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16章 三天之约
    庆典活动圆满结束。

    肿瘤医院在彭州市的地位一下子飙升到了第一位。

    在中秋节前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彭州电视台,彭州各大平面媒体,都长篇累牍地反复报道了肿瘤医院的医学转化中心,就连省卫视,也以新闻的形式在六点半主新闻栏目和十点半晚间新闻中连续做了好几期报道。

    老百姓们虽然对政府习惯于说三道四地抱怨这埋汰那,但追究根本,他们还是更愿意相信政府的言行。

    省长市委书记市长们都出席了肿瘤医院的这场庆典,看来,咱们市的肿瘤医院还真的不错。

    口碑一上来,反应到实质上,那就是病源量猛增,收入也跟着大幅增长。

    吴东城忙里忙外,只有在夜里做梦的时候,才能抽得闲空偷笑一会。

    能不偷笑吗?

    医学转化中心,朱小君没让他吴东城掏一毛钱,所有的基建及设备,全都是张石一手操办,就连转化中心的研究人员的工资,也都是奇江医疗定时发放,他吴东城只需要按照医院管理办法,给他们做奖金就足够了。

    就这点奖金,朱小君起初还不答应,要不是吴东城硬性坚持,说他要是不掌握点转化中心人员的经济权的话,恐怕日后会在日常管理上出问题,朱小君还不会点头同意。

    对冯虎闫映辉他们几个来说,来到了肿瘤医院,全都被委任为转化中心的副主任,而且在临床上仍有一席之地,这已经让他们非常满足了。

    而庆典之后,肿瘤医院的生意骤然红火了好多,这更让他们感觉到当初的选择是太他妈英明了。

    心情好,效率就高,而朱小君给他们提供的技术方案又是那么的完整成熟,因此,他们的进度也非常之快。

    或许,能影响到他们进度的,只有自身的水平问题。

    水平不够也无妨,反正学术底子放在哪,高度不够就赶紧恶补。

    这五位争分夺秒恶补本专业知识的态度感染了肿瘤医院的其他的医务人员,再加上大伙对这个转化中心都抱有敬仰之心,都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转化中心谋得一席之地,于是,整个医院掀起了一股再学习的浪潮。

    良性循环,其起因,有时候就是那么简单。

    就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张石却越发惆怅。

    钱!

    奇江医疗经过谢伟的五个亿的投资之后,确实是财大气粗,但是,光那五个肿瘤小综合治疗中心的筹建,就得花去个至少一亿五,而这个医学转化中心,又像个专吃钞票的饕餮怪兽,一个月少说也得花掉个一千几百万。

    做吃山空啊!

    而奇江医疗属下最优秀资产——肿瘤医院,朱小君有过不抽血的承诺,而肿瘤小综合的项目,一时半会的收益又上不来。

    不当家,不知道财米油盐贵。

    朱小君整日只顾着乐呵呵操盘大局,而他张石这个大管家,却不能不为钱这种俗事而发愁。

    “小君,不是我杞人忧天,我来跟你算笔账,这转化中心,一个月至少一千五百万的投入,一年下来就是小两个亿,还有肿瘤小综合项目,你说过这个项目可以不在发展,但绝对不能拿掉。咱们现在手上有五家中心,一家中心的投资就算是三千万,五家就是一个半亿……”

    “一家三千万,不够吧?”

    “够不够先这样算,也就是说,咱们这样下去,算上肿瘤小综合项目带来的收益,咱们的资金最多也就能撑到后年。”

    “后年?那时候,转化中心应该出成果了!”

    张石略显痛苦,摇头道:“后年出成果是理想状态,要是不理想呢?还有,等出成果的时候,也就是该做三期临床的时候,那时候,更需要大量的资金啊!”

    “钱的事,都是小事,车到山前必有路。”

    “卖项目?你别跟我说你手上的那几个保留项目,无论是谢伟留下来的还是老温留下来的,我看过了,都卖不上什么好价钱。”

    “那你有什么想法呢?”

    “咱们得想个办法增加收入才是啊!只有把收入搞上来,我的心才会安定下来,才会痛痛快快地陪你喝酒,而不是像现在总是找你麻烦。”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来增加收入么?”

    “草,我要是有好办法的话,干嘛还来找你麻烦呀?”

    “你的意思是说,这办法得由我来想喽?”

    “废话,你不想谁想?我是想不出来,莫非还能指望陈老五那货?”

    一提到陈光明,朱小君顿时笑了。

    这家伙玩起了启明星的造神计划,还真是找准了定位,不单是全身心投入,而且成效非常不错。

    “陈老五那边最多再投入个几十万,估计就能做到收支平衡了。”

    张石愤愤道:“他葬的那点钱,根本影响不到咱们的全局,同样,他赚的钱,也一样解决不了咱们的问题。”

    “你看,你看,急什么?从现在到后年,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哩……”

    张石翻着眼皮,没好气地回道:“你倒是心宽,可我做不到,别说等那么久,就算再多等个几个月,我都会因此而患上抑郁症。”

    “抑郁症?”朱小君吐了下舌头:“没那么严重吧?”

    张石冷哼道:“没那么严重?我现在都几乎是夜夜失眠了,用不了几个月,我非得抑郁不可。”

    朱小君赔笑道:“那可不行,你要是真的玩起了抑郁症,说不准哪天就把我给砍了……行吧,为了咱们张石大哥的健康成长,我就琢磨琢磨吧。”

    “多长时间?”

    “你给我多长时间?”

    “三天!”

    “靠,逼良为娼啊,好吧,好吧,三天就三天好了。记着啊,三天后我交答卷,你老人家要是满意的话,就得痛痛快快地陪我喝酒。他奶奶的,陈老五这货算是彻底废掉了,喝酒就跟喝毒药似的,胡恩球有他老婆管着,喝个酒就跟做贼似的,能陪我的,也就是你老哥了。”

    张石叹了口气:“只要你能想出好办法来,我天天陪你喝酒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