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06章 面谈
    跟张石说完话,时间也差不多了。

    来到了会议室中,张石为朱小君介绍了那五位中青年医疗专家。

    “都不必这么拘谨,大家有缘能见面,那就是朋友,咱们今天就说些朋友之间的真心话。”朱小君坐到了长条会议桌的首位,顺手给自己点了支烟:“我看过你们的简了,可以说,你们在各自的领域上都做出了一些成绩,而这些成绩跟你们现有的学术地位并不匹配,什么原因呢?你我都知道,那就是你们当初读博士的时候,没选好导师。”

    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医疗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案例比比皆是。就像是朱小君,阴差阳错地结交了孟老爷子,并被孟老爷子戏称为关门弟子,就凭这一点,朱小君在孟老爷子所从事的肝胆外科界便享有了极高的地位。幸亏他不玩学术,要不然,一定可以成为肝胆外科界的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相反,若是跟了一个不知名的博导,那么拿到了博士文凭也只能证明自己的学读到了顶,非但对自己的将来的学术之路无甚帮助,甚至会因为学术出身不良而处处碰壁。

    但是,这种不争的事实却不能摆在桌面上来说,不然,就会有欺师灭祖之嫌,更会让人瞧不起。

    所以,那五位听了朱小君的言辞,只是微笑,并不搭话。

    “你们也不要误会,以为我会把你们引荐到孟老爷子门下。一来是专业上根本不对口,二来也没这个必要。自力更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做出更大的成绩,得到整个医疗学术界的认可和尊重,获得你们想要的学术地位,这才叫过瘾,这才叫真正的牛逼,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当初张石找到这五位的时候,他们对什么奇江医疗听说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谈及信任和兴趣了。但随后张石跟他们聊起了奇江医疗的董事长,以及董事长跟孟老爷子的忘年交。

    这五位多长了个心眼,背地里打听了一下,发现张石并没有说谎话,奇江医疗那个叫朱小君的董事长确实跟孟老爷子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也正因如此,这五位才愿意屈驾前来奇江医疗公司总部的。

    可是,朱小君话锋一转,说到了不依靠孟老爷子,那五位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像是被骗了一般。

    搞学术的人,城府都不算太深,所以,心里面有了这种情绪,脸面上就会有所表现。

    朱小君看在了眼里。

    “怎么?不相信我朱小君?不相信我们奇江医疗有这个实力可以把你们捧为院士级人物?”朱小君的脸上虽然仍是平静的笑容,但内心中已然升起了烦躁情绪:“不相信也是正常,毕竟我们张总在跟你们接触的时间尚短……”

    其中一个坐的跟朱小君比较近的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笑着接道:“朱总啊,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更不是不相信奇江医疗的实力,而是不相信自己有这个水平。您也知道,搞学术不可一蹴而就,即便有这个实力水平,那么,资金,团队,学术背景等等因素都不可或缺。”

    这话说的顺耳!

    朱小君以赞赏的目光看了眼那位:“你叫冯虎是吗?专业是……肿瘤基础方面的,对吗?”

    冯虎微笑颔首:“朱总好眼力,好记性。”

    朱小君点了点头:“如果我可以帮助你分析出大多数癌肿细胞的特异性抗原,你觉得你的将来会是怎样呢?”

    “特异性抗原?广义的还是……”冯虎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摇了摇头:“广义的肿瘤特异性抗原实际上没多少突破,对临床的帮助并不大。”

    朱小君呵呵笑了:“是专属的,精确到肿瘤的病种,甚至是性别。”

    “怎么可能?哦,不,朱总,我不是怀疑您的能力和奇江医疗的技术水平,我是说,有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到我们的头上。”冯虎属于那种天生的高情商之人,能把自己的意思完全表达出来,还能让对方听到了质疑却并不上火。

    “这个问题先放放,我待会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现在咱们再来说说严主任的专业,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严主任的大名叫闫映辉,本科毕业于中南医科大学,同时硕士博士也是在中南医科大完成的,对吗?”

    坐在朱小君正对面的一位戴着黑色眼镜的中年人点了点头:“我是搞内分泌临床的,不知道朱总对我这个专业有怎样的指教。”

    朱小君笑道:“指教谈不上,我就说一句话,如果我可以帮助你掌握了胰岛细胞移植技术,而且还可以保证你做出来的胰岛细胞移植后的存活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你会作何想法?”

    闫映辉愣住了。

    他和他的导师,在胰岛细胞移植这个项目上已经倾尽了心血,可是,在移植后存活率这个世界性难题上,三年来丝毫突破都没有。

    可是,这种世界性难题在朱小君的嘴巴中却是如此简单,就像是帮助他解一道小学数学题一般轻松,这不能不让闫映辉产生相当程度的怀疑。

    但是,朱小君的那种举重若轻的神情又使得他不得不信。

    “朱总,我……”闫映辉刚想表达自己的种种疑虑,可忽然想到了刚才人家冯虎主任的高情商表达,于是立马改了措辞:“我的问题跟刚才冯主任的问题是一样的,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朱小君点头笑着,没做回答,而是转向了第三位:“你叫吕瑶?是做皮肤科专业的?”

    五位当中唯一的女性点了点头:“朱总好,真没想到,朱总在医学上的涉猎那么广泛,连皮肤科这种边缘学科都有研究。”

    朱小君微微摇头,笑道:“先别说这些技术是不是我研究的成果,咱们先来探讨一下皮肤科的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皮肤病学科领域中很少有人致力于痤疮的治疗呢?”

    “痤疮?”吕瑶显然被惊到了:“痤疮多发于青春期,可以理解为青春期独特的生理现象,等患者过了青春期,痤疮自然就会消退,所以,临床上并不怎么重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