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96章 终究还是胜了
    谢伟猛然一惊。

    能站着走出屋门的,就是赢家!

    现在,拔裕是站着的,而且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只要另一只脚跟上去,那么赢得这场对战的就是拔裕所代表的二雷子一方。

    赢的一方尚且都摇摇晃晃,那输的一方……

    谢伟只觉得自己的喉头猛然一堵。

    二雷子也是猛然一惊。

    虽然这个结果在他的梦中已经多次出现,但是今天实打实地看在了眼中,他觉得还是有些不真实,于是便揉了揉眼睛。

    嘿,那扶着门框的,不是拔裕又是谁。

    虽然这位好汉看上去有些难过,但毕竟是站着的,只要他的另一只脚轻轻地抬起来,再轻轻地落下去,迈出这道门槛,那么他二雷子就可以在彭州江湖上叱诧风云了。

    激动啊!

    二雷子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猛然抖动了起来。

    瘸四喜仍旧是一副不喜不悲的样子。

    中间人嘛!

    左手是兄弟,右手也是兄弟,这个兄弟赢了那个兄弟,他只能是不喜不悲。

    但是,瘸四喜此刻的心情还是在嘴角上露出了一丝表现。

    那些跟着朱小君赶来的江湖兄弟们却一个个傻了眼。

    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们心中的大英雄居然败给了一个歪果仁。

    神倒下了,恶魔却站立着,这个结果若是被写进了网络小说中,草,老子们立马弃书!

    唯独那个曾经的拳王,兴奋到了极致,先是原地蹦跳着转了几个圈,然后一转身,变向拔裕奔了过去。

    他要拥抱拔裕!

    他要以最大的热情为拔裕庆祝胜利!

    他还要往屋里看上一眼,看一看那朱小君被打瘫在地的模样是多么的解气!

    可就在那曾经的拳王即将拥抱住拔裕的时候,一只不明飞行物突然横空出现,直奔那曾经的拳王的面门而去。

    ‘啪’……‘嗒’……‘噗通’……

    ‘啪’的声音是那曾经的拳王的面门跟那个不明飞行物相撞击发出的声响。

    ‘嗒’的一声是那个不明飞行物落地时发出的声响。

    ‘噗通’则是那曾经的拳王晃悠了两下然后跪倒在地的声响。

    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呆住了!

    有眼尖的,看出了那落了地之后的不明飞行物原来是一只皮鞋。

    更有眼尖的,居然认出了那只皮鞋正是朱小君穿着的左脚的鞋。

    谢伟当然就是那个眼最尖的。

    而发生了这种变故,那拔裕居然可以做得到视而不见,他仍旧保持着一只脚迈在门槛之外而另一只脚放于门槛之内身子躯干依靠在门框上的姿态,一动也不动。

    谢伟禁不住笑了!

    “差不多就行了啊,不然的话,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别介啊!”屋里传出了朱小君的声音:“稍等片刻,我换件衣服就出来……尼玛,这个老泰真是流氓,把老子的裤子都撕破了。”

    话音刚落,朱小君便出现在了堂屋门口。

    院落当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腾声。

    出现在屋门口的朱小君并没有急着出来,而是冲着拔裕吹了口气,然后喝道:“倒!”

    然而,拔裕仍旧是一动不动。

    朱小君不好意思地冲着外面笑了笑,嘟囔了一句:“吹牛吹大了!”

    然后,抬起手,伸出根手指,在拔裕的额头上轻轻地戳了一下:“再不倒老子就踢你裤裆!”

    那拔裕还真是听话,应声仰面倒下。

    朱小君伸了个懒腰,然后轻松自如地走向了院落之中。

    “二雷子,你他妈家里还有鞋子吗?总不至于让老子光着脚回去吧!”

    随着朱小君的这句话,大家伙这才注意到神一般的朱小君居然是光着脚走出来的。

    “君哥,穿我的鞋,昨天刚买的,阿迪呢!”

    “君哥,你先上车休息一下,我这就给你买鞋去,对了君哥,你穿多大码的呀!”

    “君哥,来,站我衣服上,地上凉。”

    ……

    那些视朱小君为彭州江湖精神领袖的弟兄们,围着朱小君,以各种方式献着殷勤。

    朱小君冲着拥趸粉丝们拱了下手,然后把人群拨开了一道缝隙。

    这道缝隙对向的是虽被冷落但依旧是满面笑容的谢伟。

    “老谢啊,还傻戳着干嘛呀,开车门,上车,走人!”

    “对,对,对,上车走人,咱们回市里再庆贺!”拥趸粉丝们抓住了一切可以表达自己心情的机会。

    谢伟笑了笑,道:“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吗?我还有一笔赌债等着收呢!”

    说着,谢伟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小匕首,笑着走向了刚刚站起身来的那位曾经拳王。

    朱小君身边的拥趸粉丝三言两语向朱小君描述了刚才谢伟和那伙计的赌约。

    “老谢啊,咱能不能绅士一点呀,别再见血了,你弄了他一根手指有啥意思呢?等他回了大马,安排一下,直接丢海里喂鲨鱼,那多好啊!经济又环保!”

    谢伟站住了脚,转身看着朱小君:“这个建议很不错哦,嗯,可以采纳!”

    二雷子这时候才犯过响来。

    拔裕输了。

    同时也意味着他在彭州江湖上再也没有了立足之地。

    约战,请助拳虽然是规矩之内,但相比亲自应战已是低了一等,请了助拳还是输了约战,那么,再也没有人会瞧得上他。

    二雷子后悔了。

    可后悔也已经晚了。

    他想找他的四哥倾诉两句,可是,他的四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不见了身影。

    二雷子仰天长叹了一声,无可奈何地来到了朱小君的身边。

    “君哥,我认输,该怎么发落,你开口吧!”

    朱小君摆了摆手,道:“我现在没想好,等我想好了,自然会传话给你!”转而对谢伟道:“走啦,走啦,赶紧回去,我都饿了。”

    五分钟后,谢伟开着车驶出了郑集镇,上了通往彭州市区的公路。

    “首领,说说呗,说说你是怎么教训那个叫拔裕的泰拳手的呗?”

    坐在后排座位上的朱小君没有回应。

    借着后视镜,谢伟瞄了眼朱小君。

    只见他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但终究没能忍得住,哇地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

    “妈的,那家伙的拳还真是重,老子差点就交代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