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27章 入伙
    熊苍月道:“他这般做法,为的就是遮人耳目。朱家乃是他金家的金兰世家,而朱天一又是朱氏一族的嫡系栋子,我们几个的祖父辈也都是金帝国的开国元勋,所以,他们兄弟几个建立的‘熔炉’组织,对君主来说,是决计不敢声张出来的。这些年,我在军队中,山豹在炽焰诛,昌河在特科部,都得到了重用,他以为,这样便可以掩盖住了真相。”

    安昌河做了些许补充:“那时候,我们兄弟仨还都小,熊老大当时也不过三岁多一点,我和山豹都是一岁不到。我们确实是糊里糊涂地被蒙蔽了三十年,但是,我们不可能被蒙蔽一辈子。”

    山豹愤然道:“就拿炽焰诛来说,它成立之初的目的是抵御外敌的渗透,清查外敌留下来的特工组织,可现在呢?它全然成了当权者巩固内政的眼抓,任何人,只要对君主稍有不满,轻则被抓坐牢,重则丢命且连累家人。身为这样的国家的臣民,没有自豪,只有耻辱。”

    话说到这儿,朱小君已经基本明白了。

    熊苍月,山豹,还有安昌河,他们继承了父辈的遗愿,传承了父辈们建立起来的‘熔炉’组织,为的就是能有一日推翻金帝国独裁君主的统治。

    他们是为了报父仇也好,是为了民主自由也罢,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仨兄弟的意思很明显是要拉朱小君入伙。

    入伙倒是简单,这仨哥们也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而他朱小君被逼无奈来到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九死一生的命运,所以,对入伙操持这种搞不好就要掉脑袋的活并不反感。

    但问题在于,朱小君尚不知道这仨兄弟除了雄心壮志之外,又有着怎样的行事思维和行事智商。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万一这熊苍月熊老大是个绣花枕头,只知道蛮干不懂得策略,那自个还不如跑单帮呢。

    因此,在做出决定之前,朱小君需要对熊苍月他们三兄弟试探一番。

    “我基本上听明白了,你们要做的可是件大事情,大到了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地步,而且,就我的估算,你们要做的这件事,成功率微乎其微。”

    朱小君刚开了个头,就遭到了山豹的反诘:“朱家兄弟,有句话很不中听,但是咱山豹历来是有啥说啥,心里的话,总是憋不住。朱家兄弟,宁愿轰轰烈烈的死,不甘窝窝囊囊的活,方为我男儿本色啊!”

    安昌河跟着道:“山豹兄弟说得好!我安昌河乃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但面对暴政,我尚且都能做到视死如归,而你,朱小君,金帝国第一勇士朱天一的儿子,怎么能认怂呢?”

    熊苍月摆了摆手,止住了这二人的愤慨,道:“各有苦衷,各有其志,我熊苍月不会勉强任何一个人,不过,小君兄弟的话才刚起了个头,就被你们两位给打断了,我听着,你们的言辞之间还给小君兄弟扣下了一定认怂的帽子,这不妥吧,咱们总得让小君兄弟把话说完不是?”

    这话在明面上说的是冠冕堂皇公正客观,但暗地里给人的暗示却是我们就看着你朱小君认不认怂了。这要是换做了一般人,被这么一激,肯定是满口的豪言壮语喷薄而出。

    但朱小君可不是一般人。

    他还就真的认怂了。

    “我最崇拜的一个人,是那边世界的一个姓粟的将军,粟将军戎马生涯打了一辈子的神仙仗,以弱胜强的战例比比皆是。他曾经总结过他的作战思想,只有三成胜算,要灵活躲闪,若有四成胜算,虚慎重引导,五成以上胜算,必战之!而我现在衡量了你们要做的事情,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啊!死,很容易,想弄个轰轰烈烈的死,也不难,但是,要想做到死得其所,那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啊。”

    朱小君认怂的方式也很巧妙,他借助了粟将军的话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但字里行间,却没有明确拒绝熊苍月他们。

    山豹的个性比较直,听了朱小君的这般言语,心里老大不爽,正欲争辩,却被熊苍月喝止了。

    “小君兄弟,那依你看,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加大我们的胜算呢?”

    迎着熊苍月两道犀利的目光,朱小君禁不住心中一凛,这个熊苍月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不单能耐住了性子,还能够看似不经意地连连打出套子来等着朱小君往里钻。

    从朱小君跟熊苍月的第一次照面开始,熊苍月就没有表现过他智慧的一面,至于山豹,更是耿直地把智商情商都当作了沧桑。就拿一个月前那场绑票参谋长公子哥的那出戏来说,现在回忆起来,只觉得是漏洞百出。

    但是,经过今天的谈话,朱小君却对熊苍月产生了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来,或者,熊苍月所表现出来的愚,很有可能是故意装出来的。

    事实上,对朱小君来说,入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熊苍月山豹和安昌河这仨兄弟不存在欺骗自己的理由,他们所说的故事的真实性应该接近了百分百,于情,他朱小君断然做不出袖手旁观的事情来,于理,他朱小君也只有入了伙,或许才能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中生存下来。

    既然入伙是必然,那么朱小君也不再有所隐藏。

    “大事若成,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然而,此时金帝国面临强敌,全国上下同仇敌忾,天时上,金帝国的君主占了全优。再说地利……我去,这地利就别说了,比天时还惨……”

    安昌河抢道:“可我们占了人和的优势!”

    朱小君一怔,忍了下,却没能忍得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人和?你们有多少人?四个?四十?还是四百四千四万?跟金帝国君主所掌握的军队以及炽焰诛组织相比,你们的人和能占到多大的份量呢?”

    山豹怒睁双眼,低沉着声音,道:“朱家兄弟,别忘了此消彼涨这个道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