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90章 对策
    “首领,只要你点点头,我就有办法在五天之内让那名泰拳手灰溜溜地回他的国家去。”

    第二天深夜,谢伟终于赶到了彭州,见到了朱小君,第一句话便是关于这场约战。

    朱小君笑着将谢伟让到了座椅上:“你有啥好主意呢?”

    “我已经打听到了那名泰拳手的门派,我可以对他的师承施加压力,勒令他立即返回师门。”

    “主意倒是不错。”朱小君点了支烟:“可惜啊,这场约战不单单是我跟那泰拳手之间的事,这里面还牵扯到了彭州地产江湖上的一些恩怨,我仔细想了,也只有应战这一条路才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谢伟长叹了一声:“那就退而求其次,我想办法把这场约战给公开了,只要那泰拳手对使出阴黑招数有所顾忌的话,你的胜面就会大大增加。”

    朱小君思考了片刻,还是没有同意:“这样做也不妥,能不能起到制约对方的效果还不好说,但一定会把我推向公众人物这一面。做名人可不是件美好的事情,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瞧着看着,想放个屁还都得躲着藏着,太没意思了。”

    谢伟皱了下眉头,道:“首领啊,你给我的感觉还是在轻敌呐!”

    朱小君呵呵笑了。

    “我说过,我绝不会轻敌,你在飞越太平洋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

    谢伟道:“你能做什么?无非就是练习九爷教你的那些招数呗?”

    朱小君神秘一笑,回道:“答对了一半!”

    “一半?那另一半是……”

    朱小君笑而不语,只顾着抽烟。

    “我跟你说啊,首领呐,就算九爷当年在鼎盛时期也不敢说自己就是天下无敌,那泰拳手走的路数是暹罗土拳,其练功对象全都是最凶猛的野兽……”

    朱小君笑呵呵地看着谢伟在自己吓唬自己,待谢伟终于说完了,朱小君才慢悠悠地回应道:“我约你到彭州来,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应付那个鬼泰拳手,我要做的是跟你商定一下未来的集团公司的股权结构问题……”

    谢伟摆了摆手,打断了朱小君,然后从随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了一沓文件来。

    “喏,这是我名下所有的资产,你签完字就全归了你打理,至于新集团公司的股份,你给多少是多少,就像你说的,老温他有他的追求,我也有我的兴趣,打拼了三十年了,整天提心吊胆的,现在终于好了,可以跟相好的一块周游世界,顺便再制造一两个小人类,多美的事情啊!”

    朱小君也没跟谢伟客套,直接拿出了签字笔在那沓材料上逐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谢伟在一旁叨扰道:“你可别嫌我烦,你说,这么大产业的一个集团公司,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今后怎么办啊?”

    朱小君签完了字,笑道:“好了,好了,我就不再逗你了,跟你说实话吧,从你昨天提醒过我之后,我就在琢磨对付那泰拳手的招数。九叔教我的那些技能在对付阴黑招数的时候确实有些吃亏,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变通啊……你说,假若我要使出的招数比对手更阴更黑的话,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谢伟并没有显现出朱小君预期的那种惊喜神色,他摇了摇头,叹道:“首领啊,你还是对暹罗土拳不甚了解呐,他们练到了一定层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薄弱点,你的阴招黑招,对他们根本起不到作用。”

    “没有薄弱点?”朱小君禁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这倒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朱小君原本琢磨的是把他在中学时代的成名作‘封眼锁喉踢裤裆’融入到朱天九传授的搏杀技能中来,你阴我也阴,你黑我更黑,老子专门招呼你裤裆里的那俩球,老子就不信你不会手忙脚乱。

    但谢伟却说对手居然没有薄弱处,也就是说,那伙计裤裆里的玩意完全可以承当得住重击!

    朱小君有些怀疑,但又不得不当回事。

    “你是说他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功夫?”

    谢伟摇头叹道:“完全是两码事,这么说吧,你看过野兽捕杀猎物吗?有时候,在面对一个势均力敌的猎物的时候,野兽的眼睛中只有猎物的要害,而全然不会顾忌自己的安危,那暹罗土拳讲究的便是这一点,在对战的时候,他的目光和注意力只会盯着你的要害,而自己的要害全凭只会在挨到重击的那一霎那凭借着多年练就的本能做出相应的躲避,换句话说,也就是以自己的重伤来换取对手的性命,或是以自己的轻伤博得对手的重伤。”

    朱小君长出了口气:“明白了!”

    谢伟又道:“这种搏命的打法,即便输了,对手也很难全身而退,首领啊,你得好好想想,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就问你一句,值得吗?”

    朱小君叹了口气,回道:“如果不能全胜的话,那肯定不值,但若是……”

    谢伟抢道:“怎么可能?除非你比他明显高出一个层次,可是,据我的观察,就算是九爷在鼎盛事情的时候,都无法做到完胜啊!”

    朱小君笑道:“别着急嘛,不还是有几天的时间吗?让我好好琢磨琢磨,说不准还就能找到了全胜的办法呢!”

    谢伟反诘道:“那要是找不到呢?”

    朱小君撇嘴道:“什么意思?对我没信心?跟你说实话吧,我现在似乎就想到了办法,不过,这一次我绝对要保密了。”

    谢伟道:“我不管那些,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要是没能让我放心下来,我就会按照我的办法来阻止这场约战。”

    朱小君耸了耸肩:“没看出来,你还真是拗,好吧,就按你说的来吧。咱们现在先去宵夜,等明天一早,我就可以拿出办法来了。”

    谢伟收拾了那些朱小君签过字的资料,颇有些没好气地回应道:“宵夜就免了,这事没有个结果,我哪里吃得下东西啊!”

    朱小君嘿嘿一笑:“不吃拉倒,你不吃,我自个去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