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497章 条件(谢谢小楼风雨的披风大大的月票红包)
    谢伟没有再追问朱小君是如何赢得了这场对决的。

    这之后,朱小君也没有主动提起过这场对决。

    但坊间却流传出数个关于这场对决的描述版本,大家最为推崇的版本是朱小君以硬碰硬,以狠斗狠,虽然对手很强,但朱小君就是比对手高出了一截,在尽情戏弄了对手之后,一招穿云掌将那泰拳手给打废了。

    对这种传说,朱小君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嘛呀?过程很重要吗?”每每有江湖兄弟遇见了朱小君,想从朱小君的口中得到最真实的验证,但朱小君总是淡淡地这样回应。

    朱小君在这场对决中受的伤不轻,但好在他底子好,当天回到了宾馆,按照朱天九传授的吐纳之法休息了一整天,第二天也就差不多可以自如行动。

    在下榻的酒店中,朱小君把瘸四喜和二雷子叫了过来。

    “称霸江湖就那么有吸引力吗?四哥,别再忽悠我,我朱小君不傻,看得很清楚。”

    瘸四喜叹了口气,道:“你没在道上混过,体会不到那种一呼百应高高在上的感觉。”

    “一呼百应高高在上?”朱小君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政府会容许你做大?没办你,那是因为你没有威胁,留在社会上还能有点作用。可是,当你对社会的安定造成了威胁的时候,秒秒钟就把你给掀翻了。江湖霸主,说起来耀武扬威,可实际上呢,比孙子还孙子。”

    瘸四喜又叹了口气,没争辩,但看得出他并不服气。

    “就拿咱们之间的这件事来说,你是算准了我朱小君不会找赵世宏来帮忙,但是,万一我要是找了呢?一个电话打过来,市局的人就会立刻行动,你们说,你们两个还能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跟我说话聊天么?恐怕得把地点换到看守所去了吧!”

    瘸四喜仍旧沉默,但二雷子却点了点头。

    “道理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好自为之。既然我赢了这场约战,那么我就来说说我将要提出的条件。”

    瘸四喜长出了口气:“你说吧,我瘸四喜好歹也算是一号人物,既然你认定了这件事跟我有关联,我也不想再辩解什么,敢做就敢当,愿赌就服输。”

    朱小君瞅了眼瘸四喜。

    “我不是你们道上的人,所以我也不会按照你们道上的习惯要求你们就此洗手退出江湖什么的,我只提两个条件,第一,保奇地产的生意,你们之后只能是倾尽全力予以配合,不可再给刘总挖坑使绊,最近一段时间,保奇地产找不到一支施工队,想必是你四哥的作为吧!”

    瘸四喜不动声色地回应道:“我对地产行业并不熟悉,也没跟那些施工队打过交道,不过,从今天开始,我愿意从中斡旋,尽快解决保奇地产和那些施工队之间的误会。”

    朱小君点了点头:“那就好!不过,不光是施工队,还有保奇地产的地块上的钉子户……”

    二雷子接道:“这事我来办,三天内摆平,保证保奇地产的刘总能如期开工。”

    “第二个条件……”朱小君故意停顿了一下。

    二雷子立即调整了一下坐姿,而瘸四喜也下意识地向前探了探身子。

    “放点血出点钱,一个人认一百个贫困学生,把他们扶持到大学毕业,这也是为自己积点德。等哪天有人不高兴准备办你们的时候,也好让我有点理由为你们说说情。”

    做这种事,无论是瘸四喜还是二雷子,都是一百个不情愿。

    一个人一个月至少也是三百块,一百个就是三万块。

    三万块一个月对瘸四喜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有时候他一个晚上的消费都要花掉这个数,同样,这笔费用对二雷子来说也完全能接受,他手底下经营着一家夜总会,每天的流水就有三万块。

    但是,谁的钱都是装进去开心掏出来难受,尤其是掏出来花在了一个冤枉事上,更是让人觉得不爽。

    然而,再怎么不爽,这毕竟是朱小君提出的条件。一个月三万,一年三十六万,掏出这笔钱,朱小君便可以放过他们,这买卖,还是很划算的。

    瘸四喜率先表了态:“钱我出,名还是挂你的吧!”

    二雷子响应道:“对,对,就说是君哥捐的这笔钱!”

    朱小君蔑笑道:“你俩是笑话我拿不出那么多钱是吗?我说是让你们两个积点德,你们以为这德是积给老天爷看的么?草,是给那些当权者看的啊,我的哥!”朱小君有了一种对牛弹琴的郁闷情绪,“行了,行了,我懒得在跟你们扯淡,就这样吧。”

    待瘸四喜和二雷子离开之后,谢伟闪了进来。

    “我说,首领啊,你对那俩货也忒仁慈了吧?就提了那么两个不痛不痒的条件?”

    朱小君解释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保奇地产的刘总,人家孤儿寡母地在彭州,多不容易啊,若是把那俩货给逼急了,不敢针对我,转而去针对那孤儿寡母的,咋办哩?”

    谢伟点了点头:“那倒也是……不过,我赢的那根手指,你干嘛也让我给免了呢?”

    朱小君笑问道:“那货跟你有仇?”

    “算不上仇,就是看着他心烦。”

    “心烦就砍人家的手指头?当心生个儿子没**啊!”

    谢伟猛地一哆嗦,然后会心地笑了:“谢了啊,首领,你不提,我都忘记了,对,我谢伟要过的是天伦生活,那你的话说,真是该积点德喽!”

    朱小君随即拿出手机给刘燕打了个电话,轻描淡写地告诉刘燕,她的麻烦事已经解决了,最迟到明天,就会有工程队主动找到保奇地产,而且,三天之内,肿瘤医院后面的那块地,所有钉子户都会搬迁出去。

    刘燕在电话中显得很惊奇,不断追问朱小君是怎么做到的。

    朱小君冲着手机扮了个鬼脸,然后以一种极为平淡的口吻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咯,瘸四喜也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被我给感动了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