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25章 走为上
    跟熊苍月提出想穿军装的念头,这一点不难。对朱小君来说,为难的是该不该对熊苍月说实话。

    按山豹所说,这一线部队是不容许有炽焰诛背景的人加入的,所以,朱小君想要穿上一线部队的军装,自然要把自己跟炽焰诛的关系扯撇清楚。

    有了这张通缉令,想必不会费多大周折便可以让熊苍月相信了自己,但问题是,他朱小君该不该把真正的隐藏在工地中的炽焰诛眼线告诉了熊苍月。

    不告诉,显然对不住熊苍月。告诉了,这今后又该如何去面对山豹。

    这等问题,可能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唯独对朱小君来说,却是个顶级难事。讲究的人,只会包容朋友对不住自己,却决不允许自己对不住朋友。

    纠结了一整夜,朱小君做出了第三种选择。

    三十六计走为上!

    他不相信偌大一个世界就真的找不到了栖身之地,他更不相信,炽焰诛就那么神通广大,能封死他所有的藏身之所。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公作美,竟然给予了朱小君漫天雾霾的绝好机会。

    这漫天的雾霾,为朱小君的出逃形成了绝佳的掩护,但同时也给朱小君造成了极大的障碍。

    在逃出了工地并确定跳出了监管士兵的监控范围之后,朱小君惊喜地发现自己居然迷失了方向,分不清个东西南北了。

    反正自己也没有明确的目标,那就全凭命运的安排好了。

    朱小君随意选了个方向,开始丈量路程了。

    从一早走到了晌午,直走的是口干舌燥腿软脚疼。

    坐下来休息的时候,朱小君生出了一丝后悔的情绪。

    赌气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只要自己肯吃苦,总不至于被饿着,只要自己够聪明,总是机会能混出个出人头地。但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比方说现在的朱小君,身无分文,只是在背包中装了少许的食物和水。

    够干什么的呀?

    扛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该如何是好了。

    回去?

    要是朱小君还能找得到回去的路,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折回头去。

    就在这种后悔情绪越发滋长的时候,一辆军车极速飞奔而来。

    朱小君刚要躲闪,却听到军车上响起了熊苍月的喊声:“周军!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朱小君顿时傻了眼。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朱小君的面前。

    熊苍月没有打开车门,而是通过车子自带的扩音装置向朱小君说道:“怎么?外面的雾霾很滋润是吗?”

    朱小君只得苦笑。

    他倒是想上车,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这种超前卫的军车车门。

    “告诉我,为什么招呼不打便扬长而去?是我熊苍月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么?”

    虽然看不到熊苍月,但是朱小君可以感觉得到,此刻的熊苍月,一定是满脸的愤恨。

    “我说了假话……其实,我并非是什么炽焰诛的卧底,相反,炽焰诛现在正四处通缉我……”

    熊苍月打断了朱小君的表述:“你担心会连累到我,所以才会跑掉,是吗?这个理由听起来很让我感动啊!”

    如果不是熊苍月抢着先说出了这句话,朱小君接下来还真打算用上这个理由。但是,经由熊苍月的口中说出了这句话,朱小君顿时觉得,这理由似乎不成立。

    因为,对熊苍月来说,他可以毫不顾忌炽焰诛的强大,只需要把朱小君塞进某只一线部队中去就万事大吉了。

    “我不想穿军装,更不想到一线作战部队去当个小兵蛋子,所以我只能开溜了喽!”朱小君脑子转的飞快,迅速编了另一个理由。

    车中的熊苍月沉吟了一会,没有再继续搭话。

    然后,朱小君便看到车门缓缓地打开了。

    “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上了车,朱小君才发现,这车上居然只有熊苍月一个人,而且,他的表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严肃或是带着愤恨的情绪,相反,他的面容和眼神,都透露着对朱小君的赞赏。

    “走了一上午,累了吧,喝了吧?”熊苍月随手点了一个按键,随即便从车厢后面移动出一只小型的冰箱来:“里面有吃的有喝的,你自己随意吧!这该死的雾霾,害得老子一上午多跑了几百公里的冤枉路。”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朱小君一边问着,一边打开了冰箱。

    “吃你的,喝你的,吃完喝完睡一会,等到了地方,有你说话的时候。”熊苍月说着,放下了座椅靠背,然后躺了下来。

    车子飞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来到了一片荒芜之地,熊苍月适时地把车子调整为人工驾驶状态,并降低了车速。

    绕了几个弯,车子驶进了一个洼地中,然后就见到车子外面的画风突变,前面出现了一个钢筋水泥构筑的隧道入口。

    “我们到了。”熊苍月把车子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

    朱小君跟着下了车,又跟着熊苍月走了百十米,来到了一个升降梯之中。

    这结构这情景,朱小君只觉得似曾相识,努力一想,猛然想起,‘秦宏远’所掌控的502所总部,跟这儿是如此的相似。

    莫非这熊苍月……朱小君禁不住多看了对面此人几眼。

    熊苍月感觉到了朱小君异样的眼光,他笑了笑,解释道:“别误会,这儿并不是军方的地盘,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儿四周全都是荒芜的不毛之地,称之为无人区绝对不为过。”

    “无人区?”朱小君的表情有些夸张,他需要利用这样的表现来掩盖刚才的失态:“这儿得地理位置应该处于金帝国的中腹地带,怎么会成为无人区呢?”

    然而,千里马也偶有失蹄之时,朱小君的这句问话看似正常,但却不经意间暴露了他的来历,因为,但凡金帝国的臣民都不会问出这般白痴的问题来。

    三十年前那场核战的残酷性,给人的记忆至少可以维持三代人。

    熊苍月对朱小君的这个漏尾巴的问话倒是一点也没有在意:“嗯,三十年前,这片区域遭受了核爆,至今环境都不能符合人类生存的条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