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76章 接位
    “这么说,你发出希望对话的信号,是你的真实想法了?”

    “那只是个陷阱,老熊家的那个臭小子在电视中的演讲我看到了,事情是他领头闹出来的,那么跟我就不可能打成妥协,要么将我赶下台,要么就是由我来除掉他。说实话,我很矛盾……我不愿意失去手中的权力,同时也不愿意伤害了故交的后人,好在这些年我参悟师傅的摄魂术还算是小有收获,于是便想创造一个机会能见到熊家臭小子,用摄魂术把他们的思维改变了,然后在慢慢地改变这个国家。我终有死去的那一天,等我死了,再把这个国家交给熊家臭小子,什么民主制度,什么民生民权,他爱怎么搞就怎么搞。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来了,还跟他们搅和在了一起。”

    “可是,你应该认得我,即便一时间没能认出来,那当我报上了姓名之后,你总该跟我说实话的……”

    “摄魂术……它不单能让对方的思维发成改变,它同样能是修习者的思维发生变化。当你报上姓名的时候,我想到过要放弃手中的权力,我想到过要跟你父子相见,可是,长期修习摄魂术,一切都是为了巩固我手中的权力,这种魔性我无法克服,无法战胜。”

    “可你还是在努力地去克服它了,不然的话,我根本没有机会使用炽焰诛。”

    “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为矛盾最为痛苦的时刻,比起当年失去你母亲的时候还要难熬,孩子,是我不好,最后还是逼的你使用了炽焰诛……”

    “不,是我不对,我亲手伤害了自己的父亲……”

    “别傻了,孩子,你伤害的不是你的父亲,而是你父亲心中的那个魔性,谢谢你,我的孩子,你让我恢复了本性,让我临终之前还能跟我的孩子说上一段知心话……”

    “爸……”

    朱小君掩面痛哭。

    ……

    朱天一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他走得很安详。

    他的面容带着微笑。

    他相信他的兄弟朱天九。

    他知道,只要朱天九能够按照那残缺的炽焰决为朱小君配置药水浸泡,那么,朱小君一定能抵抗得了炽焰之毒,哪怕之后的身体会一直很虚弱,但活下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是,朱天一错了。

    按照炽焰决的要求,这药水浸泡需要三个周期,而朱天九只为朱小君准备了一个周期,而他,也没想到朱小君最终还是使用了炽焰诛,否则的话,一定会在临死之前叮嘱朱小君继续配制药水浸泡。

    量不够,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朱小君仍旧无法抗衡炽焰之毒。

    朱天一就这么走了。

    朱小君并没有把真相公布出来。

    就把这个真相当成一个永远不存在的故事吧,朱天一仍旧是那个完美无缺的金帝国第一勇士。

    就在同一天,炽焰诛一号首领结束了长达三年的闭关修炼,而此时,炽焰诛三号首领已经集结了炽焰诛所有力量,准备向君主府发起最后的反攻。

    从力量对比上讲,朱小君熊苍月这边仍旧是处于绝对的劣势。

    迎战是必须的,关键是该用怎样的战略战术。

    熊苍月山豹等人都看着朱小君。

    朱小君忍住了刚刚失去亲生父亲的痛苦,强作笑脸,道:“我不想再打了,把门开开,我出去跟他们谈谈。”

    此言一出,身边之人顿时呆住了。

    朱小君又笑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以为我要出去投降是么?”

    山豹性子比较直接,点了点头。

    朱小君摇着头叹了口气:“我是要出去劝降。”

    若是没有朱小君,若是朱小君在最关键的时刻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来换取了暂时的胜利,那么,他们这些人早已经命丧黄泉了。

    所以,从情感道理上讲,他们没有理由劝阻朱小君做出的任何决定。

    不管朱小君的真正意图是投降还是劝降。

    郡主府的大门被打开了,朱小君一个人迈着虚弱的步伐走了出来。

    “君主已经驾崩,这是他的遗诏,你们看过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一张不大的黄色宣纸,上面写了五个大字:传位朱小君。

    看字迹,确实是君主的亲笔。

    但是,字迹稍有些潦草,炽焰诛一号首领及三号首领不能不怀疑这是君主在逼迫之下的非自主行为。

    朱小君又拿出了那对炽焰诛。

    这对炽焰诛只能验证了此朱小君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朱小君,但依旧无法说明君主传位是自主的意愿。

    面对炽焰诛一号和三号两位老家伙的质疑,朱小君最后端出了君主印鉴。

    金帝国君主印鉴,比金帝国君主的本人的身份效应还要高出一些,而且,这印鉴的材质非常特殊,只要君主愿意,秒秒钟便可以将此印鉴毁于一旦。

    从另一个角度讲,朱小君能拿出完整的君主印鉴,那就说明这一定是在君主自愿的情况下把印鉴交给的朱小君。

    没理由再怀疑了。

    炽焰诛一号首领率先向朱小君跪了下来,行施了主仆大礼。

    一号认可了,三号也没话说了,跟着一号,三号也跪了下来。

    身后,所有的炽焰诛成员,全都跟着向朱小君行施了主仆大礼。

    郡主府中,熊苍月山豹秦璐他们远远地看着这诡异的转变,一个个纷纷表示极度的吃惊。

    “朱家兄弟这么牛逼?一下子就学会了摄魂术?”

    “猪头的口条确实灵活,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但是这……也太他妈不可理解了!”

    “小君兄弟总是给我们惊喜,可这一次……嗯,有点大,确实有点大,很难接受。”

    再之后的那熔炉弟兄们的讨论更是离谱。

    “朱大首领是用过炽焰诛的人,当年铁木先生说过,用了炽焰诛之后没死的人,那就是他的转世,你看,那帮炽焰诛特工,不正在向咱们大首领行师徒之礼么?”

    “拉倒,哪有什么转世不转世的,依我看,是咱们大首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慑了他们……”

    “你们都错了,大首领是朱天一的遗孤,而炽焰诛那些人,都是朱天一的师弟及后辈,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