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87章 将信将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瘸四喜对朱小君的到访没有表现出一丝吃惊的意思,言谈举止间反倒有着一种埋怨的意味。【愛↑去△小↓說△網w  qu 】

    “君弟……你终于露面了……”

    朱小君接过了瘸四喜递过来的香烟,就着瘸四喜的火点上了,喷了口烟,坐到了瘸四喜的面前:“四哥,好久不见,最近在哪行发财呢?”

    “物流!我看好这个行业,最近有些玩物流的大公司要收购我,溢价率超过了一倍。”

    “那感情好啊,背靠大树才好乘凉,一倍的溢价率,可以啦。”

    瘸四喜不以为然,回道:“我没答应他们,现在网购发展那么快,物流行业的春天来了,只要我能再坚持半年不被他们吃掉的话,那买我的价钱至少得再涨一倍。”

    朱小君点着瘸四喜笑道:“奸商啊,果真是个奸商。”

    瘸四喜以大笑作了回应。

    笑过之后,瘸四喜又招呼朱小君喝茶:“君弟,今天来找我,为的是保奇地产的事情吧?”

    朱小君收起了笑,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等了这么久才来找我?”

    朱小君捏着烟屁股又抽了一口,这才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中:“出去办了点事,一直不在国内,这不,刚回来,就听说了点这方面的事。”

    瘸四喜笑道:“你信了?”

    朱小君道:“将信将疑。”

    瘸四喜叹了口气:“可以理解……我这是树大招风啊,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是我的兄弟,虽然现在已经自立门户了,但一提起他们,别人总会联想到我。”

    朱小君稍有些疑惑地看着瘸四喜。

    瘸四喜笑了笑,又给朱小君上了支香烟:“上次你帮我洗白,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这样吧,咱哥俩找个地方,边喝边聊。”

    说着,瘸四喜打开了他办公室的橱柜,拿出了两瓶酒来。

    “这酒啊,我已经给你预备了快半年了,可是,左等你不来,右等你还是不见人影,唉,四哥这个着急啊!”

    朱小君笑道:“酒越搁越醇,有什么好着急的?”

    瘸四喜道:“说着话,你可就外行了。我先不给你解释,等你喝上了,品品这酒怎么样,我在给你说为什么会着急。”

    也不用等到中午饭点,瘸四喜带着朱小君来到了他公司附近比较熟悉的一家店,要了个小包间,点了几个菜,瘸四喜为朱小君斟上了酒。

    酒一出瓶,朱小君便嗅到了迎面扑来的香气。

    “是茅台?不,不是,茅台没这么香!”朱小君说着心中的感觉,不自觉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醇绵润滑,前香幽雅而后香悠长,入口可生津,入喉且柔温,好酒,确实是好酒。”

    瘸四喜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你觉得这酒跟茅台比……”

    朱小君放下了被子,拿起了瓶子:“这酒啊,我觉得应该出自于茅台但高于茅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茅台镇的某个酒窖的产品吧!”

    瘸四喜向朱小君竖起了大拇指:“那你给个价呗!”

    朱小君拿起酒瓶对着瓶口嗅了嗅:“孤陋寡闻,哪敢随便定价?不过,以这酒的品质,卖个两倍三倍的茅台价应该是合理的。”

    瘸四喜点头应道:“这酒啊,是我从一个玩酒的朋友那里厚着脸皮讹来的,茅台镇地产酒,养了二十年整,半年前刚出了窖头。君弟对养酒熟悉吗?”

    朱小君摇了摇头:“听说过,但不懂!”

    瘸四喜笑道:“你不懂就好,因为我也是道听途说,这酒啊,酿成之后,继续放在窖口中定期用一些酒菌什么的养着,那可比单纯的封存要好得多。我那位朋友是个好酒之人,三十年前跑到了茅台镇拜了师,专门养酒,他养出来的酒,一斤卖上个三五万都是稀松平常,咱们今天喝的这个酒,就是他养了二十年的茅台。”

    朱小君端着酒杯唏嘘道:“怪不得闻起来也好喝起来也罢,都觉得像茅台,但又比茅台还香还醇……不过,这又跟着急有啥关系呢?”

    瘸四喜解释道:“这酒在窖口里养着没问题,但是一出了窖口,最多能防止半年,过了这个时间,酒的品质就会下降。”

    朱小君道:“明白了,这就跟有效期似的。”

    点的菜上来之后,瘸四喜举起杯跟朱小君碰了下:“吕保奇成名之后,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漂白,可最终呢,还是黑的。我瘸四喜能有机会彻底洗白,这机会,可是千金难求啊,我不求今后就一定能脱掉江湖人的这张皮,但是,江湖事我却再也不愿意沾身。所以,我可以毫不心虚地对你说,保奇地产遇到的事,跟我瘸四喜绝无关系。”

    朱小君喝着酒,点着头:“你说这话,我信!”

    瘸四喜又叹道:“不过啊,这只是主观上的说法,在客观上,我还是脱不了干系,因为二雷子那帮人毕竟是我曾经的兄弟,对内,我说过再也不问江湖事,愿意脱身的弟兄,跟我一起做物流,不愿意脱身的,以后见面是朋友,但对外,我的这句话却始终没机会说出来。我不说,二雷子他们也不愿说……我也是骑虎难下呀,说了这句话,可能我再也没有摆脱江湖事的机会了!”

    “他们要对付你?”

    “他们一直在对付我!”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瘸四喜也不管那酒可是得来不易,性情所致,不由地暴殄天物,猛然灌了一大口:“因为名声!这彭州江湖,没有了吕保奇,也只剩下了个瘸四喜,只有做掉了瘸四喜,才能真真正正的当上彭州道上的老大。”

    “于是,你就一直隐忍不发,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什么隐忍不发啊!”瘸四喜一声长叹:“说是忍辱负重都是在夸赞我。”

    “不过,你这一招确实不错,只要你不吭声,他们总不至于主动跟你翻脸吧!”

    瘸四喜又是一声长叹:“确实如此。所以,他们才会更换了目标。在彭州,比我瘸四喜更负有盛名的,是你朱小君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