍月点了点头:“嗯,真小人要远比伪君子可交,做君子太难,你我实际上都是真小人。好吧,你这个朋友我是真的认下了,希望今后我们的交往会更加和睦。”

    朱小君伸出了手掌:“那是当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