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74章 炽焰之功
    说着,朱小君伸手从领口处掏出了他一直当作项链戴在怀中的那对炽焰诛。

    “炽焰诛?”帷幔后面的人随即便认出了朱小君手中把玩的那对神器:“没有炽焰决护体,你若是用了炽焰诛,那就等于自寻死路!”

    朱小君嘻嘻笑着回道:“死了就死了呗,能拉上你这位金帝国的君主当垫背的,我死了也值啊!”

    帷幔之后爆发出一阵狂笑。

    “你有种,不愧是当年金帝国第一好汉朱天一的儿子,好,好,好……”

    三声好之后,帷幔后的人再无声息。

    朱小君面带微笑,紧闭着嘴巴,静静地坐在远处,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借以炽焰诛的功力,跟帷幔后面之人同归于尽,这是朱小君的底牌,现在,他亮出了这张底牌。

    接下来,就只能等着对方翻牌了。

    过了好一会,帷幔之后再次传来声音。

    “朱小君,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那么多的朋友兄弟,难道,你忍心让他们也为你殉葬吗?”

    无疑,这是朱小君最大的软肋。

    如果可以,他宁愿牺牲了自己也要换取秦璐山豹他们的生命。

    但是,他有的选择吗?

    除非,他答应了,放弃掉兄弟们的追求。

    若如此,那么熊苍月和山豹的生命又会有什么意义?秦璐报不了她的血海深仇,真不知她还能有什么支撑着她活下去。

    拼了吧,只有置之死地,或许才能博来一个后生的机会。

    “黄泉路上,我有兄弟们的陪伴,而你,却注定了只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奔赴地狱,呵呵,你不觉得会很悲哀么?”

    帷幔之后传来了一声叹息。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如此固执,难道,荣华富贵对你就一点新引力都没有吗?”

    “有!怎么没有?我告诉你,不光有,而且很大。但是,相比荣华富贵,我觉得朋友和兄弟更重要一点而已。”

    “如果,我立你为储君,等我归西之后,这金帝国便以你为君主,你会如何决定?”

    “拉倒吧你,不如换个方案,你老放弃了君主的位子,跟我穿到那边世界去,我保证你一辈子同样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何?”

    “……到那边去,那边就很好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我累了,也倦了,没有了年轻时的那么多想法了,那边的事……算了,该结束了!”

    “死了那么多的人,你说一声算了就可以结束了?”

    “不然,又能怎样?大家一起同归于尽么?”帷幔之后,那声音终于有了一丝的愠意。

    “如果你愿意,我朱小君乐意奉陪!”

    帷幔之后,那人又陷入了沉默。

    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都需要思考一下,除了同归于尽,还能找到其他的什么解决办法。

    帷幔之后的那个人很显然是忌惮朱小君手中的炽焰诛,而朱小君也清楚得很,一旦他没有了退路,用了这炽焰诛,那么等待他的一定是灭亡。

    朱小君并不想死。

    可是,除了自己以炽焰诛之力战胜了对手,又能有别的归宿吗?

    自己这边是不可能放弃初衷的,而对方也不可能幡然悔悟束手就擒。

    而就在这时,帷幔之后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次的声音却充满了诡异的感觉。

    身旁的熊苍月顿时迷离了眼神,迈开了步子就往高台而去,而朱小君也顿感一阵眩晕。

    对方终于按耐不住,使出了摄魂术。

    朱小君猛然一声长啸,同时义无反顾地将那对炽焰诛扎进了自己的臂膀。

    鲜血顿时汩汩冒出。

    原本已经略显混沌的思维骤然清晰起来。

    丹田之处,一股暖流喷涌而出,迅速扩散至全身,而且,这暖流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速度也越来越快,体积更是成几何倍数在增长……

    下意识地低吼了一声,朱小君单掌挥出,体内的那股暖流已然变成了浪涛遮天的江流,随着朱小君的这一单掌挥出,随即便宣泄而出。

    高台上,帷幔后,一声闷哼。

    再之后,别无它音。

    那一刻,时间似乎凝滞了。

    朱小君依旧站立着,直到体内的那股暖流宣泄殆尽,他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他很想知道帷幔后面的那个人是个什么结果,更想硬撑着去寻找一下秦璐山豹他们的下落,可是,他根本做不到。

    四肢,就像从自己的躯干上分离了,而思维却跳出了自己的躯壳。

    就连睁开眼在看上这世界一眼,似乎都那么艰难。

    朱天九说的果真没错,没有炽焰决护体,任何人都抵挡不住它所带来的副作用。

    好吧,那就这样了。

    朱小君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帷幔之后的那个人遭到了如此重创,其摄魂术也在那一霎那间灰飞烟灭。

    率先清醒过来的是秦璐,随即山豹也从迷离中清醒过来。

    他们被帷幔后面的那个人控制了思维,按照那个人的指令,躲在了高台之后。

    虽然思维被控制,但寝宫大厅中所发生的这一切他们都亲耳听着,亲眼见着,待到思维清醒过来之时,刚刚发生的那一切并没有忘记。

    秦璐没有顾及就躺在她身边不到三步远的帷幔后面的那个人,而是飞奔到了朱小君的身边。

    还好,朱小君并没有死去。

    虽然他的呼吸很微弱,虽然他的颈动脉搏动的很无力,但是,他还活着。

    一串泪珠滚落,滴在了朱小君的脸颊之上。

    “死猪头,我不是跟你说了,你要当爹了,难道这个理由还不能阻止你拿性命来冒险么?

    山豹也来到了朱小君的身边:“朱家兄弟是为了咱们……”

    一句话没说完,山豹哽咽住了。

    熊苍月虽然功力最浅,所幸他受到的摄魂术也不深,此时也恢复了正常状态。他蹲了下来,轻轻地为朱小君取掉了胳臂上扎着的那对炽焰诛。

    “秦姑娘,振作点,小君兄弟他一定能挺过来的。”

    秦璐咬着嘴唇,缓缓地摇了摇了头:“我没事,苍月大哥,猪头要是真的不行了,我陪他一起走就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