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73章 君主真身(祝各位书友新年好)
    看这种情形,唯一的解释就是秦璐山豹他们攻击到了这里,然后遭到了埋伏,全军覆灭了。

    可再一想,也不对啊!

    自己跟那老家伙的战斗最多也就是六七分钟的事情,而从分开地点攻击到这儿,怎么着也得有个五六分钟的样子,而自己结束了跟那老家伙的战斗,意识到问题的时候,似乎这厮杀声已经停止了好长时间。

    难道说,秦璐山豹他们在面对埋伏的时候,竟然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这时,熊苍月率领的后援队伍也赶了过来。

    或者,说他们是退到了这里更为准确,因为,郡主府的外围,已经被炽焰诛前来增援的力量所团团围住,熊苍月判断,只有向内汇合,击中力量把内部完全攻陷了,手上握有了君主为人质,方可扳回劣势。

    可是,面对这种情形,熊苍月也呆住了。

    “怎么办?”熊苍月的口气稍显慌乱。

    朱小君叹了口气,笑了下:“能怎么办呢?进去坐坐吧,我想,那屋子里的人也是这般想法。”

    “那我们不是白白送死吗?”

    “留在外面,就不是白白送死了?多杀掉几个小喽罗,又有什么意义呢?”朱小君耸了下肩,拍了下熊苍月的肩膀:“进去吧,就算是死,咱也得做个明白鬼,也不能让秦璐山豹他们把咱们看扁了,对不?”

    熊苍月点了点头。

    朱小君转而对熊苍月带领的那些兄弟道:“你们就留在这儿等结果吧,我想,屋子里没有定论的话,外面的那些炽焰诛特工也不会攻进来。待会走出来的若不是我们,你们也没必要在做无畏的牺牲了……我会尽力跟他们协商,保住你们能活下来。”

    交代完毕,朱小君携同熊苍月一道,迈入了君主寝宫的大门。

    “你是在等我吧,好了,我现在来了。”迈进了黑不隆冬的君主寝宫,朱小君反倒淡定了下来。

    寝宫四角应声亮起了四盏灯光。

    灯光很弱,寝宫大厅中仍旧是昏暗朦胧,但对于朱小君这种视力过人的高手来说,这点光线已经足够。

    大厅当中空空荡荡,似无一人,正中有一高台,高台之上,则是一张类似于古代龙椅一般的座位,而这张座位之后,垂挂着一帘帷幔。

    高台之下,距离高台大约有五米之远的正中位置,摆放了一张仿古的木椅。

    朱小君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那张木椅上。

    “告诉我,你把我的朋友怎么样了?他们是死还是活,你总该告诉我一声吧!”

    沉寂了片刻,帷幔之后终于传来了一个低沉,苍老,却又充满了威严的声音。

    “他们还活着。”

    这声音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质疑的魔力,朱小君听了心中禁不住咯噔了一下。

    摄魂术!

    朱天九曾经跟朱小君讲述过摄魂术的厉害,这种本事,若是练到了第四层,便可以通过声音来控制对方的思维,可以让听者不由自主地相信了施术者并会遵循着施术者的指令而行事。

    朱小君招了下手,叫过身后的熊苍月,小声提醒道:“帷幔后面的人是个摄魂术的高手,苍月兄,我明白秦璐山豹他们是怎么着道的了。”

    熊苍月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应对?”

    朱小君摇了摇头:“没办法,不过,我想现在他还没打算向我们施展这种法术,因为他还有很多话要跟我们交流。”

    帷幔之后爆发出一阵肆狂的笑声。

    “你很不错,年轻人,能知道摄魂术的人已经不多了,能在如此环境之下依旧保持着冷静,嗯,这等素质,更是凤毛麟角。你猜测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没打算向你们施展摄魂术,好吧,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朱小君笑了:“你怎么不说一句老夫刀下从来不杀无名之辈呢?哈哈,我偏不告诉你我朱小君的名字……”

    “朱小君?”

    帷幔之后的那个人重复了一声之后,便失去了声音。

    朱小君仍旧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我更不会告诉你我身边的这个人叫熊苍月。”

    帷幔之后,仍是一片沉静。

    “怎么啦?吓到你了?”等了一会仍不见动静,朱小君稍有些沉不住气。

    又过了片刻,帷幔之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朱小君……熊苍月……很好,很好……”

    朱小君插了句嘴:“好什么好呀,眼看着就要被你给收拾了,还谈什么好不好的!”

    帷幔后面的声音没有理会朱小君:“你们,应该还有山家和安家的两位朋友吧?”

    朱小君答道:“山家的那位朋友叫山豹,已经被你给摆平了,另一个安家的朋友叫安昌河,他是个搞科学的家伙,今天这种事不适合他,所以就没让他过来掺和。”

    “……熊苍月……你母亲还好么?”

    熊苍月起初很紧张,但是受到了朱小君的感染,此刻也放松了下来,他冲着高台拱了拱手,答道:“她老人家已经驾鹤西游了,托君主您的福,她老人家是饿着肚子离开的人世。”

    帷幔之后传来一声轻叹,接着又是一阵沉寂。

    这一次,朱小君没在插嘴说话,他也陷入了沉思。

    过了良久,帷幔后面的人再次开了口。

    “朱小君,我听说你在那边的世界是个很成功的商人?”

    “算不上很成功,也就马马虎虎吧!”

    “成功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确实是个商人,那好,咱们来做笔交易如何?”

    朱小君愣都没打一下便笑着回道:“好啊,只要这交易不亏本,那就有的谈。”

    “和你的朋友放弃你们的追求,我可以做到既往不咎,并给予你们高官厚禄,如何?”

    朱小君拍了拍熊苍月的腰。

    熊苍月明白,这是朱小君要他来拿主意。

    “放弃我们的追求?”熊苍月上前一步,冷哼一声:“除非你能让时光倒流,让我们四个的父亲重新活过来!”

    “朱小君,你的意思呢?”

    朱小君淡淡一笑:“我的意思是你老人家若是能以死谢罪于天下,那咱们什么都可以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