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80章 该回去了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正规医疗解决不了朱小君的问题,秦璐开始寻求起偏方来。

    此时金帝国虽然解除了封闭自顾的国政,但是,互联网一时半会还不能兴旺起来。因此,秦璐寻求偏方的办法很是费神费力。

    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天不黑不回来,走街串巷,四处打听,但凡感觉上有点意思的偏方,或者是被人们传说的比较神乎的郎中,她都会将之请到郡主府来。

    在秦璐的逼迫下,朱小君喝了不少的汤药,身体虽未见好转,但味蕾可糟了大罪。所谓良药苦口,那些偏方以及那些郎中开出的汤药,一个赛着一个的苦。

    但是,看着秦璐那充满期望的眼神,再想想自己根本毫无希望的身体,朱小君还是捏着鼻子喝下了那些汤药。

    时间一晃眼,又是一个多月。

    盛夏已过,金帝国也恢复了平静,就像是初秋的天气一样,给人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这一天,秦璐又为朱小君带来了一个郎中。

    此郎中煞有介事地为朱小君仔细把了脉,然后摇头晃脑地说,光是汤药是不行的,还要……针灸。

    朱小君很想拒绝,这哪跟哪呀,又不是睡觉睡了个落枕,针灸或许有用。

    可是,一看到秦璐那双可怜巴巴的眼,朱小君心软了。

    针灸就针灸吧,反正挨两针也死不了人。

    然而,这针灸若是真的没有功效也就罢了,关键是,针灸若是下准了穴位,那么对人体的影响还是颇大。朱小君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限,哪里还经得住这针灸的折腾,三五针下去,这厮一声闷叫,便昏了过去。

    待再醒来时,秦璐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别哭了,我没事……”朱小君气若游离。

    “猪头,对不起。”秦璐抽噎着。

    “……这也不怪你。”

    “可是,我……”

    “别傻了,上天注定的事,你又怎么能改变的了啊!”

    “……”

    “秦老大……”

    “嗯。”

    “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我想回去。”

    “安昌河不是说那新穿越隧道还没弄好吗?都怪我,要不是我……”

    “我等不及了,再说,老安说新穿越隧道也不是一定就会失败,成功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呢!”

    “但也有百分之二十的失败机会呀!”

    “失败就失败,总比我现在这副样子要好得多。”

    “不行,只要你还活着,就总会有办法,猪头,你放心,我一定能找得到货真价实的郎中偏方的。”

    “算了,铁木先生的作品,又哪里是那些江湖郎中能对付得了的。听我说,我不想死在这儿,我总觉得,我没几天活头了……”

    “不准瞎说。”

    “唉……我怎么会瞎说呢,我的身体,我最清楚啊!”

    “……”

    “你刚才说,你什么都会答应我的,秦老大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

    “……好,我陪你回去!”

    “你留在这儿吧,等老安把隧道彻底整好了,你再回去也不迟,没必要跟我一起冒风险。”

    “秦老大说话,历来算数,我既然说了陪你一块回去,那就这么着了。”

    打定了主意要跟朱小君同生共死的秦璐随即找来了安昌河,吩咐他尽快做好穿越准备,她跟朱小君这一两天说不准就要用到。

    安昌河不敢私自做主,口头上答应了秦璐,一转身,赶紧把信息转告给了熊苍月和山豹。

    国家大事再怎么大,也比不上自己兄弟的事情大。

    再说,自己兄弟还是一国之君呢!

    熊苍月得知了朱小君的打算之后,立即约了山豹,一块来到了郡主府。

    见了面,熊苍月满肚子的话反倒是说不出口了。

    朱小君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吗?

    朱小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吗?

    似乎没有定论。

    他要走,理由很充分,毕竟他在那边的世界生活了二十余年,而在这边,只有短短的几个月。

    而留下他的理由却突然觉得是那么的苍白。

    为了这个国家?

    朱小君付出的已经够多的了,甚至连性命都付出来了,还能乞求他再多做些什么呢?

    为了兄弟情谊?

    那熊苍月更是无法开口,作为兄弟,朱小君只是想死在他认为是故乡的那片土地上,若是连兄弟的这点愿望都不能理解的话,那还能称作兄弟吗?

    倒是山豹想得开:“朱家兄弟,咱山豹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对兄弟从来都是有啥说啥,绝不遮着掩着。咱支持你的想法,只是咱有个小要求,就是让咱送你过去。”

    新穿越隧道尚有百分之二十的失败率,这一点,山豹也很清楚。但是明知道危险还要义无反顾地去送上朱小君一程,这就是兄弟。

    朱小君几乎无法抬起手来,只是将手指咬了咬:“你不能冒险,熊老大一时半会还离不开你,这个国家一时半会也离不开你,别把花旗国当成好人,你跟希普森之间的斗法,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呢!”

    熊苍月道:“你就这么走,做兄弟的总是有些不放心啊!”

    朱小君笑道:“有什么不放心的,这样熬下去,你们就放心了?等我离开之后,让老安把隧道给彻底毁了吧,你们就当是在梦中跟我相识了一场,梦……总该有结束的时候啊!”

    熊苍月一时觉得喉头被堵,哽住了,说不出话来。

    秦璐在一旁道:“生死有命,猪头一副富贵相,一定能逢凶化吉,你们就别瞎操心了,反而弄得猪头心情不好。”

    熊苍月作为政府首脑,不能不考虑朱小君离开之后的政治体系问题,但是,看到了朱小君一脸的憔悴,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招了招手,叫上山豹,去为朱小君的回程做准备了。

    两天后,朱小君在秦璐的陪同下,登上了前往穿越基地的车子。

    “秦老大,你确定要跟我一块冒险么?”

    秦璐轻轻地为朱小君收拾了一下围在身上的毛毯,笑着回道:“秦老大大仇已报,死无遗憾,若是能陪着你一块逛逛黄泉路,那这人生,也就完美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