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11章 老家的味道
    第二天上午,朱小君张石和胡恩球来到了戒毒所。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策略,朱小君在签完了担保人同意书之后拖在了后面,由张石和胡恩球俩兄弟先去见了陈光明。

    还真如朱小君所预料,陈光明东张西望了两下,然后推脱自己的身体状态还没完全恢复,婉拒了张石要接他出去的要求。

    胡恩球道:“陈老五,哥们给你明说了,你家炮哥是不会亲自来这种鬼地方的,你还是乖乖地跟我们走吧,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下个店咯。”

    陈光明冷哼道:“这都半年多了,你们总是这么说那么说,就是不肯跟我说实话,朱小君他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张石叹了口气:“他得了不治之症,唉,必死无疑啊!”

    陈光明一愣,然后笑开了:“嗯,不治之症,吃饱了不饿,饿了就得吃,果然是不治之症。”

    胡恩球本着脸,尽量做出了一脸的悲愤:“陈老五,张石老哥都说了必死无疑,你还在那幸灾乐祸呀!”

    陈光明仍然笑着:“啥必死无疑啊?你,我,哪一个不是必死无疑?跟我玩这套脑筋急转弯,你们还嫩了点。”

    张石没招了,只得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也不拨个号码,便直接对着手机道:“你都听到了,陈老五这个混账玩意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

    另一边,朱小君拿着手机笑道:“把手机给陈老五,看老子不骂死这个没良心的玩意。”

    张石把手机递给了陈光明。

    “喂,炮哥啊,你怎么不来接我出去呀?”

    “老子有事,走不开。”

    “哦,那你先忙,等你忙完了,有空了,再来接我出去吧,我有的是耐心,等得起。”

    “我去,行了,行了,阿拉服了侬……”

    话音未落,朱小君推门而入。

    陈光明怔了下,然后嗷唠叫了一声,便直接扑向了朱小君:“炮哥,我以为……靠!”

    朱小君轻盈地一闪,同时脚底一个小动作,陈光明顿时失去了平衡。

    就在陈光明一个踉跄就要扑倒的时候,朱小君一把抓住了陈光明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

    “你丫天天都吃多少啊,怎么重了那么多?”

    陈光明站稳当了,还是执意要跟朱小君来一个拥抱。

    朱小君被恶心到了,说什么也不肯。

    于是,一个躲,一个追,在不大的会见室中闹腾了起来。

    不过半分钟,陈光明便气喘吁吁,不得已停下了动作。

    “虚胖啊!咋滴一动就喘呢?”

    陈光明斜靠在墙壁上,勉强应道:“这里面的伙食全他妈是碳水化合物,能不虚胖吗?”

    朱小君笑道:“行了,别抱怨了,半小时后,你想吃啥就吃啥,各种动物蛋白,管够。”

    “牛肉汤……炮哥,我现在最馋的就是我们家乡的牛肉汤了。”

    朱小君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上学时期,朱小君品尝过陈光明所说的他家乡的牛肉汤,省城距离陈光明的老家不算多远,所以有很多那边的人跑来省城开牛肉汤馆。

    说实话,那牛肉汤的味道确实不错,可是,十块钱起步三十块封顶的牛肉汤能表达了自己对兄弟的情谊吗?

    “草,我还以为你要吃天上的龙肉呢,牛肉汤……亏你能想得出来。”

    陈光明依旧喘着粗气:“可我……就是想喝上一碗家乡的牛肉汤。”

    张石笑着应道:“我倒知道有个店做的牛肉汤还算正宗,就在咱们公司附近,陈老五,还愣着干嘛?跟我们喝牛肉汤去啊!”

    陈光明顿时来了精神:“嗯,嗯,等我收拾一下哈。”

    胡恩球解下了身上的背包,丢给了陈光明:“还收拾个屁呀!你改行做收破烂的了?赶紧换身衣服吧。”

    陈光明打开了背包。

    从内裤到外套,连同袜子皮鞋,一整套全都是新的。

    陈光明显得有些激动:“都是新的哇,那……我是不是该先洗个澡?”

    朱小君没好气地回道:“怎么?这戒毒所中还能干洗?你拉倒吧,赶紧换上了走人,等喝完了牛肉汤,再去好好洗个澡。”

    张石没说假话,奇江医疗的公司所在地的附近还真有一家装修不错的牛肉汤馆,因为还不到午饭的时间点,所以店堂中的客人并不是很多。

    朱小君张石和胡恩球围在了陈光明的对面,看着陈光明一连干掉了三碗牛肉汤。

    “是我老家的味道,炮哥,石哥,球哥,我想家了……”

    “哟,哟,大老爷们的,怎么还要掉两滴眼泪不成?”朱小君戏谑道。

    “我……我真是想家了!”陈光明说来就来,还真的就滚落了两颗泪珠出来。

    张石按了下陈光明的脑袋:“想家了就回去看看,公司给你派车。”

    “嗯,可是……我还想……”陈光明仰起脸看着朱小君,吞吞吐吐。

    “有屁就放!”胡恩球在一旁鼓励道:“你是大功臣,提什么要求都不过分。”

    陈光明看着朱小君,又看了看张石和胡恩球,然后低下了头来:“你们能不能陪我一块回去呀?”

    朱小君沉吟了两秒钟,叹道:“张石大哥是不行的,他的担子太重了,没这个时间。这样吧,我跟混球陪你回家,行不?”

    陈光明‘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胡恩球乐了:“这咋滴啦?怎么说胖还喘上了这是,看来是因为不想让我去,算逑,不去就不去。”

    陈光明抹了把眼泪,然后一把抓住了胡恩球的手腕:“球哥,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我……”

    朱小君拍了拍陈光明的肩:“好了,你是怎么想的,我知道。陈老五,是兄弟的话,就把你肚子里的那一堆感谢的话都给老子闷住了,老子不想听那种肉麻的话。”

    陈光明抹着泪,点着头:“炮哥,我,我……我吃饱了!”

    朱小君大笑。

    “吃饱了就撤,换个地方看我们哥仨吃东西去,吃完了,哥请你泡澡,全申海最好的洗浴中心,怎么样?”

    胡恩球大笑道:“还是换个地方吧,你说的那地,没得花活,咱们陈老五的小弟弟憋了那么久,没花活怎么能成?对不,陈老五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