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85章 编个故事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温庆良得到了朱小君给他的那些资料后立马沦陷了,他是吃不好喝不好更睡不好,满脑子都是资料中的学术方向和实验数据,最后,温庆良干脆扔掉了手机,一头扎进了他的实验室,不分昼夜地去研究验证那资料上的各种实验。【愛↑去△小↓說△網w  qu 】

    没几天,温庆良便完成了各项实验数据的验证,步入到了临床阶段,刚好秦璐成了他的临床验证对象,于是,温庆良便把秦璐给接到了省城。

    朱小君有了空闲时间。

    此时,朱小君的身体几乎恢复到了原来的状态。

    身体好了,又有了时间,那还能不想好事么?于是,朱小君找出了一枚硬币,准备抛出去。

    “一元朝上,找刘燕,一元朝下,找宫琳。”

    一枚硬币抛出,落地的时候滚了起来,一滚,滚到了床底下。

    咒骂一声,再想还枚硬币,可是,摸来摸去,居然没摸到第二枚。

    好在医院的病床比较简单,床面距离地面的高度也足够,于是,朱小君便撅起了屁股,钻到了床下去找那枚硬币。

    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时候,吴东城突然推门进来了。

    “你这是……床底下藏了什么好吃的?”

    朱小君摸到了那枚硬币,爬了出来,冲着吴东城晃了晃手中的硬币:“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像我这样拥有着高尚道德和情怀的人,怎么可能把这么一笔巨款留在你们医院呢?”

    吴东城笑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情啊,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方便。”

    “说!”

    “买房子的事情。”

    “保奇地产的房子开始售卖了?”

    “问题就在这,那块地,直到现在还没拆迁完。”

    “都半年多了……好吧,我知道了。”

    “我的意思是,不行的话,我们换一个地产商进行合作,怎么样?”

    “……这样吧,给我几天时间,如果保奇地产那边的问题解决不掉的话,咱们再来商量。”

    吴东城点了点头:“嗯,这样也好!”

    这一插曲之后,朱小君也用不着再纠结着抛硬币了,他没得选,只能先去见刘燕。

    还好,朱小君的记性不错,较为亲密的人的电话号码还都记着。

    可是,拿起手机输了刘燕的号码,朱小君怎么也按不下去那个发射键。

    半年多点的时间,不算短,但也不能算多长。很多情侣异地相恋,可能半年之间一次面也见不到。

    但是,这跟朱小君的性质不同呀。

    他可是在半年前不吱啦声地就蒸发不见了,虽然他也是迫不得已,有着一肚子的这样或那样的理由,随便拿出一个,都会让对方感动到眼泪汪汪。

    可是,说出任何一个理由,势必就会牵扯到整个穿越事件。

    日,谁信啊!

    人证物证逻辑证……不耽误是一个越扯越扯不清的结果。

    得编个故事,既能把自己不辞而别给解释清楚了,又不能牵扯到那桩匪夷所思的穿越事件。

    电话就不打了,直接去保奇地产的公司总部好了,路上还可以把故事再润色一下。

    四十分钟后,朱小君敲响了保奇地产董事长的办公室。

    刘燕在办公室中习惯性地应了一句:“请进!”

    朱小君推门而入。

    半年不见,刘燕出落得更加成熟而韵味十足,她正埋着头处理文件,看都没看一眼便礼貌性地招呼道:“你先坐啊,等我把这份文……”

    朱小君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但刘燕却感觉到了,一句话没说完,尚未抬头看一眼朱小君,便捂住了嘴巴,惊呼了一声。

    ‘哗啦……’

    刘燕猛然站起来,差一点把桌面上的笔记本电脑都掀翻了。

    “死猪八戒你……”

    刘燕娇叱一声,飞到了朱小君的身上,张嘴便在朱小君脸上咬了一口。

    “注意形象……啊!”朱小君惨叫一声。

    “老实交代,这半年你跑哪去了?”

    “小姑奶奶,能下来说话么?我这身子骨可不比以前,再说……你比半年前重多了。”

    “你笑话我胖了……”刘燕嗔怒,瞄了一眼,选了朱小君脸上另一块顺眼的地方,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朱小君三句话没说完,便挨了两口,立马老实了,不敢再说话,乖乖地抱着刘燕坐到了沙发上。

    刘燕很是得意,贴着朱小君的脸腻声道:“你说不见就不见,电话打不通,人也不见踪影,问谁谁都不知道……”

    “不对啊,秦璐那个女汉子是知道的呀!”

    “哼,别提她了,一开始,她什么都不说,一提到你,她就是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后来干脆也蒸发了……死猪八戒,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跟秦璐私奔了?”

    “私奔?跟秦璐私奔?”朱小君张大了嘴巴:“我说刘董事长,你这脑洞开得有点忒大了吧,我是直的,没弯!”

    “什么直的弯的,你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说,秦璐是我十几年的哥们,是生死之交。”朱小君顿了顿,开始诉说他事先编号的故事了。

    “你应该还记得吕叔被害的那件事吧,表面上看,那是文定山勾结了九鼎公司的渠明陷害了吕叔,可实际上,这两人都是炮灰,真正的幕后唆使人是九鼎公司的大老板,星加坡金德集团的李耀广。这个人很厉害啊,连秦璐她老爸秦宏远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给害死了。”

    秦宏远因为涉及到秘密部门,所以,他做下的案子被严格保密了,外人并不得知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朱小君才胆敢拿来作为故事题材,用的是得心应手。

    “我一怒之下,就去了星加坡,想为吕叔和秦伯报仇。你想啊,这种事得秘密进行啊,不然的话,我报了仇也得蹲牢房,不是吗?”

    刘燕眨了眨眼:“怪不得那时候秦璐一听到你的名字就神情恍惚,感情她是想到了自己被害死的父亲了。”

    朱小君应道:“可不是嘛,当初你得知吕叔意外的时候,不也是吃不下睡不着吗?”

    刘燕撇了撇嘴,问道:“那后来呢?秦璐怎么也消失了,她也去了星加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