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95章 站着出来的人
    只有对战的两个人才可以进入到堂屋之中,而其他人,则必须留在院落中。

    曾经的拳王像是已经完成了他的复仇计划,颇有些得意地挑衅谢伟。

    “谢老板不是东南亚第一赌王吗?怎么着,咱们赌上一把?”

    谢伟被决斗场所突然改为室内的变故弄得正心烦,他没好气地点着那伙计骂道:“你他妈有种就不要回大马,要不然老子非整死你不行。”

    恭喜谢伟,他还真猜对了。

    二雷子答应他,只要拔裕能把朱小君给赢了,那么他完全可以留在彭州吃香的喝辣的,有心情就教教弟兄们几招,没心情的话,那就拿上大把的钞票去找心情。

    彭州虽然比不上大马的基龙坡,但是差距也不太大,能有这样的日子,曾经的拳王没有理由不动心。

    而拔裕把朱小君给教育了,这绝对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而且这概率大到了无限接近百分百。

    所以,那曾经的拳王已经做好了不再回大马生活的心理准备。

    既然不回大马了,那还怕谢伟个鸟啊!

    挨了骂的曾经拳王两眼一瞪,袖子一卷,就要跟谢伟玩真的。

    一旁的二雷子赶忙拉住了。

    四周都是在江湖上混饭吃的朋友,这要是坏了规矩,把朱小君的陪同给打了,那么拔裕即便把朱小君给打得不行,那么也势必会遭到江湖上的耻笑。

    “我来坐庄!”瘸四喜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能站出身来。

    他向四周招了招手,抬高了嗓门:“都过来吧,反正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决斗,时间不多啊,想下注的就抓紧,朱小君和二雷子,赔率都是一赔二。”

    瘸四喜开出的这个赔率很有意思,表面上看,双方都是一赔二的比率,那意思是说双方的实力差不多,输赢或许就在一线之间,甚至还有打成平手的可能。

    但仔细一品,却有着庄家下套的感觉。

    因为,在围观的这些弟兄们心中,朱小君可是必然要赢下这场决斗的。

    莫非这其中有诈?

    大伙想到了应战朱小君并不是二雷子,而是他身旁的那个充满了杀气的家伙。

    莫非瘸四喜倾向于这个家伙能赢的决斗么?

    这种分析很快在弟兄们中间传播开来。

    瘸四喜成名于江湖的不光是狠,还有阴。

    所以,就看着这帮人讨论的热闹,就是不敢下注。

    刚要冷场的时候,谢伟出手了。

    “一千万美金,押朱小君胜!”

    瘸四喜禁不住一怔。

    一千万,还是美金,这对瘸四喜来说不可谓不诱人,而且,他认定朱小君输掉这场决斗的可能性超过了百分之九十九。

    然而,毕竟不是百分百。

    而且,这个谢伟据说是东南亚最大的赌博集团的大老板,这种人,眼线一定很多,也一定打探到了拔裕的底细,知根知底的情况下还敢大手笔地赌朱小君胜,莫非是……

    瘸四喜的心里抽搐了两下。

    好在自己在这件事上做的很沉稳,一直是以中间人的身份周转于双方。

    嗯,没有结果之前,这中间人的脸面还得撑下去。

    “谢老板啊,说坐庄只是为了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我哪敢在前辈您面前班门弄斧设赌坐庄呢?”

    谢伟转而对着那曾经拳王:“那你呢?不是要跟老子赌上一局么?咱们就借瘸四小哥的局对上一把,如何?”

    那曾经的拳王绝对是个半吊子货,居然实打实地回应了谢伟:“我没那么多本钱。”

    谢伟仰天大笑,笑罢了,忽然阴下了脸,道:“我输了,一千万美金你拿走,你输了,只需要留下一根手指,这赌约,够划算吧!”

    一根手指就能值一千万美金,这让任何一个赌徒听了都觉得超值,因为手指头毕竟不是自己的。

    但对当事人来说,这就有些为难了。

    有钱人欺负没钱人,就是这么简单。

    一千万美金不过是谢伟资产的百分之十,输了,还可以赚回来。

    但一根手指虽说也是拳王的十根中的一根,可是万一输了,就再也长不出来了。

    二雷子在一旁鼓动道:“怕什么,跟他赌,要相信拔裕。”

    谢伟一声冷笑,冲着二雷子道:“我再加一千万美金,你敢不敢加上自己的一根手指呢?”

    二雷子顿时嗫嚅了。

    这就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的水平,这就是有钱人的厉害之处。

    谢伟连一毛钱都没拿出来,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说了声一千万美金,就把瘸四喜拳王以及二雷子全给灭了气势。

    这他妈也忒窝囊了……

    瘸四喜有些受不了,两只眼死盯着二雷子,那意思是说,你接招啊,怕什么呢,必赢的一千万美金啊!

    二雷子扑朔着眼皮回看了瘸四喜一眼,那意思是说,既然必赢,四哥你咋不接招呢?

    到最后,还是那位拳王朋友有种,这厮咬了咬牙,从嗓子里挤出了三个字:“赌就赌!”

    有人接招,瘸四喜便找到了反击点:“谢先生,这位朋友的手指随身带着呢,你的一千万美金呢?”

    谢伟冷笑两声,回道:“我谢伟说的话就等于现金!”

    瘸四喜回应了大笑:“好像这儿是彭州,不是你的东南亚吧!”

    谢伟也是一阵大笑:“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我谢伟开了口,一个小时内,现金必然到位!”

    瘸四喜冷笑道:“那若是到位不了呢?”

    谢伟回敬道:“我拿一只手相抵!”

    就在这二人像是一对斗鸡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的时候,屋子里面传来了‘砰砰’的声响。

    这种古宅子,墙壁都是切磨后的山石砌成,隔音效果相当之好。

    在十米远的院落中便能清晰地听到屋里的‘砰砰’声,可想而知,那里面的战斗会有多么的激烈。

    所有人都不吭声了,全都凝神静气地聆听着屋里传出的声响。

    可是,屋里面却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接下来,走出这间屋子的人会是谁呢?

    谢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

    二雷子和瘸四喜也紧张地不敢眨下眼。

    那曾经的拳王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揣到了怀中。

    突然间,又是‘砰’的一声巨响,堂屋的房门不明原因地爆裂开来。

    然后,就看到拔裕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门口,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