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521章 这个女人
    战a联盟商业模式的确立,对张石来说,是松了口气,对另外三兄弟来说,是莫大的鼓舞。

    因此,就连躲酒躲了好几个月的陈光明也彻底放开了。

    斗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陈光明的装逼加得瑟遭致了胡恩球和张石的联手攻击。

    但陈光明这天的状态奇佳,不单顶住了胡张二人的联手攻击,甚至还率先把胡恩球给干翻了,剩下的张石,也不过跟陈光明打了个平手。

    七十二度的超高度白酒,哥五个喝掉了四斤整。

    没有哪个不晕乎的。

    更没有哪个能找到理由不晕乎的。

    但晕乎阻挡不住弟兄们的兴奋劲,就连已经被干翻的胡恩球也摇摇晃晃地又唱又叫。没有人愿意坐车,他们需要发泄,他们要把所有的压力释放出来。

    因为,美好就在明天,前途锦绣无量。

    同时,他们也明白,过了今天,来到了明天,他们必须更加拼搏更加努力,否则的话,就会辜负了朱小君给予大伙的那么好的机会那么好的创意。

    朱小君也很兴奋,但是他兴奋的理由跟大伙却有些不同。

    谢伟的产业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e家亲公司经过上次的高管亲自拜访用户的活动成功地逆转了客户口碑,客户口碑好转之后,员工们的士气也恢复了不少,反映在业绩上,那就是用户增长率重新回到了两位数,财务账面上又出现了利润。

    正如张石所说,出售了这些产业,也解决不了转化中心的巨额投入问题,所以,朱小君转变了原来的思想,没有着急把e家亲转手出去。

    相对于谢伟的产业,温庆良的那些产业就优质多了,虽然从账面上看确实是都是个烂摊子,但温庆良所涉足的产业全都是医疗行业,而且都有着相当不错的科技含量。

    经营的不尽人意,纯粹是管理上出了问题。

    如果朱小君肯辛苦一些,把这几个产业挨个花些时间梳理一下,或许在效益上会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但是,朱小君却懒得这么去做。

    之所以会产生惰性,其原因在于花费了大把的精力,增加的效益却不能随意使用,毕竟温庆良当初只是这些产业的大股东,而一个企业对股东的分红,并不是股东说了话就能做数的。

    好在老温的那些产业尚能自保,朱小君便打算先这么放着,等到转化中心的那几个项目成型了,在做出一番整合。

    谢伟带着相好的在地球上熘达了两个多月,度了一个加强版的蜜月,新鲜劲一过,便着急着要加入到奇江医疗的事业中来,三天后,这老家伙就可抵达申海了。

    有了谢伟,张石身上的担子势必会减轻许多,朱小君也会更加放心。

    至于战a联盟的事情,有张石和谢伟去负责就已经足够了,朱小君需要的是喘口气,处理一下自己的私人问题。

    宫琳!

    “这个女人!”一想到宫琳,朱小君就不由得叹气起来。

    对宫琳,朱小君的情感颇为复杂。

    当初刚认识宫琳的时候,他只是个穷学生,百十万的一部车都会让他咋舌许久,那时候,他对宫琳更多的是仰慕。

    之后,跟宫林联手,游刃于吴东城和叶兆祥之间的矛盾当中,那时候,他对宫琳是一种欣赏。

    等自己有了自己的产业,并成功地把宫琳拉进了自己的团伙中来,那时候,他对宫琳有的是信任。

    当蒋光鼎开始利用唐氏集团来实现他的计划的时候,宫琳受到了牵连,在唐氏集团的地位一落千丈,那时候,他对宫琳充满了怜悯。

    尤其是知道了宫琳的身世之后,这种怜悯之情更是薄发。

    然而世事多变,原以为自己有着最单纯身世的朱小君偶遇了朱天九,一切都在瞬间被颠覆的时候,他对宫琳产生了同命相怜的感觉,那时候,他把宫琳当成了自己的红颜知己。

    朱小君不敢说他对宫琳就没有过非分之想,再没有自己的女人的时期,他躲在房间里靠打飞机来解决问题的时候,无数次把宫琳当成了想象对象。

    但是,这种非分之想也仅仅是产生于特定时间,在更多的时间中,他把宫琳当成了世间绝品兰花,远观近赏均令人愉悦,呵护关爱都让人满足,唯独不能亵玩。

    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吗?

    朱小君不敢肯定。

    但他可以肯定是,他对宫琳的感情和对刘燕的感情是决然不同的。

    对刘燕,他朱小君从看到的第一眼开始,就充满了强烈的占有欲,那是一种只有把刘燕完全拥有了才会满足的情感,不光是**,更包括精神。

    跟刘燕的过程虽然很复杂,但得到的结果却很简单。

    在跟刘燕闲聊的时候,这个女人似乎对宫琳的存在早有感觉,但同时也暗示了朱小君,她刘燕不会做一个只会吃醋的小女人,只要朱小君对她不离不弃,她必会对朱小君生死相依。

    可宫琳却……

    一个难于驾驭的女人,过程简单但结果难料。

    宫琳的心里有多苦,朱小君是能够理解的。他也非常愿意跟宫琳共同去承担这些苦楚,事实上他也的确在这么做,虽然效果如何他不敢评价,但是他完全可以昂着头说,他尽力了。

    可宫琳却要这般对他。

    朱小君又怎能不失落,不生气。

    如果说在穿去金帝国之前,他确实没时间,自己的生命都无法得到保证,又怎能把儿女情长放在了首位,所以一直没去找宫琳实属无奈之举。那么,他回来之后,也有近三个月之久了,他仍然没去找宫琳,这其中,多少都有些赌气的成分。

    在去找和不去找之间,朱小君矛盾了好久,但最终,情感上那一份难以割舍的部分占据了上风。

    男人,就该是胸襟宽广,能容得下天下人所不容之事,方为豪杰。

    朱小君认为,他就是人中豪杰。

    跟唐卓联系过之后,朱小君订下了前往佛教之国泰国的航班。

    “他们这兄妹俩到底在搞什么鬼?不是说的在青藏高原上么?怎么一转眼又跑到泰国去了哩?”一边向航空公司提交着各种证明,朱小君一边摇头叹气。(未完待续。。)