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26章 父辈
    朱小君仍旧没有意识到他已经露出来的尾巴,追问道:“你是说核爆之后残留的核辐射?那咱们深处与此,不是会深受伤害么?”

    此时,升降梯已经下到了底部,熊苍月打开了升降机的栅栏门。

    “我的车,安装了高等级防辐射装置,而这里,曾经是战备指挥所,也做了足够的防辐射工程,只要你不打算出去透透气的话,待在这儿,我可以保证你的绝对安全。”

    正说着,朱小君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了两个熟人。

    安昌河和山豹。

    朱小君禁不住愣住了。

    “我想,我们不应该成为敌人……”安昌河率先向朱小君伸出了手来:“那份通缉令,也不是炽焰诛发出的,而是我伪造的,只伪造了一张……”

    山豹拍了拍安昌河的肩膀,打断了他的啰哩啰嗦:“周家兄弟,咱山豹也是没办法,谁让咱是熊老大的兄弟呢,对熊老大的指令,咱山豹只能是照办执行喽。”

    “等等!”朱小君似乎已经想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还是决定先装会傻:“让我想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熊苍月招呼道:“你能自己想明白最好,想不明白的话,我也会告诉你实情。不过啊,站着说话总不是回事,咱们还是到里面坐下来在聊吧。”

    来到一间房间中,熊苍月打开了房间一侧的壁橱,拿出了四听啤酒。

    “花旗国的货,口感相当不错。”熊苍月招呼朱小君坐了下来,随手丢给了朱小君一听啤酒:“在我向你做出解释之前,你是不是该向我们说一说你的真实身份呢?”

    有安昌河在场,朱小君不得不承认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而且,因为他曾经对安昌河动过手,再谎称是什么康先生的手下也显得极为不合适,因此,朱小君干脆表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兄弟我姓朱,名小君……”

    熊苍月陡然一怔,失声道:“你果然是朱小君!你父亲可是炽焰诛天字辈大哥朱天一?”

    朱小君点了点头:“据传说,是这样!”

    山豹道:“据传说?此话怎讲?”

    朱小君笑道:“只是有人这样告诉我,但至今尚未见到过直接证据,这不是传说是什么?”

    安昌河显得很得意,抢着道:“我偷看过特使从那边带回来的报告,记得那报告中所说的朱小君的模样,怎么样,熊老大,我的判断是对的吧。”

    熊苍月长叹了一声:“三十年一个轮回,这大金帝国的命运,注定了和朱家脱不了关系。既然是天注定,那我也没啥好说了的,朱小君,接下来我要说的这段话你听好了,如何决定,你自己拿主意。”

    这三个人能凑到一块,朱小君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蹊跷,但是,熊苍月接下来说的话,却仍旧使他暗地里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七十年前,我们大金帝国还是扶桑国的殖民地,是金朱康三大家族毁家纾难,率领着全国不干被外族奴役的勇士们揭竿而起浴血奋战,在赶走了侵略者之后,朱康两家拥戴金家建立了咱们现在的大金帝国。”

    熊苍月说起了金帝国的历史,语气颇为凝重。

    “百姓们都以为侵略者被赶跑了,金帝国建立了,好日子总应该不远了。然而,这数十年来,金家三代君主只以维护自己的王权为根本,穷兵黩武,全然不顾百姓疾苦,当他发现民间哀怨之声渐浓之时,不去反思自我,却断然向扶桑国发起了战事。虽然外战使得帝国百姓的心重新凝结在了一起,可是,那场战争让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

    熊苍月渐为激动,手指一方,接着慨道:“你也看到了,三十二年了,整整三十二年啊,这片土地仍旧是寸草不生。那一次核爆,多少无辜的百姓就此丧命,多少个家庭因此残破,哀鸿遍野疮痍满目啊!然而,我们的君主却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外敌。”

    山豹此时插了一句:“臣民虽然多愚钝,但总有清醒之人,朱家兄弟,三十年前,正是你朱家兄弟的祖父看穿了这一点,他老人家力劝君主做出改变,可惜啊……”

    山豹一声哀叹,没能说下去。

    熊苍月接着道:“他老人家力谏君主之后没多久便暴病身亡……君主以国丧待之,并追封朱氏家族为金帝国伯君家族,世代袭金帝国唯一伯爵位。然而,这一切却骗不了朱家的栋梁之才朱天一,对,就是你朱小君的父亲,他秘密建立了一个名曰‘熔炉’的组织,旨在推翻金家的独裁统治,还帝国臣民一片洁净的天空,一块自由的沃土。”

    说到动情之处,熊苍月的双眼中噙满了泪水。

    “我的父亲,山豹的父亲,还有昌河的父亲,他们都是朱天一最信得过的兄弟,都是‘熔炉’组织的骨干,三十二年前,他们为了同一个理想聚集在一起,不畏风险,不畏艰难,只为了心中的那份真理。”

    安昌河此时也一反常态,变得深邃且忧郁:“他们四兄弟都有着炽焰诛身份作掩护,他们的行动也甚为隐密,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熔炉’的存在,还是被君主捕捉到了一些风影。”

    熊苍月接着话题说道:“君主的手段很是高明,他给这四兄弟分派了四项不同的任务,你的父亲,朱天一朱老大被派去执行‘亲密无间’的穿越征服计划,我父亲被派去扶桑国刺探敌人最先进武器的研究进展,山豹的父亲执行的是一项刺杀计划,而昌河的父亲则被派去了西陲去卧底一个敌人的间谍机构。像是巧合,但终归是必然,他们四个都没能完成任务,至今下落不明。”

    山豹重重地叹了口气,插话道:“三十年了,他们的尸骨早已经化作了尘土,君主仍旧假惺惺地不肯承认他们已经牺牲的现实,只因为,他们的牺牲,原本就是君主的故意而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